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赔礼

赔礼

        ,(首字母+org点co)!

        贝瑶是被司机叫醒的:“小姑娘醒醒,你到站了。”

        她睁眼,才发现正好是离家最近的公交站,而她身边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叔叔,我身边那个男生呢?”

        司机看了眼后视镜:“他呀,早下车了,让我在这一站叫醒你。”

        “谢谢。”贝瑶下车,夜色空濛,她有些失落,裴川又离开了。她从兜里摸出手机,打通他的电话。

        那辆公交车从她身边开过去,最后一排的少年按了接听键。

        司机忍不住心里吐槽,他一大把年纪了,非要让他一起撒谎骗人家小姑娘,明明没走坐到了最后一排,啧,年轻人啊。

        “裴川。”

        他轻轻应:“嗯。”

        “你不和我一起回家吗?”

        裴川回头,她一个人的身影在夜里冷冷清清。公交车启动很慢,可是再慢,她的身影依然会消失不见。

        他说:“不回去了。”

        不再算计你,自然不会再回去。

        贝瑶鼻子一酸,仿佛刚刚说好的,他又反悔了。

        裴川说:“快回家吧,注意安全。”

        他挂断电话,让司机停车,他要在这里下。

        司机忍不住骂道:“这是哪里你知不知道啊,公交车不能停靠。”

        裴川说:“停下。”

        司机怒了:“你讲点理啊同学!”刚刚有站你不下,现在才开了三分钟你让我停!

        裴川取下窗边的安全锤。

        片刻后,司机一脸铁青地停了车。裴川把自己钱包里的钱给了司机,司机一看,脸色又变了,厚厚的一叠钞票,这个车停得值啊。

        他回头,那少年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里。

        ~

        凄冷的夜,贝瑶挂了电话,这段路路灯坏了,她靠着行道树走。

        秋风夹杂着路边浅淡的花香,她出门时身上没有穿外套,有一段路漆黑,她抱着双臂,往回家的路走。

        走了好几步,她回头,身后空荡荡的,没有人。

        终于走到了有路灯的地方,她松了口气,步子也略微慢了点。这条路其实她已经很熟悉,上学的时候走过无数次,后来山石数木都变了,回家的方向依然没有变。

        然而她还可以回家,裴川却没有家了。

        她记起今天曹莉母女的疏离,心里一阵闷。在那样的家里待着,谁都会难过,所以裴川才会再次离开。

        裴川点了根烟,远远跟着她,在贝瑶回头之前,把烟摁灭了。她纤细的身影走到有路灯照亮的地方,他远远看着,看她拐了个弯,回到小区。

        裴川这才离开,他走回去,靠着公交站台,打火机摁亮,点燃唇边的烟。

        他眯眼看着无边夜色,没有一个人影。

        脚下一地烟灰,所幸今晚没有下雨。

        贝瑶敲开门,开门的是赵芝兰,客厅的灯大亮着,已经快晚上十点了,赵芝兰和贝立材都没睡,就连以往睡得很早的小贝军,也在沙发上眼巴巴看着。

        贝瑶一进来,赵芝兰紧张地问:“裴川没事吧?”

        贝瑶轻声说:“没事。”

        夫妻俩均松了口气,赵芝兰搓了搓手,一向爽朗干练的女人此时有些局促:“是我们不对,当时应该……”她咬牙道,“唉,多说无益,我明天就去裴家赔礼道歉。”

        她是真的很愧疚,心怦怦跳,生怕裴川出事。后来反应过来了,然而连他去了哪所医院都不知道。

        毕竟人家是为了救贝军,那还是赵芝兰看着长大的孩子,真出了事,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一旁的贝立材闻言也松了口气。

        四岁的贝军从沙发上过来,他嗓音很脆,然而现在带着犯了错的怯意:“姐姐,对不起。我明天去向裴川哥哥道歉。”

        贝瑶蹲下来,轻轻摸摸孩子的头:“对不起,不是你的错,是姐姐的错,不该迁怒你。姐姐今天打了你,还疼吗?”

