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直男

直男

        ,(首字母+org点co)!

        两人等到车以后,很快就到了裴川家。

        这么久以来,大家都不知道裴川住在哪里。包括裴浩斌至今也不清楚。

        裴川住在一栋花园洋房式公寓,地段不算很好,偏安静,却离旧小区挺近的,十来分钟车程就可以到。

        公寓一共二十五层,裴川就住在顶楼。

        他掏出钥匙开门,见她很期待的模样,裴川顿了顿,用了一秒来思考自己家应该没有脏袜子和男人内.裤。

        他的门打开,贝瑶得换鞋。

        裴川才想到这个问题。

        他刚想说,不用换了就这样进来。没成想一回头,这姑娘就把自己两只小雪地靴蹬掉了。

        积极得可爱。

        他目光落在她脚上,那双脚比他巴掌还要小许多,穿着毛茸茸的天蓝色袜子。因为地板凉,她脚趾蜷了蜷,裴川咬牙,弯下腰找自己的拖鞋给她穿。

        他家里平时不会来人,备用这种东西对于裴川来说很陌生。

        裴川倒是没有脱鞋——他穿着假肢,不能给她看。

        贝瑶没有注意到他把自己鞋子给她的时候,手臂上青筋微微鼓起。

        对于没有小腿的人,裴川最介意的外在穿着,约莫就是裤子和鞋子了。

        那是一双很宽大的男士拖鞋,他向来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垂眸没让她看见眼里的隐忍。

        贝瑶很高兴,让她换她就换。他鞋子太大,贝瑶穿上就像是小孩穿大人的鞋一样。

        心里苦涩难言,裴川却忍不住看她神色。

        客厅的水晶灯下,她眸光被照得很亮,湿漉漉的,里面盛满了快乐。

        她脸上并没有嫌弃和介意的意思,也没追问他为什么不换鞋子。

        他紧绷的肌肉骤然放松了些。

        天真可爱也有好处,至少不是成年人那种故作掩饰和大度。

        她嗓音脆生生的,像是手轻拨风铃儿:“裴川,你家好大好冷清啊,没贴对联,也没买灯笼吗?”

        “嗯。”

        她又说:“我可以坐吗?”

        裴川说:“可以。”

        她在沙发上坐下来。

        裴川的公寓确实挺大,一百四十多平米,他一个人住显得冷冷清清。家具都是冰冷的黑白灰,唯一鲜亮的颜色是沙发上穿嫩黄色衣服的少女。

        他有些局促。

        贝瑶说:“盒子里是饺子,我和我妈妈包的,你得放进冰箱里。”

        裴川按照她的指示放进冰箱,回头又见那姑娘眼睛亮晶晶的:“你冷不冷呀?我不冷了,把你的衣服还给你。”

        他伸手接过来,却不穿那衣服,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她披过他的衣服以后,衣服上沾了浅浅的少女香。

        少女眸中湿漉漉的,腼腆道:“啊那个,我能抱抱吗?”

        他转头,一个灰色的菱形抱枕,他偶尔会拿来垫颈椎,他还没来得及让人洗。

        他沉默,贝瑶眨眨眼说:“不可以吗?”

        裴川有些认命,艰涩道:“可以。”

        她欢喜地抱住了,虽然它不可爱,很丑,但是比想象中还要软。

        裴川家里的冷清是真正的冷,没有一盆绿植,窗帘也是黯淡厚重的灰色布料。他是个没有生活趣味的人,以往在家会看新闻会看书,很少打游戏。他不养宠物,以往一百多平米的面积,只有他自己一个活物。裴川也不吃零食,新年自然不可能像贝瑶家那样买年货。

        他家连水果都没有。

        等裴川意识到他柜子里只有几包烟的时候,他忍不住看她。

        他这么无趣,她肯定待不了多久。

        贝瑶指了指最大最特别的那间房子:“那是用来做什么的呀?”

        门都不一样,很难开的样子。

        裴川手指一紧,生怕她还要参观。她非要参观的话,他……他根本没法拒绝。他低声说:“工作。”

        “哦。”好在贝瑶也没为难他,她思忖,裴川的生活来源,肯定是个秘密。

        贝瑶说:“你昨晚看春晚了吗?有两个小品特别好看。”

        裴川怎么会看这个,他说:“没有。”

        “那我们一起看重播好不好?”

