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竹马

竹马

        ,(首字母+org点co)!

        裴川的手好几次抬起来,又僵硬地放下去。他没法抱住她,和推开她一样困难。

        贝瑶心跳也很快,这种感觉对她来说陌生又新奇。

        直到发顶的雪花被他的体温融化,带来一点凉意,她才从他胸膛前抬起头。

        “我、我好点了。”

        她晕乎乎捂着自己额头,那里好烫,似乎被少年过高的体温灼伤。

        她抬眸看他,昏暗的光下只能看到少年下颚轮廓。

        裴川垂眸:“嗯。”

        他手指微蜷,发现自己在贝瑶面前似乎总是不会说话。他讽刺吴茉的本事在她面前自动失了灵,他也想摸一摸自己快跳出胸膛的心脏,然而她还在,裴川就只有沉默。

        贝瑶总算想起了正事,问他:“你的手好点了吗?”

        “好了。”

        “我看看。”

        她还记得裴川伤的是右手,她轻轻抬起那只受伤的手,绷带包得很紧,白色哪怕在夜里也分外显眼。

        他低眸看她,女孩子的力度很轻,像是指尖触到了软软的棉絮,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捧着什么易碎的珍宝。

        然而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珍宝,在雨雪中走过,火中锤炼过,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东西能摧毁他。而且即便是他亲生母亲蒋文娟,也嫌他脏的。

        轻轻托着他右手的两只小手很软,比他的体温凉一点,白皙的肤色在夜里也可见,手指纤长漂亮。而裴川的手是练拳击的手,指节宽大粗粝,虽然天生修长,却并没有半分少年气的秀气。何况包着绷带,并不好看。

        他知道一切不好看的东西,都容易引起人抵触的情绪,或者说,反胃。

        裴川收回手:“已经好了。”

        贝瑶分明看到了里层绷带不一样的颜色。

        她没有追问,只不过心中怪怪的情绪更加明显了,裴川是不是不喜欢她的亲近啊?怎么她靠近他全身僵成了一块石头?她看看他的伤好没好,他连指节都是僵硬的。

        心跳震颤得那么厉害,难不成是因为排斥?

        贝瑶意识到这一点,心里闷闷的。

        她主动让开:“嗯,你走吧。”

        她向来不会为难人,裴川不喜欢的事情,她就不会做。她退开,让裴川走出来。少年隐忍地站了两秒,从她身边走过去。

        贝瑶想了想,笑着道:“裴川。别抽烟了,不好闻,对伤口也不好。”

        他脚步顿住。

        少女声音很温柔:“还有,圣诞快乐,要好好学习呀。”

        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左手捏紧烟头,最后离开她身边。

        没了遮住雪花的大树,雪就落在他冷峻的脸颊上。

        倾世的圣诞节办得特别热闹,金子阳他们也玩得很快活。裴川走出老远,还是忍不住回了头。

        贝瑶已经不在大树下了,他这才摸摸自己的心脏,怅然若失。

        ~

        陈菲菲拎着一闪一闪的星星灯,问贝瑶:“刚刚你去哪里了呀,我一转头你就不见了。问杨嘉,杨嘉也没看见你。”

        少女心事,像是锁紧了的日记,贝瑶半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陈菲菲只是随口一问,她更八卦寝室里吴茉的事:“吴茉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你说她为了之前那个事,和寝室其他人闹成这样又是何必呢?”

        只有贝瑶知道,吴茉似乎不仅仅是为了丁文祥那件事。

        吴茉对贝瑶的敌意,更多的可能是来自于裴川。

        “菲菲,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呀?”

        这话题转变得太快,陈菲菲看见贝瑶眼里的茫然,心里一跳,不是吧!校花终于开窍了,开始好奇喜欢人是什么感觉了?

        那人是谁!嗷嗷嗷陈菲菲仿佛已经窥见了还没开始的八卦。会不会是一班的班草韩臻大帅哥!

        陈菲菲心中小人狂舞,面上压下激动说:“我也不知道,但是约莫可能是一直想见到他,看见他会很高兴,看不见会想他在做什么。怎么了,你觉得自己喜欢谁?”

