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温暖

温暖

        ,(首字母+org点co)!

        九月正式迈入高二,同学们回来以后相当高兴。一年过去,高二(五)班特别热闹。

        三中规定是报名当天就要上晚自习,而六中管理要松散些,第二天才正式上课。

        贝瑶那天去并没有迟到,只是难免心乱了。

        那本尘封的日记让她心生怯意,可哪怕闭上眼睛,她也记得每一个字。可没有人的一生,是甘愿被一本日记左右的,每年多出来的记忆,长大后会让她惶恐。

        所以她没有干预自己和裴川的成长,也没有意识到他的感情。

        贝瑶今年八月份才十六岁,她比班上大部分都要小一些。她只知道裴川对于自己是独特的,可是喜欢和动心是种多么复杂的感情啊,人可以因为它长大,却在没有感悟到它的时候止步不前。

        窗外梧桐青青,放学以后陈菲菲小声问贝瑶:“你有没有觉得吴茉最近不正常啊?”

        贝瑶想了想:“她晚上回寝室一般不说话,一洗漱完就上.床玩手机了。”

        陈菲菲摇头:“不止这样,她上课也常常走神,而且很怕我看到她手机。”

        贝瑶皱眉:“你怕她玩手机耽误学习吗?”

        “哎哟不是!”陈菲菲小声说,“我觉得她在网恋。”

        网恋?

        贝瑶吓了一跳。零七年网恋这事才流行起来,既神秘又惹得人向往,主要是有网络,就可以谈一场无关紧要的柏拉图。而且危害性暂时还没多大曝光。

        吴茉成绩不错,为人性格也挺好的,怎么会去网恋呢?

        陈菲菲挤挤眼睛:“要不我们今晚问问她吧。”

        贝瑶没有意见:“好啊。”

        晚上几个女孩子回了寝室,陈菲菲泡着脚,似乎不经意问道:“吴茉,你每天回来就在玩手机,是在和谁聊天啊?”

        被窝里的吴茉声音吞吞吐吐:“哪、哪有这回事,我给我妈说最近的学习情况呢。”

        寝室另外三个女孩子都相互看了眼。

        周末贝瑶去买新的洗发水,秋高气爽,两个室友陈菲菲、杨嘉想着没什么事,和她一起去外面走走。

        买好了洗发水,杨嘉说:“我想去蛋糕店买点吃的,我晚上总饿。”

        于是两个姑娘又陪着她往蛋糕店走。

        越走越接近“倾世”。

        贝瑶心中总有不好的预感,果然杨菲菲指着一处说:“那不是吴茉吗?”

        大家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倾世门口,吴茉被一个高高瘦瘦带着黑手套的男人搭着肩膀,往倾世里面走。

        陈菲菲有些担心:“那是她网恋对象吗?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杨嘉说:“不太好吧,万一他们在约会呢?我们这样过去吴茉会不高兴的。贝瑶,你觉得呢?”

        贝瑶看着那个男人背影,心中也有些怪怪的感觉,但她其实不爱管别人的私事。她想了想:“等回去我们劝一下吴茉,情况不对可以报警。”

        杨嘉点点头:“好吧,我先去买蛋糕。”

        蛋糕店就开在倾世隔壁。

        ~

        倾世五楼台球桌,裴川打进了一个黑球。

        一个男人拥着吴茉走进来,明明在秋天,那男人穿着西装戴着黑色皮手套。两人说说笑笑,男人附身挨着吴茉,吴茉满脸通红,没一会儿他们单独开了一桌,开始玩台球了。

        金子阳吹了个口哨:“怎么呢川哥,是不是寂寞了,要不我多喊点人来玩啊。”

        裴川抬眸,黑眸沉沉,金子阳不说话了。

        川哥最近心情不好,他们都知道的。所以今天出来也是为了让他散散心。

        裴川没说话,把球杆往肩上一搭,往吴茉那桌去了。

        吴茉抬头,看见扛着球杆面无表情的裴川,有一瞬脑子当机了:“裴、裴川?”

        她也看过那些帖子,他是三中的大佬,据说很有钱。

        少年身高颀长,面容冷峻,裴川扫了她一眼,叫出那个男人的名字:“丁文祥。”

        那男人摘下墨镜,脸色白了:“川、川哥。”

        裴川淡淡道:“你不该在这里骗人。”

        这时候金子阳和郑航也过来了,只有季伟还在沙发认认真真看书,没注意人都走完了。

        丁文祥飞快地看了吴茉一眼,赔笑道:“川哥,我这就走好吧?”

