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迷醉

迷醉

        ,(首字母+org点co)!

        篮球赛如火如荼举行了三天,三天以后,获胜的是三中。

        饶是一开始玩闹心思的郑航也没想过是这样的结果,他们这群人虽然在学校名声不好,可是出手却意外地阔绰。

        郑航请三所学校所有比赛的篮球队队员吃饭,地点定在了“倾世”。

        本来听说三中的大佬请吃饭,大家都不想去的,可是地点定在“倾世”,就没法不动心了。倾世这个恢弘的会所,吃喝玩乐都齐了。

        师甜接到邀请的时候一口答应了,她叫上五个队员和啦啦队的五个姑娘,在下周末赴约。

        贝瑶没有去过,她也挺好奇倾世是什么样子。

        贝瑶想过会遇到裴川,但是对她来说,十多年她没有任何对不起裴川的地方,虽然长大了他疏远了自己,也不再喜欢自己,可是她也没有理由刻意避着他。

        师甜看着贝瑶她们,扶了扶额头:“你们都穿校服啊?”

        六中的姑娘们不明就里。

        师甜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怪我没有通知你们,校服就校服吧,也挺青春鲜活的。”

        六中的校服是浅蓝色的,上面有一只蓝色的小海豚。

        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宽大长裤,因为热,所有姑娘都把裤腿半卷了起来。

        一行人到了“倾世”,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师甜那种反应——

        三中和一中的同学早就到了,并且大家都穿得十分体面,男生穿的衬衫T恤,女生穿着夏季时髦的裙子,甚至女生们为了这次请客刻意烫了头发。

        一众人中,卫琬最耀眼。

        她穿着湖蓝色裙子,下摆坠了蕾丝轻纱,一头黑色头发特意做了造型,用一次性卷发棒夹卷,看上去成熟又动人。

        一中的啦啦队女生哪怕没这么精致,可是穿得也挺日常。

        以至于师甜带着六中的啦啦队女生们走进来的时候,金子阳一口饮料喷出来:“哈哈哈哈你们学校小学生出行吗?”

        众人都笑了。

        师甜瞪了他一眼。

        六中的姑娘都有些窘迫,除了贝瑶。

        她看见裴川了,他坐在桌子最里面,手里拿了根烟,隔着人群却没有看她。只是片刻后,他把那支烟摁灭了,没再点。

        金子阳的目光在六中穿校服的姑娘身上逡巡了一圈,最后锁定了贝瑶。

        他愣了愣。

        快十六的贝瑶,穿着小海豚校服,头上扎了一个马尾,她发尾天生微卷,身上带着无暇的纯。

        她们校服是蓝色,卫琬的裙子也是蓝色,可是校服穿在贝瑶身上,竟然觉得比卫琬那条裙子还招人。

        在场男生那天都见过贝瑶,今天再见她,依然觉得惊艳。

        卫琬自己也看见了,她咬牙,气得不行。自己明明特意打扮了,结果还是没有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吸睛。

        贝瑶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跟在学姐师甜的后面,和她们学校的女孩子们站在一起。

        金子阳缓过神,悄悄看了眼川哥,见裴川一直低着眸,金子阳咳了咳:“别客气啊,今天郑少请客,大家尽管吃吃喝喝玩玩,来来随便坐。”

        这是六楼的棋牌厅,里面有秋千座椅,还有各式沙发。

        贝瑶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明眸带了好奇看着周围的环境。然后跟着师甜在沙发上坐下来。

        金子阳看了眼拿来装逼的手表:“才下午五点钟,离吃饭还早,先玩玩游戏呗?”

        他们三中的人做东,其余人自然没有意见。

        因为一三六中的人都来了,林林总总三十余人。人数庞大,金子阳本来提议玩牌,郑航看了眼裴川,出声道:“女生有的不会玩,所以玩些简单的吧,‘拍七’好了。”

        郑航给大家讲解规则:“每个人依次报数,逢七和七的倍数就不再报数,而要鼓掌,没有反应过来的人或者报错了、鼓掌错了的就有惩罚。输了的……”

        金子阳刚要张口说惩罚,郑航警告地看他一眼:“输了的喝一整杯饮料。”

        金子阳失望地“啧”了一声。

        大家纷纷说好。

        三十个人只报数的话,玩起来很快,贝瑶刚好坐在裴川的对面。

        她其实不算聪明,反应也并不特别快,因此有些紧张。

        第一轮输的人是金子阳,他低声咒骂了一句,自己倒了杯啤酒喝了。

        第二轮轮到裴川的时候刚好“28”,前面的27鼓了掌以后,他也随手拍了下。到了贝瑶这里是42,他抬眼。

        贝瑶微微顿了下,鼓了下掌。

        六七四十二,好险。

        贝瑶遥遥冲裴川笑了笑。她虽然成绩好,可是反应能力上天生有些迟缓,小时候赵芝兰就担心她跟不上进度,好在每年都会多出记忆,加上她自己勤恳努力,成绩一直不错。

        那一瞬她犹豫了一下,可是对上裴川的眼睛,贝瑶下意识鼓了鼓掌。

        她后面那个女生没反应过来贝瑶鼓掌,愣住了。输的是这个女生。

        金子阳没觉察有什么不对,下意识摸了根烟递给裴川:“川哥来一根?”

