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小月亮

小月亮

        ,(首字母+org点co)!

        店门口,贝瑶在等他,她的伞收起来了,裴川一出来,她转头道:“雨停了。”

        C市的天气永远变幻不定,像是人的心情。

        三中放学铃声响起,贝瑶说:“那我回去了。”

        裴川手指蜷了蜷,低声道:“嗯。”

        贝瑶走出老远,见他还在原地,静静看着她背影,她几乎有些无奈地走回来。

        “裴川,我又不想回去了,你带我去玩吧。”

        裴川僵硬地看着她:“什么?”

        贝瑶想了想:“三中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裴川抿唇否认道:“没有。”

        他常去的地方,总不可能带她去。然而她说不走,裴川内心又忍不住漾起浅浅的欢喜。

        贝瑶说:“上次看到一家很有趣的小店,带你找一找。”

        她带他去了一家涂料模具制作店。

        店里只有三两个小朋友,玩得满手都是泥。贝瑶忍住笑,拉住裴川坐下。

        有个五岁的小朋友走过来:“姐姐,你也要玩这个吗?”她摊开手,掌心一只已经烘干的小兔子胶模。贝瑶说:“不是哦,是哥哥想玩。”

        小朋友瞪大眼睛看裴川。

        裴川抬眸看贝瑶,她捧着脸,对他笑。

        裴川很不自在,他冷着脸,却又无法提出要走。他只能默认,看贝瑶到底要做什么。

        烤模具其实非常简单,相当于自己制作胶吊坠。

        将胶按色彩倒进模板里,再放进烤箱,就可以做出来一个胶玩具或者钥匙吊坠。

        贝瑶其实也没玩过,她进来这里其实是因为每个小朋友脸上都带着笑容。

        店主拿来一个图案示例,问他们要做什么样的。

        贝瑶说:“蜻蜓好看。”她纤细的手指点了点裴川面前那只卡通蜻蜓,裴川不理她,拿了一弯最简单的月亮和星星。

        贝瑶心里好笑,看他制作。

        模板上有黑夜,有一弯明亮的月,还有四周亮晶晶的星。

        周围的小朋友都围过来,充当小老师叽叽喳喳指点这个笨哥哥。

        “不是哦,你要先做天空。”

        “哎呀月亮融进天空里了。”

        “哥哥好笨。”

        “星星少了两颗。”

        裴川满手都是胶泥:“闭嘴。”

        他抬眸,她搬了一根小板凳坐在他面对,认真撑着下巴看他,见他看过来,露出天真明媚的笑意。

        裴川呵斥声卡在喉咙里,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垂眸,拧眉继续。

        小孩子们继续说他:“哥哥你倒了好多。”

        “好丑哟这个,还没我的好看。”

        “哥哥你脸上也有脏脏的。”

        胶泥干了并不好洗,他刚想用手背擦掉脸上的,一只白嫩的小手轻轻给他擦了。

        长大后,贝瑶第一次这么近看他。

        他大多数时候不喜欢说话,表情冰冷,五官俊朗,有些酷酷的味道。眉峰锐利,会有一点点凶。她看着他,心里却很柔和。

        他几乎是在狼狈闷头瞎做。

        华灯初上,白玉彤出门来三中找继兄裴川,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店里孩子们笑声清脆,十六岁的少女脸庞白净温柔,笑着看裴川做模具。

        他并不娴熟,甚至可以说是很笨拙。

        然而却垂眸分外认真,甚至带着纵容和几分很浅的温柔。

        白玉彤睁大眼睛,她只见过冷漠的裴川、暴戾的裴川、还有目中无人的裴川。确实第一次见任人摆布,毫无防备的他。

        灯光下,最漂亮的却是他对面的少女,贝瑶抬头看过来之前,白玉彤往树后面一躲,隔绝了他们的视线。

        因为裴川彩胶倒多了,模具烤干的时间比较久。

        彩胶带着橡皮泥的味道,众星捧月被他做得有些丑。上面带了一个孔,刚好拿来挂钥匙。

        贝瑶把自己的钥匙系上去:“哎呀好丑。”

        他带着几分恼怒看她一眼,她杏儿眼弯弯:“这么丑,裴不高兴自己留着吧。”

        她低眸,把他的钥匙系上去。

        他能闻到少女发间的香,被秋天的夜风一吹,无声让人心跳加快。

        钥匙带着她的体温回到他手上,上面系上一弯小小的月亮。

        那个五岁的小女孩过来抱住贝瑶的腿,分外不舍。

        贝瑶蹲下来,见她可爱极了,亲了亲她粉嘟嘟的脸蛋:“谢谢小老师教哥哥,去找妈妈吧。”小女孩羞涩又甜甜地笑。

        裴川脸色难看极了。

        他忍无可忍,怕自己说出什么话,几乎是转身就走。

        走出好几步,她的声音夜风里疑惑道:“裴川?”