        贝瑶仔细想了想,她红着脸悄悄在陈菲菲耳边说了一个名字

        陈菲菲晴天霹雳:“不、不是,你听我讲,怎么会是他呢?我刚刚讲的,那也可能不是喜欢,可能是出自紧张啊什么的。”

        陈菲菲语无伦次讲了一大堆,捂住脸:“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之前的帖子里,他可不是什么很好的人啊。”

        贝瑶和她一起往回六中的路上走。

        天幕是一眼望不见边的黑色,贝瑶反驳:“他挺好的,我认识他十多年了。”

        “那也有可能是出自青梅竹马的关怀,我也有个竹马啊,来学校久了回去每次看到他都还挺激动的,可我并不喜欢他。”

        贝瑶被陈菲菲讲得有些疑惑。

        陈菲菲趁热打铁:“是吧!可能就是相处太久的感情,人之常情嘛,那可不是什么喜欢。”

        陈菲菲不喜欢裴川,比起一无所知的贝瑶,她从高一就开始看论坛和贴吧。里面曾经有好几个关于裴川的帖子,有绯闻、也有对他的形容。

        那人又冷又傲,说不定女朋友都有过几个了,他能对贝瑶真心么?说不定是和丁文祥一路货色。

        而且之前又传出来他的家世问题,没钱还装什么装啊,人品就不好。

        主要是,那些八卦裴川的帖子,没多久就会被删得干干净净。由此可见,这还是个不好惹的、小心眼的少年。

        陈菲菲瞧贝瑶当真在认真思考,一咬牙又加了一剂重药:“他多半也就是把你当小青梅呢。”

        是这样吗?

        ~

        青春期的小秘密,像是种下一颗很小的种子,每想一次,它就长高一寸。

        过了圣诞节,时间飞快,很快就迎来了高二的统考。

        期末考试依旧是一三六混考,最初的一三中校长曾经是同学,关系相当不错,两所学校混考的主意是一中校长提出来的,毕竟将来高考是全市的竞争,也是全国的竞争,提前知道自己学校水平不是什么坏事。

        后来这个考试模式就留存了下来,六中的校长一合计,也请求一起考,于是C市考试成了最独特的模式,年年期末一三六混考,等到高三摸底考更是每次都统一。

        出成绩那天,却传出了一件大事。

        三中有人作弊。

        标准答案泄露,三中有人数学和理科综合考了满分。

        搁在以前,这是不可能的事。

        以往的考试,没有一次有人能把数理化生考成满分。这年是2008年一月,三中还没有在教室安上监控。然而满分的试卷,仿佛成了如山铁证。

        因为是联考,一三六中都知道了这件事。

        贝瑶上厕所回来,听见有人说:“红榜拉出来了,第一名秒被撤榜,听说是因为作弊。”

        “真的呀?”

        “当然了,你见过谁数理化生可以考满分吗?”

        “谁啊,胆子这么大,联考作弊处罚得最严了。”

        “三中的裴川,听说过没。”

        贝瑶抬眸,立马往楼下跑。果然长长的红榜挂了出来,上面表扬了三所学校的前两百名,还各自统计了学校进入前两百的人数。

        她的目光落在第一,那个名字被人用黑色的墨汁化掉了。

        红榜是电脑整理出来的名次,墨水则是人为判定的污点。

        贝瑶看着那一团墨,还有看榜的人指点议论第一名,心里第一次生出难以压抑的愤怒情绪。

        为什么数学和理科综合满分,就一定是他作弊?

        他们六中尚且讨论得这样激烈,那么三中呢?

        三中的规矩是联考作弊留校察看。

        贝瑶不相信裴川会作弊,很小她就知道裴川有多聪明,老师还没有讲过的东西他就会。有时候老师都觉得困难的题,他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做。

        贝瑶心里憋了一股子火,像是自己的看重的,被人随意污蔑糟践。

        很快处理就出来了,记大过处分。

        这事让许多人都意难平:“嘁,什么呀,不是说三中处罚很严重吗?为什么不开除,说不定还有别人也被传了答案呢,那前两百都有水分。作弊的这么多,考试还讲究公平吗?”

