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新年

新年

        ,(首字母+org点co)!

        贝瑶回到学校的时候,校园里刚好在播放向裴川道歉的广播。

        陈菲菲听得呆住:“不是吧,他真是自己考出来的啊?”

        惊讶的人不止陈菲菲,还有吴茉。三中一个名声并不太好的少年,竟然能考全市第一的成绩!

        六中校方的道歉很诚恳,并表明红榜会更换,只不过明天就要放假了,现在没办法更换。

        谁当年纪第一,对于陈菲菲来说没有区别,她更期待接下来的假期。

        “瑶瑶,明天你.妈妈会来接你不?”

        贝瑶说:“不来,我的东西上个月就搬了一部分回去了,剩下的东西很少,我自己就可以带回去。我弟弟上学前班了,我妈妈得去接他。”

        陈菲菲好奇道:“你家重男轻女不啊?我给你说,我奶奶可重男轻女了,每次我回家过年她从来不给红包,然后悄悄把红白塞给我堂弟,偏偏我堂弟转眼又跑来给我炫耀,你不知道多气人!”

        贝瑶想起贝军的“女装”,有些想笑,她摇头:“我家没有这种现象。”

        哪怕外婆重男轻女,可是毕竟没有住在一起,影响倒是不大。

        果然像贝瑶说的那样,赵芝兰接贝军去了,毕竟五岁的小朋友必须得家长接送。贝瑶自己回的家,拿到期末成绩,就正式进入寒假了。

        没多久快春节,小区今年比以往都冷清。

        赵芝兰搓手取暖,感叹道:“小区人气一年没一年足,以前赵秀家搬走,然后就是裴警官家,陈虎他们家好像也有在别的地方买房子的意向,我看以后过年,小区里更冷清了。”

        贝立材喜欢清静,倒是觉得没什么:“你可以去串门。”

        赵芝兰叹了口气,今年娘家是不能回去看看了,出了赵兴那门子事,如果贝瑶的外婆舍不下儿子,赵芝兰也就没有这个娘家了。

        赵兴今年是在戒毒所过的,妻子也离婚了,夫妻俩的一个小孩跟着妈妈。

        活到三四十岁,赵兴可以说是一瞬一无所有。

        赵芝兰看着电视里的戒毒公益广告,毒品这玩意儿可以说是害人不浅,曾经虎门销烟,不能忘却国耻。毒品绝对不能沾!

        瞧瞧赵兴的下场就知道了。

        没了娘家,赵芝兰这个年怎么也过得不起劲。

        包饺子的时候贝瑶恰好也在,赵芝兰和女儿说话:“我听赵秀说,她今年过年打算让敏敏去相亲。”

        贝瑶诧异极了,她捏着饺子的边:“相亲?敏敏才十七岁。”

        赵芝兰也啼笑皆非:“是啊,赵秀那个脑子,真是一言难尽。不过也难怪她有这种想法,我们村以前第一个大学生,后来当了博士出了国,今年过年回来了,他有个儿子十九岁,那个大学生当时和赵秀关系不错,所以赵秀才会打结亲的主意。”

        赵芝兰本来也是无聊着八卦,然而一想到女儿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与她谈论这些不好,赵芝兰立马闭了嘴。

        贝瑶倒是没放在心上,她说:“敏敏现在很有主见,不像小时候那样什么都听秀姨的,她成绩也很好,这次考试在我前面几名呢。”

        赵芝兰亲昵地点点女儿额头:“人家都超过你了,就你没有压迫感。”

        贝瑶只是笑,眼里温和。

        母女俩闲得慌,饺子包多了。粉也有多,被贝军拿去当橡皮泥玩了。

        年前贝立材在门口贴上了对联,小区里热热闹闹挂上红灯笼,倒是有几分过年的意思了。

        陈虎家最先来拜年,贝瑶把家里准备好的年货拿出来招待陈叔叔和陈虎。

        陈虎咳了一声:“赵姨,贝瑶,我上周改名字了。”

        陈虎的爸爸解释道:“这臭小子,嫌自己的名字俗气,想当年我们那时候,什么狗娃臭蛋的,也没嫌弃。”

        “爸,你们那什么年代,我们这什么年代啊。已经不兴取个贱名好养活这一说了。”

        大家都哈哈大笑。

        贝瑶说:“你现在叫什么名字啊?”

        陈虎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期待:“陈英骐,怎么样,挺好听吧?”

        贝瑶认真想了想很给面子:“好听。”

        陈虎,不,是陈英骐乐了,他就喜欢贝瑶的性格,从不让人失望。

        陈英骐爸爸拍了一下他后脑勺:“整天琢磨这些,不如减了你这一身膘。”

        陈英骐打小.嘴巴就不饶人:“你说我,你几十年不也没减下来嘛!基因不好怪我咯?”

        于是陈英骐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

        父子俩出门的时候,陈英骐悄悄折回来:“贝瑶过来一下。”

        贝瑶走过去,陈英骐飞快瞥了一眼周围,然后小声说:“方敏君今年过年会不会回来啊?”

        贝瑶老老实实道:“我不知道啊。”

        陈英骐眼里多了几分低落,贝瑶安慰他:“你如果想敏敏,可以去看她,从小区门口坐车,三十多分钟就到了。”

        陈英骐一下子炸毛了,他脸通红:“谁想她了!你别胡说。”

        贝瑶:“噢……噢。”

        “我就是问问,没别的事,我走了。”

        他胖胖的身体跑得飞快,贝瑶头一次感到好奇。陈英骐明明很想方敏君,可是为什么他要说不想。

        男生难道都是这样口是心非吗?