        他第一次意会到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那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肆虐的感情,让他一个人悄然欢喜,也把他灼得快燃烧殆尽。

        他被这样的温柔迷得神魂颠倒,分不清今夕何夕,可是又痛恨这样的温柔,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属于一个人?

        裴川闭眼,片刻平静回头:“上晚自习了。”

        贝瑶点点头,笑着挥手:“再见。”

        一段路分两头,裴川认真做模具的时候,贝瑶忍住了看表的想法。等他走了,她才急匆匆懊恼地往公交车站跑。

        20:38.

        晚自习都开始好久了,今晚是李芳群的晚自习,要考数学测试的。

        而说好要上晚自习的裴川,却又站在初初亮起的路灯下,看着贝瑶慌张地跑远。

        白玉彤一脸异色走过来:“你喜欢她?”

        裴川冷冷回头。

        白玉彤被他眼中片刻切换的阴狠吓到了,后退了一步。

        然而她又想,有什么好害怕的,有裴叔叔在,裴川还能翻了天不成,上次来送钱,他没接结果自己还得捡钱,那才让人尴尬呢。

        白玉彤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得意道:“啧啧真可惜啊,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她挺可怜你的吧?”

        “可怜”二字像是最尖锐的一根刺,挑开他内心不愿触碰的一角。

        他动了动手指,很细微的骨骼交错响声。

        那些午夜梦回最怕的,亲人一个个离开,在乎的一点点失去。最想得到的却无非是因为同情才与他相处。

        他过得好时,身边围上来的都是卫琬这样的人。

        只有他过得不好了,贝瑶才会陪着他。

        所以、所以明明没那么难过那一巴掌,却偏偏内心渴望她的亲近。

        这些都是他偷来的东西,裴川自己都在骗自己,却被一个人得意点破。

        白玉彤脖子一痛:“救……”

        下一刻,她的嗓音卡在喉咙里。

        十月的秋天让人遍体生寒,她说不出一个字,脖子上的力道让她呼吸困难。她得意的笑变成了惊慌,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睛。

        一个学拳击将近七年的少年,手臂的力道远非她可以想象。

        他一只手就可以生生掐死她,白玉彤后悔了,她就应该听妈妈的,别招惹他,也别试图威胁他。

        她眼泪流出来,四肢拼命挣扎。

        安静的街道,树后这个少年却手段狠辣。

        他冷眼看着她呼吸困难。

        白玉彤抓住了什么,狠狠打他的手。

        他目光微凝。

        那是贝瑶亲自系上去的小月亮胶吊坠。

        如梦初醒,裴川松了手。白玉彤蹲在地上,咳得撕心裂肺。他上前一步,她几乎是不要命地疯狂后退。

        “钥匙,还给我。”

        白玉彤扔过去,浑身发抖。今天本来是曹莉让她来问问裴川裴家要搬家了,裴川要不要回去,可现在她哪里敢问?这个危险的恶魔最好一辈子别回来。

        他心里有个人碰不得,一提就发疯。

        白玉彤看着他走远,被吓坏的恐惧让她崩溃哭出声。

        她几乎是诅咒般地想,贝瑶不会喜欢他的,这样偏激的性格,他这辈子都不配被爱。

        ~

        贝瑶回去的时候,李芳群坐在讲台上面。

        “报告。”她轻轻道,正在低头写卷子的班上同学都抬起眼睛看过来。

        李芳群沉着脸说:“贝瑶,你去哪里了?上厕所能上两三个小时?”

