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魔鬼初始

魔鬼初始

        ,(首字母+org点co)!

        中考成绩出来得很快,六月二十八号,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赵芝兰一早就知道今天会出中考成绩,打算时间点一到,她就通过手机查询贝瑶成绩。

        贝瑶在玄关处换鞋:“妈妈,用手机查会花钱,五块钱一科呢,我们一共有九科,得要四十五块钱,不划算。过两天老师也会发成绩的,那个不用花钱。”

        赵芝兰看了眼女儿。

        快十五岁的贝瑶穿着一身收腰的白裙子,腰带在身后系了一个蝴蝶结,那裙子是贝瑶小苍表姐的旧衣服,五成新,裙摆处染了一点洗不干净的墨水。小苍微胖,她的衣服贝瑶穿着大了。少女胳膊纤细,却也正因为白生生的小胳膊纤弱,衬出了几分清丽的味道。

        赵芝兰有些心疼,她家二小子贝军现在才一岁多,处处都得花钱,女儿乖巧懂事,从来没有主动要过什么,还帮着家里省钱。

        早先小苍的衣服拿过来的时候,贝瑶为了宽慰他们,还笑着说:“小时候都没有穿过白裙子呢,小苍表姐的衣服真好看。”

        赵芝兰怜惜贝瑶,这个头胎的女儿她倾注了许多心血,以至于看到满屋子捣蛋的小贝军,最气的时候心想扔了二娃算了,扔了还可以给闺女买几件像样点的衣服。

        谁都没有她家姑娘好看,可是人家都比贝瑶穿得好。

        赵芝兰嗔笑道:“我们家还没有穷得四十五块钱都出不起,我查了你成绩心里才踏实。”

        贝瑶理解天下父母心,她轻声应:“嗯,那就查吧,我估过分数,应该能上六中的。”

        对于贝瑶上六中,赵芝兰也是支持的。

        贝瑶上学本来就比同龄人早一些,在赵芝兰心中她就是还没长大的孩子,六中是离家最近的一所学校,照看也方便些,周末回家吃饭也容易。要是得空了,还可以让贝立材骑着摩托车给贝瑶送点好吃的。

        没多久赵芝兰果然查到了贝瑶的成绩。

        她考得很好,依照往年六中的录取率来看,贝瑶肯定能被录取的,一家人都很高兴。

        赵芝兰很激动,她拉扯大的女儿转眼也要念高中了。

        晚上她躺床上和贝立材商量:“瑶瑶高中肯定得住校的,学校离家一个半小时呢,还得上晚自习,我们下了班都没法接她回家,给她买一部手机吧。”

        贝立材没意见,他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算作应了。

        赵芝兰说干就干,她第二天就给贝瑶买了一部漂亮的翻盖手机。

        这年全屏智能手机还没普及,手机从滑盖过渡到了翻盖,再过几年触屏手机才会流行起来。

        新手机是粉色的,拿在手里滑滑的。赵芝兰眉眼带着笑:“营业厅的人都说这个好看,小姑娘喜欢,你试试看喜不喜欢?”

        贝瑶知道父母的心意,笑着说喜欢。

        贝立材嘱咐道:“买了手机也别耽误学业啊,手机是拿来打电话的,别因为买了这个反倒成绩下滑。”

        贝瑶还没应,赵芝兰就瞪了贝立材一眼:“你好意思说瑶瑶,她是我们家自制力最好的,上个星期谁说不看电视来着,前天半夜偷偷爬起来看。”

        “……”那不是有足球赛嘛。

        “总之我相信瑶瑶,不会因为买了手机耽误学习的。”

        贝立材还想说的话就咽了回去。

        其实他最担心的倒不是贝瑶的成绩,而是早恋问题。贝瑶长得过于漂亮了,在这个情窦初开的年纪,难保不会有坏小子惦记他女儿,然而这话作为一个父亲本就不好意思说,赵芝兰又护女儿护得紧,贝立材就更不好说了。

        没过几天录取成绩果然出来了,贝瑶被六中录取了。

        她自己也很高兴,毕竟她是一步步踏踏实实在努力学习。

        七月盛夏,贝瑶打开新手机,她才洗完了澡,头发吹得半干,湿漉漉披在身后。花婷初二就有手机了,她给过贝瑶手机号,贝瑶把她的号码存好,又找出了裴川的手机号。他们家境都比贝家宽裕,买手机的时间也就都比贝瑶早。

        裴川的手机号贝瑶早就知道,是裴叔叔给她的。然而因为那个手机是蒋文娟给裴川买的,裴川鲜少用。贝瑶也不确定能不能打通,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通了裴川的电话。

        夏夜的晚风吹动少女的窗帘,她窗前的花儿已经换成了蔷薇。粉白的花儿在夏风吹动下轻轻摇摆,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等待声音。

        他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少年变声期已经过去了,如今他的嗓音低醇,像是无意识奏响的大提琴音。贝瑶光着脚丫趴在床上,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裴川了,她轻声说:“我是贝瑶。”

        电话那头,裴川随意擦头发的手僵住。

        毛巾还在他黑色的短发上,他听到久违的声音有片刻怔忪。几乎是下意识低低重复道:“贝瑶。”

        “嗯!”她笑着应。

        那头少女嗓音的甜蜜透过手机传过来,他没心思继续擦头发,眉眼染上三分躁意。

        小区绿化还不错,树上无数烦透人的知了不知疲倦地叫。

        他不知道是无奈亦或是别的情绪:“你又怎么了?”

