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请求

请求

        ,(首字母+org点co)!

        少年气息干净清冽,像是深埋的冰雪,贝瑶跑出医院许久,捂着发烫的脸颊,懊恼轻吟一声。

        她究竟在做什么呀?

        虽然没有网上那种夸张的情绪,可是噗通噗通的心跳也很让人慌张。

        她跑出老远,脸蛋红透,在雪中站了两分钟,大雪落在她的发丝和长睫,可是退却不了那股灼热的温度。贝瑶抱着膝盖蹲下,埋成一只小鸵鸟。

        冷静了好一会儿,贝瑶突然觉得,她似乎忘了什么。

        “……”她弟弟贝军还在医院!

        她认命地回去,哎这个弟弟今天都不想要了怎么办。

        裴川的病房就在贝军隔壁,她跑了弟弟还在,现在要回去么?贝瑶脸颊发烫,她走到底楼,犹豫了一会儿又上楼。

        贝瑶脸通红,脚步声也轻轻的。

        贝军在312病房,她最怕裴川也在,想想就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贝瑶悄悄看了一眼,贝军还在,脸颊上挂着干了的泪痕,没心没肺睡得很香。她松了口气,过去捏捏他脸蛋把他叫醒。

        “姐姐……”

        “嘘。”她手指竖在唇上,抱着小贝军下楼。

        小贝军不明白为什么要静悄悄的:“我们要回家了吗?”

        “嗯。”

        “那个哥哥呢?”

        贝瑶脸颊红透了:“今天别问好不好?改天姐姐带你去道谢。”

        贝军今天也被舅舅吓到了,因此乖乖闭嘴。

        贝瑶抱着弟弟去坐车,她这年十六岁,带着少女满满的无措和青涩,懵懂像是被撬开了一角,脑子里面乱糟糟的。

        她走了好一会儿,裴川却依然没能平息心跳。

        他全身僵硬,心跳激烈到快死去,等他缓过来,去隔壁一看,姐弟俩早不在了。

        贝瑶没能彻底应验的情绪,在他身上一一应验了。

        他靠着冰冷的墙壁,看着十二月的大雪纷纷扬扬。许久,他手指触上自己的右脸,明明过了那么久,却仿佛就在上一秒。

        软软的、蜻蜓点水一样的轻,落在这个地方。

        ~

        平安夜前夕雪依旧未停,C市今年的雪景特别美。甚至上了新闻,贝军吃了饭就在家看动画片了,这回小伙伴在外面喊他也不出去。

        经过舅舅的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男孩总算学会害怕了。

        赵芝兰心里欣慰儿子不再胡天胡地,却又真怕赵兴给他们姐弟俩留下心理阴影。

        赵兴还在警察局关着,经过检查,他的身体有注射毒品。如果让他抱走贝军,下场不堪设想,也幸好是赵兴等不及在大街上对着贝军下手,不然要是等到贝军去了幼儿园,那才是最糟糕的。

        贝立材说:“钱我们是不指望拿回来了,对着自己亲外甥下手的人渣,早断了干净。”

        赵兴小时候是赵芝兰在带,长姐如母,说没有感情是假的。可是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母亲敢用自己的儿女安危去包容弟弟,她果决打电话给贝瑶外婆:“妈,你当我狠心也好,没有同情心也罢,赵兴这个弟弟我不认了。警察同志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那头老人捂脸流着泪,没有强求。她的家底也全给儿子了,赵芝兰这几年不容易也都是因为赵兴,没有谁活该为谁付出一辈子,外婆虽然重男轻女,但是也知道赵兴这次是真的踩到赵芝兰底线了,不然赵芝兰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赵芝兰问贝瑶:“谁救了你和弟弟?”

        贝瑶还没说话,贝军说:“是裴川哥哥!”裴川救了他两回,就像英雄一样,贝军并不如小区其他已经长大的少年或者大人们,他也不知道这位凶巴巴的哥哥没有腿。

        单手打坏人什么的,实在太厉害了。

        赵芝兰轻轻皱眉:“又是裴川啊……”人情可越欠越大了。

        贝瑶不吭声,她手指交握,脑子里还留着羞怯懊恼的情绪,那天轻轻一吻让她心跳好快好快,说是带着贝军去道谢,可是羞涩像是爬山虎攀岩,让她只想用被子蒙住自己脑袋。

        然而她到底挂心裴川的伤,情窦也未完全发芽,只好问母亲:“我带贝军去感谢一下他吧?”