        哪怕贝瑶成绩很好,可是李芳群本来就是大公无私的性格,自然不会姑息逃课的行为。

        贝瑶不说话,默认了自己逃课的行为。

        陈菲菲焦急惨了,她就差挤眉弄眼示意贝瑶撒个谎,比如肚子痛去了医务室,比如遇到什么突发情况啊之类,谁知瑶瑶自己认错了。

        高二六班的同学都诧异地看着贝瑶,毕竟这个班谁都可能逃课,但是贝瑶属于最不可能的那一类人。

        李芳群说:“不说话是吧,外面站着。”

        贝瑶退出去,去教室外面站着。

        梧桐树叶开始慢慢变黄,秋天的到来让空气很清新,因为上晚自习的缘故,校园里很安静。

        她站在高二五班和六班的走廊外面,两个班的同学都能看见她。

        毕竟是校花,六班写卷子的同学时不时偷偷看她一眼,五班那边的也好奇往窗外瞥。

        好学生校花逃课呀,难得一见。

        六班教室里吴茉忍不住弯了弯唇,心情愉悦极了。

        贝瑶脸颊有些红,但她心中很平静,并没有想象中那种羞耻的感觉。秋风清凉,吹在身上有几分凉意。

        她说过,不会再把裴川弄丢的。

        李芳群气得不轻,第三节晚自习依然没让贝瑶进教室。

        校花被罚站的八卦转眼在学校里传开,韩臻听到了也难免上了楼。

        她单薄地站在夜色中,周围也有一些同学,倒是没人奚落。处境比他想象的要好,陈菲菲接了热水,悄悄端给贝瑶喝。

        她平静地接受处罚,没有哭,也没有觉得屈辱。

        韩臻踌躇,不知道该不该上去。

        许是人缘好,还有同学悄悄给她买烤肠。

        校园亮起的灯光下,她虽然没接受,可眉眼弯弯,动人极了。

        陈菲菲怕贝瑶觉得没面子:“要不我也来陪你吧,反正考完了。”

        贝瑶连忙说:“你回去上课,只有一节晚自习了,你出来李老师要更生气的。”

        “好吧,你去哪里了呀?”

        贝瑶也不骗她,轻声说:“我去看裴川了。”

        陈菲菲说:“他可真是害人不浅。”

        贝瑶笑着说:“瞎说,我自己去看他,关他什么事。”

        “就你好,我看他跟一块冰似的,可不一定领情!”陈菲菲愤愤道,半晌她疑惑,凑近贝瑶耳边道,“瑶瑶,你不会喜欢他吧?”

        贝瑶愣住,然后脸颊慢慢变红,她认真想了想:“喜欢是什么样子的?”

        “我去!你还真的在想这种可能性啊,他名声一点都不好,才配不上你,不许想了不许想了,当我嘴贱啊,我要回去上课了。”陈菲菲一溜烟跑进教室,他们瑶瑶没开窍,她可不能嘴贱帮着人家开窍啊,要是开窍对象是韩臻都还好,可裴川这男的多难搞啊。

        先前还听说那个跳舞的卫琬和裴川有一腿,天知道真的假的。

        上课铃响,韩臻只能也回去了,她老师还在教室,自己过去更不好。

        贝瑶捧着杯子,第一次思考陈菲菲说的可能性。她喜欢裴川吗?

        不是照顾,也不是同情,是一个少女喜欢少年的那种心境。

        她心怦怦跳,有些奇妙的感觉,可是似乎并不让人讨厌。

        吹了几节晚自习的冷风,贝瑶洗了澡才暖过来。

        她打开手机,想了想,在网上搜索——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下面有人回答:“亲一下就知道了,亲一下如果能感觉到心跳加速,荷尔蒙爆棚,头脑眩晕,兴奋激动到快死去,那就是喜欢。”

        这么吓人吗?贝瑶想,好、好可怕的样子呀。

        而且这个方法好不靠谱的样子,亲一下就能检验啦?

        ※※※※※※※※※※※※※※※※※※※※

        小剧场

        瑶瑶亲一下,摸摸自己胸口:咦,没那么夸张呀。

        (川沉默,心跳加速,荷尔蒙爆棚,头脑眩晕,兴奋激动到快死去)

        哈哈哈小剧场开玩笑。

        有二更,二更感谢霸王票。对啦月末啦,有多余营养液的读者宝贝可以给川贝浇一发啊,川贝参加了那个营养液约会活动,营养液月末不用的话会清零的,朝着第一冲鸭。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