        “……嗯。”

        他陪着她看电视,这一年的春晚,女星声音是美声,魔术才搬上荧屏,小品却分外精彩。

        她给他讲解剧透:“一会儿那个机器人会突然跳出来,然后男主人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鸽子是怎么变出来的呀?他藏在哪里呢?”

        裴川声音低哑:“帽子里。”

        见贝瑶看他,裴川抿唇说:“魔术鸽子是白斑鸠,剪过尾毛与翅毛的,从口袋内滑出的时候用手抓住。”

        贝瑶干巴巴应:“……噢。”她随口一问,本来是想让裴川一起跟着惊叹,没想到他一本正经把人家魔术师拆穿。

        裴川把天聊死了,脸色阴沉。

        贝瑶憋得脸通红,才能忍住笑。

        裴川是后知后觉明白过来的,他的人生没有玩伴,再大些了,贝瑶的同桌也不是他了。没人陪他说话玩游戏,他不擅长和女孩子相处,这种又软又娇贵的生物,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开心。

        贝瑶电话响了。

        是贝立材打过来的。

        贝立材说:“瑶瑶,还在方敏君家吗?快回来吃饭了。”

        裴川抬眸看着她。

        她的手机声音大,贝立材嗓门却不低。贝瑶捂住听筒,粉颊通红,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躲着。

        裴川听到了!他一定听到她该去敏敏家了。

        贝瑶小脸红透,绯色一路蔓延至耳朵。她说:“爸爸!我、我马上回来。”

        裴川垂眸。

        等她挂了电话,裴川平静问:“谁?”

        没、没听到啊。

        她扑通扑通的心跳总算平缓下来,轻轻道:“我爸爸,让我回家了。”

        因为是过年,总得吃团圆饭。他知道她待不久。

        裴川去卧室,找了自己还没围过的黑色围巾,还有干净的同色手套。他递给她:“我没用过,很干净。”

        她接过来,杏儿眼抬眸看他。

        裴川说:“回家吧。”

        贝瑶点点头:“那我下次能来找你吗?”

        裴川说:“我喜欢清净。”

        他看见那双杏儿眼一眨,湿漉漉的眼睛,水汽快要漫出来。

        他的心生疼,差一点就改了口。

        然而裴川记得赵姨送来的那袋钱的分量,他偷来片刻欢愉有什么意义呢?除了耽误她,像张主任那样误解他们的关系,对她没有半点好处。

        他什么都没法给她,甚至她新年过来玩,他哄她都哄不好。

        背弃给赵姨他们的承诺,然后呢?有一天被赵姨他们知道,他们会教育她,会把事情摊开了给她说。让她知道他肮脏的心意,躲他远远的吗?

        至少,现在他还能力所能及对她好,满足她其他要求。

        贝瑶生气极了。

        哦,大过年去找人家,他嫌她吵!嫌她吵!

        他不说话,她难不成也不说话,然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吗?

        这个讨厌无比的人把围巾给她围上,连她一根头发丝都没碰到,送她下楼。

        一路上她安静得像一只小鹌鹑。

        贝瑶并不委屈自己,手套她也戴上了,毕竟她送过礼了,她的饺子做的很用心呢。裴川这么惹人讨厌,她才不和他计较。

        裴川知道她在生闷气。

        她的生气,却是落在他心里的刀刃,割得人生疼。

        这次运气好,回家的车很快就等到了。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深沉而无言。

        贝瑶不知道怎么的,又想起陈英骐同学说不想敏敏了。

        她上车前回头。

        “裴川。”她说,“你看,我也可以不吵。不吵的话,能来玩吗?”

        在她温软的目光中,裴川压抑得恼恨绝望。

        他毫无办法,束手无策。

        裴川喉结生疼,哑声道:“嗯。”

        她于是又笑了,可爱又生动。

        等她坐上车走远了,裴川知道,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背信弃义,要是赵姨他们生气那天到来,他给他们跪下。

        ~

        贝瑶回家的时候,家里饭菜香气传出来。

        小贝军说:“姐姐你出门不带我!我生气了!”