        赵芝兰看了眼贝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后说:“你和贝军不要去,我和你爸去。”

        贝瑶怔了怔:“为什么呀?”

        赵芝兰说:“听妈妈的知道吗?你舅舅被关起来,最近也没什么危险了,快要期末考试了,你好好学习,别操心这些有的没的。你们说他手受伤了,你去难道他可以好起来不成?上次就欠他一个郑重的道谢,这次合该去看看人家。”

        赵芝兰不是一个强势的,然而在这件事上她异常坚决。

        晚上睡觉的时候,贝立材说:“让瑶瑶和小军感谢就好,裴川又不喜欢说话,我们去多尴尬。”

        赵芝兰知道丈夫不喜外交,闻言拧了他一把:“你就躲懒,还让瑶瑶去!他们现在都不是小娃娃了,裴川差不多成年了,你女儿过了年也17了,你觉得裴川像是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性格啊?他救了小军两回!”

        赵芝兰比了一个二,见丈夫神色微变,赵芝兰叹了口气:“不管他是不是对瑶瑶……总之,人情必须得还,我、我不是看不起他,但是瑶瑶不能和他在一起。”

        贝立材说:“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赵芝兰说:“你自己说,你年轻时,有没有给我挡刀子的气魄!回门过山坳时,让你背一下都不肯。”

        贝立材老脸一红,咳了一声:“那年代不是吃不饱,饿么,背不动啊。”

        然而这样一说,贝立材也懂了。

        那不是过山坳这样的小事,两回,少年都是在以命相搏。

        沉默无言,却又胜过一切。贝立材也有些心惊了。

        作为过来人,总是要比懵懂纯真的贝瑶敏锐度高许多的。贝立材说:“明天把存折里所有钱都取出来吧。”

        赵芝兰肉痛。

        贝立材说:“儿子和女儿,什么都值的。”只盼那个少年真能歇了心思。

        等灯熄灭了,贝立材在心里轻轻叹息。

        真心抵不过世俗,裴川什么错都没有。他只是身有残缺。

        贝立材和赵芝兰做这样的事,心里会不舒服,然而为人父母,荆棘刀山都走得,又怎么舍得女儿真和……那样的人在一起。

        ~

        2007年尾,赵家存折的所有钱只有四万块。

        然而也不算是一笔小数字了,钱取出来沉甸甸的,用一个袋子严谨地装好,像是赵芝兰和贝立材的心情。

        三中大门被冰雪覆盖,冬天的风吹在脸上有些冷。

        赵芝兰从曹莉那里问到了裴川的班级,又拉着贝立材去三中9班。

        贝瑶快期末考试了,高二比高一课程繁重多了,赵芝兰给她说要去亲自道谢,贝瑶便也以为是道谢。

        然而贝瑶并不知道,四万块钱,他们贝家这几年的所有积蓄,都在这份“谢意”里。

        裴川低头在写题,金子阳堂而皇之在教室抽起了烟。他叼着烟嘴,边抽边打游戏,数学课代表下来发卷子。

        他们坐在一起,课代表便把卷子发给了季伟。

        课代表在翻到裴川那张时,脸色都变了。

        他迟疑地看了眼裴川,抄、抄的?

        季伟接过来,先是紧张地闭上眼:“老天保佑,及格、及格、一定要及格!”

        手一拿开,上面鲜红的69刺痛了季伟的心,他忍着眼泪,打了自己一耳光。

        金子阳哈哈大笑:“行了伟哥,别自虐了,每次发卷子你都这样,何必嘛是不是,大不了下次考好点。”

        季伟把其他人的卷子分过去。

        翻到最后一张裴川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数学满分150,90分及格,裴川多少来着?

        150!