        她想起她裴川“哥哥”。

        贝瑶回屋子,问赵芝兰:“妈妈,裴叔叔今年会回小区看看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他们才搬家过去,要和那边的邻居打好关系,不会回来吧?”

        “我们家饺子包多了。”贝瑶脸颊有些红,“妈妈,裴川没有和裴叔叔他们搬走,他只能一个人过年,把他接到我们家来过年吧。”

        赵芝兰下意识拒绝:“不行,像什么话。人家爸妈都还在,有两个家,接到我们家算什么事?”

        两个家?可他明明一个家也没有啊。

        赵芝兰倒不是没有同情心的人,只是她看一眼女儿娇美的脸蛋,心想,哪怕再心软,也必须不能让裴川对贝瑶有什么想法了。

        小时候当玩伴还行,但是总不能女儿搭上一辈子吧。

        贝瑶很失望,然而她毕竟才高二,家里做主的人还是赵芝兰。赵芝兰不同意她也没有办法。

        除夕守完岁,赵芝兰和贝立材困得不得了。

        一家人从客厅里站起来,电视里春晚还在重播。

        连贝军都记住了今年春晚的经典小品台词。这一年生活节奏慢,娱乐项目并不多,春晚也格外精彩。

        歌曲好听,能流行一年。小品好看,总是让人捧腹大笑。

        贝瑶拿起冰箱里多出来还没煮的饺子,用盒子装好:“我出去一趟。”

        贝立材随口问:“做什么去?”

        贝瑶小声说:“我去看看敏敏,给他们家送点饺子。”她脑子里突然蹦出口是心非这个词,一时间脸颊通红。

        “去吧,早点回来吃午饭。”

        年轻人精力就是好,他和赵芝兰就得补觉了。贝军哪熬得住守岁,早就睡了。

        贝瑶推门出去,冬天凌冽的风刮在脸上,带着几分严寒的气息,驱散昏昏沉沉的睡意。

        她走到已经建设好的公园坐下来,初中的时候它还在建设,当时万分遗憾怎么不早点修建。现在许许多多人走了,建筑物却一栋栋修起来了。

        贝瑶打电话,等了许久,那边少年低哑的嗓音响起来:“怎么了?”

        “裴川,你家在哪里?我……我妈妈让我给你送新年礼物。”

        裴川皱眉。

        赵姨的意思,不是不让他接触贝瑶吗?他当然不会像贝瑶这样天真,觉得赵姨会因为同情或者报恩就让贝瑶过来。

        唯一的可能性,是这宝贝自己同情他要过来。

        他低头,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扣皮带扣子。

        “替我谢谢赵姨,你……”你别来了。

        这四个字在唇舌转了好几圈,想说出口却无比艰难。他咬牙:“你在哪里?”

        “我家小区外面的公园。”

        那头沉默许久,最后传来少年的声音。

        他说:“我来接你。”

        就算是囚徒,也让他在新年有最后的晚餐吧。

        ~

        裴川并没有守岁,他不信任何习俗。少年的动作很快,他只用几分钟就出了门。

        裴川本来想开车,又想了想,在她眼里,自己很落魄可怜。

        他把车钥匙放家里,打车过去接她。

        他到的时候,贝瑶果然就坐在公园的石凳上等他。

        因为过年天气冷,大家都在家里面。她穿着雪地靴,冻得不住往手里哈气。

        裴川一瞬就后悔让她等的决定了。

        倒是贝瑶很高兴:“你来得好快啊,你家很近吗?”

        “嗯。”

        他家离她很近。

        在二十五楼,一个可以眺望城市的地方。

        她小手冻得发红,还抱着那个盒子。裴川拿过来,带着她去打车,过年的车并不好打,有时候纯粹就得靠运气。

        贝瑶想起陈英骐陈虎,有些想笑。

        贝瑶好奇裴川到底怎么想的,她规规矩矩站在他身边,糯糯道:“裴川。”

        他目不斜视:“嗯。”

        “我手好冷啊。”

        裴川心里一阵无力。

        他不怕冷,冬天也不穿羽绒服或者棉服,一件简单的黑色外套就能搞定,体温还比大多数人高。这个年纪的少年,本来也是不怕冷的年纪。

        然而女孩子娇贵得多,少女体质和他不一样,在风里等二十分钟就冻着了。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

        贝瑶说:“我能在你衣兜里暖暖吗?”

        他猛地低眸,看着她水汪汪的杏儿眼。

        不嫌脏?

        贝瑶对上他漆黑的瞳孔,有些害羞,转开眼睛。

        他不吭声,突然拉开拉链,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他脱了外套,里面就一层薄薄的单衣,薄得能隐约可见少年结实的肌理轮廓,在下着雪的C市,简直是最酷回头率百分百的人了。

        贝瑶愣愣穿着他的外套,好了,这回真是想怎么暖手怎么暖了。

        他衣服带着他的体温和味道,竟然十分暖和。

        这样冰冷的人,体温却很高。

        贝瑶穿着厚厚的棉衣,他的外套却依然能够裹住她。

        雪落在他宽肩,他手插兜里,又沉默安静下来了。

        ※※※※※※※※※※※※※※※※※※※※

        枝枝:川可真skr机灵鬼啊

        继按头小分队出现以后,按头第二师团队也形成了

        读者:瑶瑶盘他,把假肢藏起来,想怎么盘就怎么play,跑不掉的,哈哈哈

        (魔鬼吗什么馊主意哈哈哈,你们也skr小机灵鬼啊)

        我真的不想写二更,真的。大喊:今天没有二更!没有!

        算了大家,我去写二更了。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