        裴川抿唇。

        对面少女清亮如月色的杏儿眼看过来,落在那根烟上。裴川心里莫名生出几分狼狈。

        然而他明白今夕不同往昔,他抬手接了过来。只是那根烟在手上辗转几次,终究没有点燃。

        贝瑶在心里轻轻叹息。

        游戏有输有赢,到了最后,全场没有输过的只剩贝瑶和裴川。

        师甜称赞道:“贝瑶你反应真快。”

        贝瑶远远看了眼小区里曾经最聪明的男孩子裴川,弯了杏儿眼。

        ~

        晚饭在二楼吃,金子阳他们可不管什么学生不学生,直接叫了各种酒。

        当然他们也不勉强所有人喝,愿意喝的喝就得了。

        贝瑶知道自己养成了一个坏习惯。

        她习惯看裴川。

        小时候开始就一直离他很近,怕他难过身体不舒服、怕他渴了饿了。以至于一桌子都是陌生人的时候,她下意识就看向裴川。

        面无表情的少年喝了一杯又一杯。

        金子阳都诧异了,他小声问郑航:“川哥怎么了?”

        以前明明不喜欢喝酒的啊?

        郑航说:“我哪儿知道。”

        金子阳想不通也就不再想,干脆和裴川一起豪爽地喝。

        卫琬见裴川有喝酒的兴致,并且不像其他男生那样暗自偷看贝瑶,她心中窃喜,她就说裴川这么难追,哪怕那个六中的贝瑶再好看裴川也不会感兴趣。

        卫琬端了酒杯,笑着走过来,先和郑航碰杯:“感谢郑少今天请客哦。”

        然后和金子阳碰了碰杯。

        她脚步最后停在裴川面前:“裴少,来一杯么?”

        裴川扬了扬唇,淡淡道:“好啊。”

        他碰了碰杯子,卫琬眼睛一亮,笑盈盈地小酌了一口,裴川整杯喝了。

        金子阳鼓掌道:“豪气啊川哥!”

        那酒流过喉咙,却凉出七分冷。

        全场都在悄悄偷看的贝瑶就穿着校服坐在他对面,裴川知道她在看自己。看吧,看个够,这就是他如今选择的生活。等到她生厌了,后悔以前对他这个混账那么好了,她就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生活里,躲得远远的,他也就不会有不切实际的念想和渴望。

        裴川一口饭没吃,喝了一整晚的酒。

        吃完饭才下午七点,天色没有彻底暗下来,师甜说:“我们回去吧。”

        贝瑶犹豫地看了眼裴川,他翘腿坐在椅子上,卫琬不知道对着他说了句什么,他微微弯了弯唇。那笑容不羁微痞,看上去陌生极了。

        贝瑶转头跟着师甜走了。

        ~

        饭局散了以后,一三六中的人包括卫琬陆陆续续都走了。

        郑航说:“我去打电话让人来接,川哥今晚肯定开不了车。”

        裴川还在喝,金子阳说:“川哥,别啊,卧槽别喝了。你今晚喝了好多……”

        裴川知道自己醉了,因为包间只剩下金子阳的时候,他低声说:“我想她。”

        “啊?想谁?”

        那些压抑的,被迫遗忘的过往一一浮现出来。

        裴川趴在桌子上,看夏夜的凉风吹动二楼的窗帘,他嗓音沙哑:“我还是喜欢她。”

        “喜欢谁啊?”金子阳一脸懵,嗅到了八卦的气息,偏偏川哥明明喝醉了,那个名字却像是禁.忌一样醉了都不肯说出来。

        郑航推门进来说:“车到了,叫上川哥走吧。”

        裴川闭了闭眼,让自己清醒些:“你们走吧,我今晚住这里。”

        在她离开的时候,他所有力气都没了。

        金子阳说:“哥,求你了,走走走。别喝了。”

        裴川挥开他的手,眉眼在夜里流露出一丝平时不会露出的冷:“我说了,滚开。”

        金子阳也没多想,以为喝醉了的人格外暴躁。他挠挠头:“算了算了,那你自己待一会儿,我给服务员说八点过来安顿你。”

        金子阳和郑航走了,留下了最后一盏灯。

        透过二楼的窗户,裴川看见外面逐次点亮的灯火,他半眯着眼,意识已经模糊了。

        身后脚步声轻轻,在他身边停下来。少女丁香似的香气萦绕在他身边,她在他身边坐下来,微凉的小手轻轻挨了挨他额头。

        他痴痴看着她,忘了躲开。

        “贝瑶。”

        “嗯。”少女轻轻答,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温柔,“裴川呐,你是喝了多少呀?难受吗?”