        他这个年龄,是小孩子最黏人的时候。

        然而……给裴川送饺子什么的,贝瑶怎么可能带他。

        赵芝兰一巴掌打在贝军屁.股上:“熊什么!好好坐上来吃饭,不许黏着你姐姐,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烦人,破坏力惊人。”

        贝军悲从中来,他一定是像幺爸说的那样,是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小孩。

        贝瑶忍俊不禁笑了。

        赵芝兰说:“吃饭吃饭,这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管他做什么,你和敏敏玩就玩,别管他。”

        赵芝兰把筷子摆好,才发现贝瑶身上的围巾和手套:“你的手套和围巾是敏敏家的啊?”

        贝瑶:“……”

        赵芝兰说:“人家借给你的话,得洗洗还回去。”

        贝立材洗完手出来,听见这句话下意识也往女儿手套和围巾上看去。

        对于赵妈和贝瑶来说,那手套和围巾单调又简单。外观和地摊上随便买来没什么差别,只有边缘绣了一个K.

        然而贝瑶不知道,世上有种审美叫做直男审美。

        贝立材经常看报纸,偶尔也看杂志。他话不多,但是懂得却不少。比如男性奢侈品。

        贝立材这辈子从来没见过,只在杂志上看到过,然而并不妨碍他认出来。

        他压住激动:“围巾给爸爸看看。”

        贝瑶不明所以,只好硬着头皮递给他。

        “这个是KING啊,芝兰,这两年老方家是做了什么,这么有钱了啊。”

        赵芝兰也很懵:“啊?什么?”

        “这条围巾,得好几千。”

        贝瑶:“……”

        赵芝兰狐疑地说:“不会吧,怎么可能,他家怎么会把这样的东西随便让瑶瑶带回来。”

        要知道赵芝兰所有积蓄,就……四万块。

        哈!给她说几千块的围巾借给她闺女御寒,怎么可能。而且赵秀家暴富也不可能富得这么快啊。

        贝立材也奇怪,老方一个教书的,家里一下子这么宽裕了啊?

        贝瑶也没想到她饺子换回来的、在裴川口中简单一句“干净没用过”的东西这么贵。

        她肯定得还给裴川的,然而在父母怀疑的眼神中,她只好把它们拿回来。

        贝瑶快哭了,只好说:“这是……假的,仿的,就是地摊上那种十多二十块的。”

        贝立材还想说什么,赵芝兰说:“我说你这个人,见没见过就瞎说,搞得像专业的一样。好了,吃饭。我还不懂嘛!我都有那个假的,什么来着?LV!对就是那个,三十块!”

        贝立材无言以对。

        贝瑶扒着饭,头都不敢抬。

        想起日记里的几个字,她头疼地想,她没看着裴川的这一年,他都是在做什么了不得的勾当啊!

        ※※※※※※※※※※※※※※※※※※※※

        KING杜撰。

        【下面摘自读者们评论】

        裴川: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赵姨!

        (赵芝兰:信了你的邪)

        贝瑶:妈妈,我喜欢敏敏,这么多年下来,我发现我爱的人是她

        妈妈:算了,还是把你嫁给裴川吧

        (枝枝:哈哈哈你们怎么想到的,有毒)

        ————

        太晚了,霸王票只整理了一部分,明天接着感谢。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打赏,谢谢大家的喜欢,挨个儿抱抱~

        感谢【32283360】姑娘的浅水X1,火箭炮X1,抱抱姑娘,破费啦!

        感谢【魚魚、Leslie的小迷弟、糖醋鲤鱼、HAHA】四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蕞美yo見称」、流离是欢、弥塞亚的小迷妹、春风十里冷的你、蓝蝶茉忆、任性小选手、桂花圆子】七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26310548、半仙是大王、32359470、择城、aweisa、煦凉、false、风月云归、叶修家的云起。、唐枫今天192、香菜好吃、香菜好吃、奶思很懒、棉花藤、拾枞、性感老祖在线天天、栀白、拒绝彭于晏八次、你是幼稚、银、安安麻麻、姥爷矍铄、不经心小姐、小八只有两岁半、糖啊啊、篱落、Jane、Jane、嘿、嘿、不会魔法的小女巫、繁声、谋杀始于春日、雪莉为什么这么好看!、空空、野鬼、可樂、Momo、35724346、35495949、苏苏的靖靖、爱茶杯、鸦渡、27863188、33950892、禾页、妞小贺、29903140、吃鱼的萝卜棠、26555185、shanshanmaya、帅炸天的小公举、蹊跷的蕨菜、蹊跷的蕨菜、芫钰、逸、

        墨、墨、闪闪金豆豆、半夏、微光、魚魚】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