        裴川说:“嗯。”

        丁文祥立马跑了。

        吴茉待在原地,她无措极了。可她不敢开口问裴川发生了什么,然而十六岁的姑娘,心中极为不安。她几乎难以避免地在脑海里想,她的‘精英’男友丁文祥,为什么被裴川一句话就说跑了?裴川为什么要过来,是、是因为自己吗?

        吴茉鼓起勇气问:“你、你为什么让他离开?”

        裴川把球杆往桌上一放,冷冷地问:“不让他走,让他睡你吗?”

        吴茉这辈子哪里听过这么粗俗的话,她结巴道:“你、你……”

        裴川懒得解释:“你也滚吧,眼睛擦亮点。”

        吴茉在金子阳等人好奇的目光中,难堪极了。她脸通红,又不敢看裴川一眼,转身走了。

        金子阳挑眉:“川哥,你认识那两个人啊?”

        裴川倒也没有瞒他:“嗯。”他平静道,“丁文祥,靠装有钱人骗女学生。”

        金子阳张大嘴:“卧槽人渣啊!”

        只有郑航狐疑道:“川哥你怎么认识这种人?”

        裴川沉默许久,半晌道:“因为我更坏啊。”

        金子阳哈哈大笑:“川哥,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裴川却骤然轻嗤了一声,是啊,他比丁文祥这种人更坏,所以贝瑶不喜欢他才是正常的。

        初中那年,是裴川让丁文祥骗尚梦娴。他也许,亲手锻造了一个坏得透顶的人吧。

        裴川知道自己和金子阳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生来金汤匙,性格爽朗糟糕,却没有什么坏心眼。而他是泥泞里爬出来的人,看淡了丑恶,恨透了这个世界。他甚至不在乎吴茉会不会被骗,但他需要一个去找贝瑶的理由。

        沙发边看书的季伟,看一个小时会做一套眼保健操,哪怕他近视已经五百度了,却一直坚持。

        裴川第一眼看这智商低的季伟觉得顺眼。

        能干干净净坚持一些东西,原本就是难能可贵的事情。

        季伟见裴川看自己:“川哥,你看我做什么?”

        “季伟,问你一个问题。”少年懒洋洋问,“为什么每次都考不好,还要那么努力地读书呢?”

        季伟莫名其妙:“我喜欢读书啊?”

        “因为喜欢,失败也没关系吗?”

        季伟推了推眼镜,实诚道:“当然偶尔也会难过,我爸说我比猪还笨,他和我妈打算生个弟弟来继承家产。我家产都快没了,更要努力读书。”

        裴川笑了:“操!”

        季伟肃着脸说:“川哥,别骂人。”

        金子阳和郑航笑疯了。

        因为喜欢,所以会难过,难过完了,还是得更勇敢地喜欢。裴川笑了笑,季伟才是最简单通透的人。

        ~

        周末晚上,贝瑶才洗了头发,电话就响起来了。

        寝室可没有插头供吹风吹头发,她裹着帕子:“喂?”

        那头少年轻声说:“贝瑶。”

        这么多年,她竟也一下子就从陌生的号码听出了他的声音:“裴川。”

        “是我,别挂。”他说,“我在你们学校的香樟林,有事给你说,出来一下好不好?”

        贝瑶咬了咬唇,上次给他一巴掌的事,让少女尴尬极了,半晌她才轻轻道:“嗯。”

        迎着晚风和夕阳,她往学校的香樟林走。老远就看到了裴川。

        他双手插兜里,看着香樟落叶。

        秋天它并不会像银杏那样变黄,一直带着浅浅的草木清香。裴川知道自己去年过得太狂,六中许多人都认识自己,他来得很低调。

        贝瑶走近他,轻轻道:“有什么事吗?”

        少女的声音依然像春风一样和暖。

        她的伤口,不像他的逐年溃烂,而会很快痊愈的。

        裴川淡淡道:“你那个室友,吴茉,她男朋友是尚梦娴前男友。”

        她歪了歪头,很不解。

        裴川简单解释道:“一个骗色骗钱的。”

        贝瑶皱眉,一双清亮的杏儿眼染上怒火:“我们会报警的。”

        裴川只字没提自己,他赞同道:“好。”

        活像个行侠仗义的好少年。

        少女头发未干,在清浅的香樟木气息中,她身上香甜的丁香像是一条丝线,丝丝缕缕攀上他的心脏。

        贝瑶说:“谢谢你裴川,那我回去了。”

        裴川心中不舍,那些感情却又晦涩难言。他表情很平静,问她:“你要去看看周奶奶吗?”