        他低声应:“难受。”

        她端了一杯解酒茶,递到他唇边,温软的语气像在哄不懂事的孩子:“喏,张口喝。”

        裴川看着她,张嘴喝。

        她抽了一张纸巾,轻轻垫在他唇角,等他喝完了,她才把纸巾拿开。

        贝瑶说:“你长大了裴川,我真高兴,你爱笑了。”

        裴川眼里涌上无限的涩意。

        少女撑着下巴,杏儿眼清亮,里面并没有对他的看轻,她笑着说:“你也有好多好多朋友了,你放心,我只是担心你过来看看,以后不会烦你的。”

        “贝瑶。”他闭眼。

        “嗯?”

        他想问,在你心里,我和方敏君他们,没有任何区别对吗?都是你舍不得的童年玩伴而已。

        然而话到了口中,他又一个字也问不出来,他明知这个答案的。

        贝瑶见他喊了自己一声以后又不再说话,她柔声道:“裴川,小区的孩子都很想你,陈虎上周还问我,有没有遇见你。”

        裴川睁开眼,轻轻嗯了一声。

        他脸上浮夸的笑没了,眼底干干净净,只有一个她的模样。

        “我告诉他。”少女温柔道,“裴川呀,他长高了,变开朗了,打球非常厉害呢。呐你看,大家都在等你回来。”

        所以,包括你么?他的心一瞬被那双透亮的杏儿眼击垮,又不受控制地生出层层叠叠的奢望。

        就像看着天边皎洁明亮的月亮,明明知道它永远不会被摘下被一个人占有,却还是忍不住妄想。

        她纤细白皙的手就在他唇边,刚刚为他擦过醒酒茶的地方。

        裴川像是陷入了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梦魇,他微微偏头,薄唇在她手指上碰了碰。

        贝瑶愣住,纤细的手指被灼热一烫,她下意识抽回手。

        裴川一颗迷醉的心,瞬间酒醒七分。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控制不住做了什么,脸色一刹白了。

        ※※※※※※※※※※※※※※※※※※※※

        今天没有二更。枝枝去治了颈椎和背部,得休息一下。仙女们晚安。

        明天开始,固定更新时间22:00,如果写作话会晚几分钟,往后有事会在文案通知,如果22:30还没更新,小天使们可以看看文案有没有请假。

        另外枝枝查过资料,安了假肢是可以打球和学习拳击的。

        ————

        谢谢以下小仙女的打赏,挨个儿抱抱,还有很多没整理,明天再感谢~

        感谢【狐狸墨墨】姑娘的浅水炸弹,姑娘破费啦!

        感谢【mammon】、【木木】两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shanshanmaya、一人、TARBAI、取故逗比的丑丑丑、嗯?、欢欢、nozomi】七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33666964、魔法少女咔酱、小兔子乖乖、31650657、Uni11、倪啊倪、芯浦、醉疯子ing、阿楚cy.、许愿鬼切w、Bashful、Bashful、低头、萌萌吐槽、静的魔鬼、布零零零、克星、大园儿、左相大人、

        大明寺家的蚊子、大书虫、大书虫、大书虫、怎么还不更新、三千世界鸦杀、false、冬日的雪、芯火、黎明、元千、_懒懒d高贵、羡五柳、aweisa、余木、阿婷??、表面笑嘻嘻、美好只是过去而更好会、奇迹、不二帝姬、可可玛秀、浮生、浮生、浮生、蝶梦、烟灰缸经典款、南黎锦绣潇湘、叫兽@、箬镜、鱼?、深情、深情、24504525、冬来踏雪、思无邪、九四、一人、统统都是柠檬汁、山有木兮木有枝、玉不染、星星呀biubiubiu、妞小贺、訾南、。小岩子~、钰、无暗、小义、dhsbsjsg□□kxhdb、雯崽、

        回眸半夏仅知秋、DISCARD、DISCARD、胖豆豆、胖豆豆、庹大象、欢欢??、阿灯、31366090、雪白奶胖、是不是葱郁、32372618、暗恋作者的阿哲、Jane、小白、32359470、哒啦、欣欣小仙女、RUOUOUO、aweisa、Phoebe、RUOUOUO、棉花藤、zhizhi、zhizhi、蝶梦、你想逃吗、吴世勋的小娇妻、德行、浮生赋、诡莲、争白冰冰惹人爱、30550571、小张不方。、泶落了、梨汐、24292947、BIUBIU、阿派、妮妮】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