        贝军抱住她脖子,拼命摇摇头。

        贝瑶心中酸涩,最后让他去睡觉。贝军经此一事,听话了不少,平常宝贝的小剑今晚也没拿,不需要赵芝兰哄自己就去睡觉了。

        “那孩子……”赵芝兰叹息一声,“要不是他,我们家贝军恐怕就……”

        贝立材也懂,他拍拍妻子的肩膀:“别想了,明天一起去给人家道谢。”

        “娟儿离婚离开那年,我们就知道他不好过,这么些年来,也没关怀过他。白让他叫了那么多年姨。哎呀不行,现在就去裴警官家。”

        贝立材想拦:“这都多晚了,明天买点东西再……”

        贝瑶说:“他没回来。”

        夫妻俩都看向贝瑶,贝瑶轻声道:“裴川没回家,去其他地方住了。”

        赵芝兰心想,他们这些邻居,今天肯定也让裴川伤了心。她说:“裴川才多大,自己在外面那么久,肯定生活都不容易,瑶瑶你知道他的学校吧,明天给他带点东西过去。”

        这次贝瑶没拒绝,她点头:“好。”

        对面四楼的居民房。

        裴浩斌也早就回来了,曹莉观他黑透了脸色,忐忑道:“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事啊,我和彤彤都没拦住他。”

        白玉彤连忙点头。其实她心想,这么晚还没回来,该不会真出事死外面了吧?听说得了狂犬病什么的挺吓人的,还好他自己跑到外面去了。那个贝瑶也跟着,还真是不要命啊。

        然而这些揣测白玉彤是不敢给裴浩斌讲的,像她妈妈说的,裴川再怎么样,也是裴叔叔的亲儿子。要是出事了,裴叔叔怎么心里都不会痛快。

        裴浩斌说:“我再出去找找。”

        曹莉拦住他:“浩斌,这么晚了上哪里去找啊,市医院离我们家这么远。而且你一个人,又不知道他去了哪家医院,等过去都半夜了。不如明天上班让同事一起找找,啊?”

        裴浩斌知道是这么个道理,他颓然坐在沙发上。

        裴浩斌做了一宿噩梦。

        梦里是裴川才出生时候的模样,粉雕玉琢,一岁别人家的孩子牙牙学语,他就会背诗了。那时候裴川是蒋文娟和裴浩斌的骄傲,夫妻生活美满。

        可是转眼,那双断腿被装在盒子里,血液渐渐凝固,他捧着那个盒子,脑海里像是有根弦一下子断掉了。

        那一年国家发了很多慰问,还有代表着荣誉的勋章。

        他泪眼看着那些勋章和慰问的东西,在夜里惊醒过来。

        ~

        周一贝瑶去上学。

        六中早晨举行升旗仪式,同学们陆陆续续下去。

        贝瑶穿上蓝色的校服外套,里面一身纯棉简单的T恤。她长发绑成马尾,微卷的发尾垂在肩头,和同学们一起往下走。

        眼睛所及,尽是六中穿着校服的学生,肩上一个海豚标识,一眼看过去倒是挺赏心悦目的,只是人头攒动,下楼实在困难。

        陈菲菲说:“困意都给我挤没了。”

        贝瑶捏着口袋里赵芝兰给的钱,它装在红包里面,贝瑶怕挤掉了。

        吴茉从人群后面跟上来,挽住陈菲菲的手:“那件事你们没说出去吧?”

        那件事,自然是指的她“网恋”的事。陈菲菲有些生气吴茉以小人之心揣度她们,气哼哼说了句:“没有。”

        贝瑶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件事,见吴茉殷切地看过来,她这才摇摇头。

        吴茉松了口气,她们一同下到操场集合的地方。

        吴茉心里藏了事,她下定决心,走到贝瑶身边:“上次你说是裴、裴川说的那个人是坏人,你认识裴川吗?”

        贝瑶点点头。

        吴茉不经意道:“哦,那天在‘倾世’遇见他,是他帮我解围,我想谢谢他。”

        贝瑶还没说话,陈菲菲一把将贝瑶拉过去。

        陈菲菲说:“你要谢就去啊,关我们贝瑶什么事。贝瑶又不熟。”

        陈菲菲动作太大,周围的人都看过来。

        吴茉脸色有些难看:“陈菲菲,你什么意思啊?”

        陈菲菲说:“没什么意思啊,裴川名声本来就不怎么样,而且他名气那么‘大’,你在我们学校随便找个人就问到了,你非要问贝瑶做什么。”

        吴茉不说话,绕开她们走了。

        大家都排好队的时候,贝瑶突然开口问:“菲菲,你知道裴川在哪个班吗?”