        贝瑶睁大眼睛:“周奶奶?她以前不是搬走了吗?”

        裴川说:“她儿子不孝顺,把乡下和城里的房子都卖了,现在住在养老院。”

        人心凉薄,他说得悲悯。裴川内心却冷笑,瞧啊,亲情。

        那个老人为了小时候怕狗的贝瑶,额外安了铁门,还常常给贝瑶塞小零食。于情于理,贝瑶都会同意去看看。

        贝瑶说:“好的,明天上学了,下周去吧。”

        裴川淡淡道:“好。”

        她可能不记得了,她小学四年级曾经勇敢地拿着棍子打丁文祥,把他从屈辱和泥泞里拉出来。

        她曾经对他那么好啊。

        ~

        吴茉不同意报警。

        她哭了:“别报警好不好,我害怕。”

        在十六岁少女眼中,报警是件很严重的事情。这件事警察一旦调查,会牵扯到学校和家长,吴茉是小康家庭,父母要是知道了她敢网恋,一定会非常生气,要是同学们知道了这件事,又会怎么看待她呢?

        因为骗子的“精英”身份,去攀高枝吗?

        吴茉的恐惧藏在哭声中,陈菲菲被她哭得心慌:“好啦好啦,这是你的事,你说不报警就不报警吧。”

        陈菲菲又看向贝瑶和杨嘉。

        贝瑶摇摇头:“你的事自己决定。”她心想,就是因为女孩们的胆怯,那个人渣才至今活得好好的。

        杨嘉说:“我无所谓啊,不说就不说呗。”

        然而虽然三个室友都答应了,吴茉心里还是恐慌。夜晚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了裴川。

        那个冷淡的少年,眉峰像是一把锐利的剑。他说的话让人难堪,却又是因为他,自己才能全身而退。那个骗子也很怕他,虽然他脾气更坏的样子,可是让人很有安全感。吴茉不知道为什么,脸颊一阵发热。

        ~

        周末贝瑶背上书包去看周奶奶。

        她书包里是所有零花钱买的老年奶粉。

        裴川接过来:“这个月零花钱?”

        贝瑶眼睛亮亮地点头:“嗯。”

        他笑了,那笑容出奇带着一点暖,在他一向冷淡的脸上格格不入。

        贝瑶说:“你笑什么?”

        裴川说:“你小时候就这样,要对谁好,就攒一个月零花钱。”

        贝瑶杏儿眼有些被戳破的恼。

        少年背着包,率先走在前面。

        贝瑶跟着他,他走得很慢,可能习惯了这样的步子。

        贝瑶其实有点尴尬,她一会儿看看树枝上的麻雀,一会儿看看养老院周围的房子,就是不看裴川。

        她这年快十六,比他小一岁多。

        一颗懵懂干净的心没有为谁动过。

        她喜欢光明和温暖。

        所以裴川穿干干净净的白衬衫。

        养老院不是那种资金充裕的养老院,萧条败落,让人一看就难过。

        周奶奶.头发花白,坐在人群中,一双眼睛呆滞——她老年痴呆了,如今谁都不认得。

        裴川问候了两句,只是他眼中的光依然是冷的。他拿起扫把,把周围的痰和泥清扫了一下。

        护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少年眼中淡漠,一点也不觉得这些污秽恶心的模样。

        贝瑶能为周奶奶做的也不多,她陪了她一会儿,把东西留下了。

        裴川拐去养老院唯一一间办公室,留了一张卡。

        院长千恩万谢:“谢谢好心人,谢谢你们。”

        裴川去水池洗了下手,他嘴角嘲讽:“你说他们,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院长惊疑道:“什、什么?”

        裴川没解释,他不是院长口中的好心人。他看着门口等他的姑娘,心里竟是静静地想。

        见过光明的人又坠入黑暗,活着亦或者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

        营养液破两万加更。有二更,但是会晚,大家别等,晚安啦。二更感谢霸王票。

        小天使们元宵节快乐!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