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宝贝

宝贝

        ,(首字母+org点co)!

        “Jinglebells,jinglebellsJinglealltheway……”

        六中小卖部前摆出了一棵圣诞树,店里在放圣诞歌谣。圣诞树上闪烁着彩灯,还有圣诞老人的袜子,李芳群不赞同道:“中国人,搞什么洋节?弄得到处花里胡哨的像什么话。搁我们那一辈,这就叫崇洋媚外知道吗?”

        教室里一阵哈哈大笑。

        李芳群也笑了:“然而也许还真是你们老师我古板,年龄大了,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你们英语老师年轻、新潮,应该就挺喜欢这样的节日。”

        被占课的英语老师表示她很冤。

        陈菲菲在下第一节晚自习的时候,惊叹地看着贝瑶的抽屉:“我的天呀瑶瑶,你是收了多少张贺卡啊!”

        她声音不小,班上许多同学都看过来,然后捂嘴笑。

        贝瑶尴尬地说:“菲菲,你小点声。”

        薄薄的圣诞贺卡,由于太多,厚厚地堆了十本书的高度。从高一到高三,从男生到本班女生。大家都很喜欢贝瑶,以至于在这样能光明正大送贺卡的节日,贝瑶课桌被塞满了。

        有些贺卡做得很精致,据说要十来块钱一张。拆开还能放音乐,有的则是立体的。

        吴茉斜斜看了眼,把自己收到的三张贺卡夹进书里,心里不是滋味。她那三张,跟人家的比起来,九牛一毛似的。

        陈菲菲既惊叹又羡慕:“要是我也能收到这么多贺卡就好了。”

        贝瑶埋头写回礼。

        礼尚往来是根本,总不可能收了别人的贺卡毫无表示。上次给贝军买完衣服,她的所有零花钱都用来买贺卡了。买的不贵,都是一块钱一张的,贝瑶给每个可爱的女孩子都写了贺卡回去。

        她的贺卡虽然不贵,但是贺词都很用心,每个人的祝福都是独一份的。

        至于男生们的,肯定不能还回去,要是送那就不得了,不管送了谁,明天校园里校花早恋的绯闻就该满天飞了。

        贺卡里,有一张是方敏君的。

        方敏君在八班,成绩挺不错。

        这年没有常雪的光环,方敏君自己平静地生活,反倒真实快乐了许多。年少的龃龉,纷纷化在了一场大雪里。

        贝瑶依次把贺卡写完,还留了一张,是她准备写给裴川的。

        可是上次一吻,让少女心中羞涩,以至于这张贺卡,在写完所有人的以后,还是空白的。

        今晚晚自习是英语老师的,因为英语老师家里有事,所以班主任李芳群占了一节课,物理老师又来占了一节。第三节晚自习的时候,英语课代表悄悄宣布:“英语老师今晚不来了,大家开开心心过圣诞吧!”

        教室里一阵压抑的欢呼声,六班的运气真不错。

        倾世也抓紧了时机赚钱,特地办了一个圣诞主题会。

        不同于六中小卖部小家子气的圣诞树,倾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颗大松树,星辰点点尽数缀在上面,像是星星落下了凡尘,非常豪华好看。

        本来就是周六晚上,明天放假,学生们要么偷偷溜出来,要么光明正大被放了假。

        贝瑶和陈菲菲她们一起,也来倾世外面看热闹。

        她的校服兜里,揣着那张没有一个字的贺卡。

        陈菲菲说:“额滴个乖乖,这棵树得多值钱啊,上面挂的礼物和礼盒都是真的吧?”

        贝瑶于是也抬眸望去。

        彩灯陆离,天空挂了大片假雪花,真雪花在灯光中漫天飞舞,美成了一幅画。

        裴川在看画里的她。

        贝瑶的室友挽着她的手,少女的鲜活可爱让世界都生动起来。

        裴川点了根烟,金子阳他们在摘树上的礼物。

        这是手贱的有钱人才敢干的事——摘了是要三倍价格带走的。

        一个脱下校服的女生走过来:“裴川。”

        裴川视线从贝瑶身上移开,他靠在树下,眸中清冷,靠近他身边,就有种冬夜的寒凉之意。

        吴茉说:“好巧啊在这里遇见你,圣诞快乐,我的贺卡你能收下吗?”

        裴川黑瞳漆漆,毫无喜怒。

        吴茉鼓起勇气,她声音微微大声了些,说道:“我、我不介意之前你的传闻,还有家世。没、没钱也没有关系的,我是真的非常感谢你。”

        裴川轻轻嗤笑了一声。

        吴茉不解其意,上次学校都在传,裴川并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有钱人,他家只是普通小康家庭,甚至还有个继妹。吴茉初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非常震惊,心里还有些别扭失望,原来不是富二代啊。

        但是转瞬她又想,这时候裴川肯定很需要人陪,要是她表现出并不介意传闻,他会不会很感动?