        陈菲菲差点跳起来,她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回头看着贝瑶:“不是吧,你还真要帮吴茉问啊,我给你说,她自从上次‘网恋’以后变了好多,你别掺和她的事。”她倒是还记着“网恋”二字用气音说。

        贝瑶笑了:“不是,我没帮她问。我也有事要感谢裴川。”

        “你你你……”陈菲菲郁闷死了,“他看着也不像是好人啊。好吧好吧,我听说是九班,他升学了,那就是高二(九)班吧。”

        “谢谢你。”贝瑶有些愧疚,她确实连裴川读哪个班都不知道。

        “你别给吴茉说啊。”

        贝瑶杏儿眼一弯,也轻轻说:“不说。”

        六中放学不管束学生,所以贝瑶轻松就出了校门。

        三六中之间的公交车五分钟一趟,她几乎一过去就坐上了车。

        没一会儿,车子在三中停下来,贝瑶上次就随着师甜来过这里,三中自然也放学了。

        贝瑶问了下路,按指路走到高二(九)班门口。

        三中管束严格得多,还有值日的同学卖力在扫地。有人抬头见到贝瑶,目光凝滞了一秒。

        那时候她身后晚霞,穿着蓝白校服,眸光盈盈,因为在找人,波光流转,有种说不出的绮丽。

        好、好漂亮。

        那个扫地的女生一下子红了脸,她戳了戳旁边的女生,然后呆滞一瞬的人又多了一个。

        “打扰一下,你们班的裴川在吗?”

        女生说:“在……啊啊不在,你找他吗?他多半在学校外面那家饭馆,最大的那家,上面有游戏城那家。”

        女生很可爱,贝瑶忍不住对她轻轻一笑。

        等贝瑶走远了,那个女生激动地掐住同伴:“就是她,上次跳舞那个女生。我们一三六公认联盟校花!”

        同伴快被掐死了:“放手放手!什么联盟校花?”

        “一三六最好看的人,就是联盟校花!她真好看我的天,她还没化妆,比我们班卫琬漂亮到哪里去了啊我的天呀。”

        “小心卫琬打死你!”

        ~

        三中外面最大的饭馆,裴川翘着腿在抽烟。

        金子阳请客,季伟在窗边哭。

        金子阳哈哈大笑:“伟哥,喂喂伟哥,别哭了啊,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季伟边哭边擦眼镜:“我不想和你说话。”

        金子阳要笑疯了,连裴川嘴角都露了一个笑意。

        季伟真的太惨了,三中今天下午发成绩。英语成绩金子阳靠瞎猜蒙到了38分,季伟认真考试考了37分,季伟一看差点哭晕。

        偏金子阳这货缺德,还把三张卷子带出来了。

        分别是裴川53,郑航46,金子阳38。他故意拿在季伟面前晃,季伟又哭上了。

        金子阳:“哈哈哈哈哈哈!”他的新女朋友也在一旁捂着嘴笑。

        看在伟哥每次做四份作业的情况下,郑航还是很可怜他的,他拿起自己那张卷子,折了个纸飞机,

        “伟哥,成绩嘛,一张纸飞机的事。”郑航折好,冲着窗户飞下去。

        那飞机在秋风里一扬,慢慢落进少女怀里,她微怔。

        郑航低头,那少女抬眸。

        一张瓷白精致的小脸落入他眼睛,比卫琬多了八分的娇美,一双清瞳像是漾着秋天的落叶的湖,让郑航心一跳,他回头:“川哥,那个……”他想了许久,发现并不知道六中校花叫什么名字。

        上次夏令营郑航眼里只有卫琬,而且进入丛林也没有任何交集。

        他吞吞吐吐半天,脸反而有些红。

        少女已经上楼来了。

        木板咯吱响,二楼竟是带着竹香。裴川猝不及防,就对上了她的杏儿眼,他的右手垂下,在桌下扔了烟。

        那两张不及格的试卷堆在桌子上,她倚在门边,轻轻喊:“裴川。”

        声音清甜温柔,像三月的风,连不懂风情的金子阳都忍不住回了头。

        他们日天日地一屋子人,在她清亮柔和的目光中,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你们的吗?”她拿起纸飞机,纸飞机机翼上一个鲜红的46。

        裴川抿唇,他拿过陶瓷杯子,盖在摊开试卷自己的分数上。

        这张卷子,他只做了一小部分。他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起身,从她小手中接过纸飞机:“走吧。”

        她跟在他身后,裴川带她上了楼。

        金子阳女朋友问:“她是谁啊?”

        金子阳一挑她下巴:“六中校花,美不美?”

        “裴少喜欢她啊?”

        金子阳感兴趣极了,就连郑航也抬起了眼睛:“怎么说?”

        女生笑着移开卷子上的瓷杯,露出随性鲜红的53。

        ※※※※※※※※※※※※※※※※※※※※

        大家别误会,川这次和高一那次离开不一样。

        有二更,但是挺晚,大家别等。

        抱抱大家,二更感谢霸王票。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