        季伟手颤抖着,翻来覆去看卷子,卷子上少年的笔迹有力沉稳,数字也写得大开大合,那个满分像是要发光一样。

        一年多来,他们的数学从来没谁考上过及格线,这个满分让季伟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他回头:“川、川哥,你卷子……”

        裴川接过来看了眼。

        金子阳眼角余光瞥到了,也懵逼了:“不、不是吧,多少来着?”

        郑航回头,游戏也不打了,几个少年都懵圈了。

        裴川150!那不是50啊,是150!

        金子阳刚想开口问什么,门口的一对中年男女局促地站在后门。

        裴川抬眸,眸光微凝。

        赵芝兰冲他点了点头,裴川起身走出去。

        赵芝兰带了一大包钱,她捏紧口袋:“小川,阿姨有些话和你说,你现在方便吗?”

        裴川沉默着点点头:“去银杏林吧,那里没人。”

        贝立材有意看了少年两眼,裴川很礼貌客气。然而刚才他桌子周围,几个少年抽烟乌烟瘴气,甚至裴川出来,身上也带着浅浅的烟味。

        经风一吹,味道倒是没了,只不过贝立材的忧虑不能被吹散。

        三个人来到三中的银杏林。

        银杏树叶子落光了,树枝上堆上很厚一层积雪,倒是别有一番风景。

        贝立材不善言辞,有些尴尬。

        赵芝兰说:“赵阿姨和贝叔叔是来感谢你救了我们家贝瑶和贝军,上次你救了小军我们没来得及谢谢你,希望你原谅叔叔阿姨。”

        裴川抿唇:“不用客气。”

        雪落在他发顶,微烫的体温一下子将雪花融掉,带来几分凉意。

        裴川不想听他们说接下来的话。

        可是对话依然进行了下去。

        赵芝兰说:“这是我们给你的谢礼,听说你如今一个人生活,一定很不容易。阿姨看着你长大,知道你是个很好的孩子,瑶瑶她、她也是个很好的孩子,她心里很感谢你。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尽管来找阿姨,我们家能帮的都会帮。赵兴在警察局,瑶瑶和贝军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事了。”

        雪水微凉。

        赵芝兰看着沉默的少年,把一袋子钱塞他手里。

        “我们不耽误你学习了,谢礼你拿好。冬天不要穿得这么单薄。”

        少年左手戴着黑色露指的皮手套,四万块钱,沉甸甸的。

        赵芝兰说完这些话,自己心里也难受,拉着贝立材往校门口走。

        他拿着这这袋子钱,右手紧握成拳,绷带破开,鲜血又流了出来。那天少女一个青涩的吻,让他这么多天以来念念不忘、食髓知味,反复想了无数种可能。

        可是现在,有人清清楚楚告诉他,一切都是痴心妄想。

        是今年雪吓得太大,让人迷了眼,竟然也生出了那样的奢望。

        裴川说:“等等。”

        赵芝兰回头,裴川走过去,把袋子还回去:“我明白你们的意思,钱我不能收。谢礼我已经收过了。”

        他声音微哑,像是粗粝的刀戟。

        裴川把钱还回去,背对他们往教室走。多可笑是不是,有人倾家荡产,也想让他离他们的宝贝远一点。

        外面冰天雪地,教室里却暖融融的。

        金子阳和郑航他们还在惊叹地围观那张满分的数学卷子,季伟是最激动的,他用看神明的目光看向裴川:“川哥,你怎么考出满分的,太厉害了吧。”

        金子阳大大咧咧:“川哥不够意思啊,有答案都不提前说,手机上发过来啊。”

        郑航说:“川哥,你真是抄的啊?”

        裴川左手拿过卷子,揉成一团扔进了教室后面的垃圾桶,他右手的血已经止住了,绷带上一片红。

        听郑航这样问,他轻描淡写道:“是啊。”

        残废的努力和真心,算个什么东西。

        ※※※※※※※※※※※※※※※※※※※※

        有二更,会比较晚。

        我发现评论多了一个可爱的群体,叫做“按头小分队”

        哈哈哈快亲,按着川贝亲

        写二更好累好痛苦。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