        “要我说,就该开除啊,不开除也至少留校察看处分吧,记过算什么!”

        连陈菲菲都说:“瑶瑶,你说他哪里弄来的答案?”

        贝瑶绷着脸:“他没作弊!凭本事考出来的成绩。”

        陈菲菲心想,卧槽这你能信么!

        陈菲菲真想捏着贝瑶不开心的小脸晃晃,他是什么人,他能考三所学校第一?

        “瑶瑶,不是我不信你啊,主要是满分,一科满分就算了,他四科都是满分。要是他有这水平,以前怎么没考好过,上次前两百都没上,现在一下子就第一了。”陈菲菲心想,这种在学校就没人管得住的人,抄也悠着点抄啊,哪怕抄个统考前一百,也比这个可怕的第一名好。太猖狂了吧。

        贝瑶愣住。

        是啊,他为什么以前不好好考,这次却考了第一名?

        为了……什么?

        她恍然记起,圣诞夜那晚,自己对他随口的祝福。

        她说了什么?

        裴川,圣诞快乐,要好好学习呀。

        ~

        三中年级主任办公室,张主任说:“你说说看,还把答案给了哪些人?”

        他身前的少年低眸,漆黑的眼睛落在名册上。

        裴川冷冷看年级主任一眼,转身就走。

        张主任气急败坏道:“你走!你今天敢走,三中今天就容不下你!我教书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学生没有见过,你这样无法无天的人,以后出了社会也是败类。我们三中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裴川的班主任老师说:“张主任!”这话说得太难听了吧。

        裴川回眸,他轻嗤一声:“你这种主任,还不如我这种败类。”

        张主任胸口气得起伏:“陈老师!看看,这就是你们班上的学生,我们对他宽容处理,最后只记了过,他是什么态度!”

        陈老师也头疼极了,然而身为老师的责任让她开口:“这件事不是还没调查清楚么,裴川也没说他自己作弊了,您这样说他确实不太好。”

        “没作弊!我怎么就不知道你们班上有个这么能干的学生呢!联考第一,数学理综全满分,他这么厉害你信吗?”

        陈老师哑口无言,她也没办法:“好歹把事情调查清楚吧,他当初是保送进来我们学校的,底子和基础肯定有保障的。这段时间也没逃课,期末在复习。总之,我去让他解释一下,您先不要把刚刚的谈话上报给学校那边。”

        张主任黑着脸,挥了挥手。

        三中校园堆了一层很厚的积雪,季伟抱着书,讷讷问:“川哥,怎么办啊?”

        郑航说:“我回去给我妈说一下,放心吧,没大事的。”

        金子阳挤眉弄眼:“川哥,你哪来的路子啊?上次数学考满分,这次还是满分,牛逼啊。而且联考敢这么干,你是第一个,你就是这个!来根烟不?”

        金子阳大拇指竖起来。

        裴川接过那盒烟,一个投篮姿势,它稳稳落进了垃圾桶。

        金子阳:“……”

        裴川说:“我心烦,别逼逼。”

        下午陈老师来到教室最后一桌:“裴川,你到底有没有作弊,得给年级主任讲清楚。不是老师不相信你,有什么你总得自己说出来。”

        九班的同学齐刷刷回头,悄悄看裴川。

        裴川说:“说什么?”

        陈老师说:“比如,以前你成绩很少及格。这次为什么会考这么好?如果不是作弊,你总得给老师们讲讲原因吧。”

        为什么?

        同学们屏住了呼吸。

        陈老师无奈道:“三所学校联考,这就不是我们三中一所学校的事,你想清楚了,这事挺严重的,哪怕是……”她看了眼郑航,想起他.妈妈是副校长,学校的脸丢了,副校长总不能一味包庇吧。主要还是得裴川说原因。

        “如果你有作弊,咱们就承认,以后改正。如果没有,那就说出原因,解释清楚,让大家相信你。”

        裴川握紧了笔。

        他的右手已经好了,心脏她靠过的地方还有余热。

        裴川无所谓地笑了笑:“你们觉得是作弊,那就是作弊啊。”

        哪来什么突然考好的原因。

        ※※※※※※※※※※※※※※※※※※※※

        有二更。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