        吴茉这样想,恰好看见裴川一个人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抽烟,就过来了。

        裴川说:“喜欢我?”

        吴茉脸一下子就红了,她知道裴川说话直接,但是这样……也让人非常窘迫。她点点头:“我是真心的。”

        裴川笑容一下子淡下去:“所以,上次你是在耍老子?”

        故意激他介意韩臻的事,透露出假信息,贝瑶感动于韩臻的心意。

        吴茉没想到随口一句话就能让裴川猜中其中关键,她脸色都白了:“不是、不,贝瑶她,她确实有点喜欢韩臻,她亲口给我说的。今天不是圣诞节吗?她还收到了韩臻的礼物。我没骗你。”

        裴川眸中黑沉:“闭嘴,她喜欢谁,谁喜欢她,关我什么事。”

        吴茉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

        然而裴川讨厌极了这个女的,这样卑劣又喜欢耍小心思的货色,也只有丁文祥这种才看得上。

        “伸手。”

        吴茉心怦怦跳,伸出手去。

        裴川食指轻轻一弹,带着火星的烟灰落在她掌心,烫得吴茉惊叫一声。

        “你!你……”

        裴川说:“滚,别烦我。”

        吴茉有些怕他,可是又觉得这男人和丁文祥故作文雅不同,气质特别Man,有种别样的诱.惑力。她红着眼睛说:“我是真心的。”

        裴川不耐烦极了:“成啊,把烟头吃了,我信你。”

        那火光闪闪,少年瞳孔冷淡。吴茉说:“即便真的喜欢,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吞下去?”

        裴川不语,眼里没有一点笑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人愿意。

        至少换个人提出再过分的要求,他都会照办。

        吴茉见他情绪很差,也不敢惹他,一溜烟跑了。

        不远处贝瑶抿唇,她不高兴地鼓了鼓腮帮子。郑航说:“这个送给你,你叫贝瑶是吧?”

        贝瑶坐在石阶上,看吴茉离开裴川身边。

        她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话,但是无端让人心口闷闷的。

        听见郑航说话,她转过头。

        瓷白的小脸素净,带着几分少女的纯真动人,她低眸,是一颗闪烁的星星灯。才从圣诞树上摘下来的。

        贝瑶摇摇头:“谢谢你,我不要这个。”

        陈菲菲倒是很喜欢星星灯,但是贝瑶都拒绝了,也不是送给自己的,于是她眼神渴望,倒是没开口。

        郑航看见贝瑶同学的眼神,倒是很大方:“你喜欢这个灯吗?送给你。”

        陈菲菲高兴极了:“谢谢!”毕竟收了人家的东西,她有些不好意思。

        郑航说:“不客气,见面是缘嘛,你还有喜欢的灯吗?”

        陈菲菲转头,这才发现身边的贝瑶不见了。

        ~

        贝瑶绕过彩灯低下,拍拍自己发顶的雪。她的手揣在兜里,那张贺卡烫手极了。

        贝瑶不高兴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情绪。

        就好像突然发现自己不太喜欢的一个人,和自己在乎的人总是走得很近。让人心里很闷,却又无法发泄的茫然。

        她朝着角落走过去,鼻翼嗅到了很浅的烟味。

        她往里走,远离喧闹的人群。这里很暗,抬眸却依稀能看见少年冷峻的轮廓。

        裴川低眸,在夜里正好对上她明亮的眼睛。

        在这样黯淡的地方,她一双杏儿眼还亮如辰星,水葡萄一样。

        自从上次侧脸一吻,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他靠她这样近,夹着烟的左手垂了下去。

        亮点在暗处会特别明显,他的手收紧,用指腹悄无声息灭了那支烟。

        两个人一时无言。

        贝瑶是因为害羞和气恼,裴川则是……万般滋味,交错难言。

        她娇娇.小小,却正好站在角落大树的出口。

        裴川知道自己一身烟味,有些不自在。他皱眉:“让让。”

        听听!这是什么让人讨厌的语气!

        她兜兜里的小手捏了一下贺卡。不想送给他了。

        她站着不动,委屈又茫然。

        裴川看着她,心里就难免泛起一圈又一圈涟漪,苦涩甜蜜反复交织,似乎要让人生生在这样极端的情绪中死去。

        他嗓音微哑,却不知道自己说话不自觉低了几个调:“你怎么了?有事吗?”

        贝瑶脸颊慢慢红了。

        啊……她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她本来是想,要是出来能遇见裴川,就顺手把贺卡给他。如果遇不到裴川,那就算了。

        可是看见吴茉,秋季马拉松的闷又涌上来了。

        她不是都给裴川说了吴茉不好吗?

        贝瑶其实还好奇,那天我在医院亲了一下你,你有什么感觉呀?网上说的是真的吗?轻轻亲一下,就让人荷尔蒙爆棚,有激动到快死去的感觉?

        裴川看不见她微红的脸颊,只有俏丽的轮廓,和黑暗里那双清亮湿漉漉的眼,分外招人疼。

        气氛有些尴尬,贝瑶小声说:“我不舒服……”

        他下意识皱眉:“哪里不舒服?”

        心里,怪怪的。

        然而她下意识知道这个好像说出来不太好。

        如果她真的有点、有点喜欢裴川的话,那他喜欢她吗?会不会很讨厌那天她头脑发热干的蠢事啊?

        她说:“嗯……头晕。”

        裴川抿唇,他心里有几分难言的苦涩。这是别人家的宝贝,他昨天才答应了人家父母离她远一点,别让宝贝弄脏,可是看见她今天走过来,他心里又忍不住升起微小的企盼。

        他就只想和她说说话,没奢想别的。

        贝瑶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轻声道:“我能靠靠吗?”

        她举一反三,上前一步,很紧张地试探着把小脑袋靠他胸膛。

        只有这么高,没有办法。

        夜晚很安静,大雪落在常青乔木旺盛的枝叶上,树下少女额头轻轻靠在他胸膛。

        少年几乎一瞬间肌肉绷紧,像被人施了定身魔法,动弹不得。

        她靠的那地方之下,是他的肋骨,是他的心脏。

        他两只手,一只还缠着绷带,另一只藏着烟头,僵硬地任由她靠着。

        她一定,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声了吧?

        少年胸膛温热,好奇怪,他这样坏脾气冷淡的人,可是体温一直都很高。少女把脑袋靠他怀里,悄悄感受他的心跳。

        可是出乎她意外,他的心跳声已经不能用频率来形容,而是一点一点加剧,有力到震颤。

        完了完了,贝瑶有些无措,真的震得她头脑晕乎乎了啊。

        他肌肉硬邦邦的,后知后觉的害羞,让她耳尖都红了。

        裴川死死咬牙,好歹还记得昨天答应了赵姨什么。人家已经不顾十来年的情谊明明白白把家产都快给他了,就求他放过他们女儿。

        他说:“你好点了没?”

        少女怯生生道:“没有,好像还、还晕。”

        裴川有一刹那崩溃。

        赵姨怎么教的她家这宝贝!

        ※※※※※※※※※※※※※※※※※※※※

        川的内心无比崩溃。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打赏,谢谢大家的喜欢,挨个儿抱抱~

        霸王票没整理完,先放一部分,明天接着感谢吧。

        感谢【木木、任性小选手、风筝、鸦渡、梦中人】五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糖醋鲤鱼】姑娘手榴弹X2

        感谢【藤萝为枝大大请更文、花卷卷、筝、鸦渡、暗恋作者的阿哲、俗人没办法】六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20141467、0jj两米四、叶修家的云起。、透過、訾南、32359470、false、蓝蝶茉忆、666宝、薛好、海登、作者哭着伸出舌头添上、aweisa、一.颗小鱼蛋、仙女plus、幸子,、臣本不依、十二息音、小精灵肖邦、糖醋小哭包、雪白奶胖、风月云归、秋风、乖巧可爱的小兔叽、七盏盏、35415785、坪山、提提味味、观玉山、夜泊枫桥、拒绝彭于晏八次、卷耳、糖醋鲤鱼、糖醋鲤鱼、糖醋鲤鱼、糖醋鲤鱼、糖醋鲤鱼、时光不可被辜负、糖啊啊、茱萸、美好只是过去而更好会、小八只有两岁半、风复又、复又、复又、怂怂、全世界最好的风师大人、啊倦一-、35104189、kayla的天空、浪浪、最爱黄裤子、爱吃土豆的猫、0NEz、篱落、拒绝彭于晏八次、张沐阳、今天也很爱学习、今天也很爱学习、今天也很爱学习、今天也很爱学习、今天也很爱学习、今天也很爱学习、小虾米、18905592、Dean不开心、彭于晏的女人、L、Draco、安安麻麻、冰煞梦、鸦渡、铜雀楼、姜弋申、小sun呀、昭木、陈怼怼、卷毛面试雄起、false】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