        这么句不耐烦的话,出口竟是没带一点不耐烦的意味。以至于她依然用轻柔的嗓音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考上六中了!这是我的新手机,妈妈给我的奖励。”

        他眼里聚起星星点点的暖一下子被冷意击碎。

        六中啊……

        “裴川,你怎么不说话,你还在听吗?”

        “在。”他淡淡道,“祝贺你。”

        贝瑶丝毫没有觉出异样:“开学我们可以一起去。”

        他张了张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说:“我去睡觉了。”

        裴川挂断电话,把头发潦草地擦了下,又按照既定步骤脱下了假肢,他看着自己令人生恶的残肢,脸上露出几分冷意,然后拉上薄被盖住它们。

        她依然不知道,自己和她不会去同一个学校。

        裴川没睡着,他拿出手机,在网上找出了C市的地图。三中和六中之间,隔着十分钟车程的距离,说近也近,说远也远。

        手机上还不到一截指节的地图长度,现实却是一个生疏残忍的距离。

        他关了手机,闭上眼睛强迫自己酝酿睡意。

        ~

        八月份,夏天最炙热的时候,赵芝兰和赵秀打完麻将回来重重叹了口气。

        贝立材带了贝军一天,被这小子磨得没有办法,见赵芝兰回来了,连忙把儿子往赵芝兰怀里塞。

        贝军去了妈妈怀里倒是不捣蛋了,乖乖巧巧的,贝立材看着更生气。

        赵芝兰倒是没有注意父子俩的情绪,她说:“今天去打牌,没想到知道了另外一件事,赵秀说前两天下班,她去逛商场,看到了裴警官和另一个女的在逛街。两个人挽着手行为很亲近,那个女的大概三十四五,长得也很端正。”

        贝瑶才推开房门,就听到了这样的话,她愣了愣。

        贝瑶的记忆里一早就知道裴浩斌会给裴川找一个后妈,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裴浩斌和蒋文娟离婚的时间线那么晚,而他二婚却这样早。

        客厅里赵芝兰继续说:“做的都是什么孽啊,要是裴川知道了他爸妈才离婚,就各自组建新家庭,那孩子估计得难过死。”

        一向中立说话、爱做和事老的贝立材这次也叹息了一声。

        是啊,这事别说一个少年了,恐怕就连成年人也受不住这屡屡打击。

        “赵秀同我说,裴警官以前只热衷事业,不怎么看顾家庭,这回生死线上走了一遭,反倒意识到家庭的重要性了,这才会……”她猛然住了口,看到房间门口的贝瑶,“瑶瑶,你……”

        转念一想,女儿大了,这样的八卦倒不是听不得。赵芝兰把贝军放下来,对贝瑶说:“瑶瑶有空多开解开解裴川吧,那孩子挺可怜的。”

        一岁多的小贝军什么也不懂,小圆球一样,跌跌撞撞要往最漂亮的姐姐怀里扑:“姐!”

        声音震天洪亮,贝瑶这才回过神,抱了抱他,就回了房间。

        那本写了秘密的小字本放在箱子里落了灰。

        贝瑶吹去灰尘,重新把它翻开。

        她第一次反思,它对于自己,究竟是怎样的意义?没人会懂这样的感觉,她的重生,因为心智被困住,她只能像普通小孩子那样长大,那些每过一年就多出来一些的记忆,就像有人强行加给了她的,时常让贝瑶觉得不真切,而小字本上则是来自未来的自己写给现在自己的一封信。

        快十五年了,她依然看不透它。

        善待父母她明白。

        可霍旭又是谁?

        裴川明明很好,为什么未来的自己称他为“魔鬼”?

        她依照本能下意识对裴川好,却没有能力用一直以来孩童的心智去篡改他的人生。

        代号能被称为“魔鬼”的男人,他究竟是做了什么啊?和现在的家庭破碎有关吗?

        贝瑶告诉自己沉住气。

        她一直活得很真实,没有被多出来的记忆束缚,活成自大的人。她的记忆零散而残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然而贝瑶也没想到,开学的时候,裴川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

        八月末,裴浩斌已经和金晓晴建立起了恋爱关系。

        金晓晴说:“我有一个女儿,比你儿子小一岁,挺听话的。要是以后我们真的在一起,她肯定得跟着我们一起住,你的儿子会介意吗?”

        裴浩斌为难地皱眉。

        然而女人失落的神情让他一震,他说:“我会把你的女儿当成亲生女儿一样来看待的,小川从小孤单,又因为我的职业,害他失去了双.腿,我希望你们能多多包涵他,他那边我会去说的。”他握住女人的手,说道,“放心吧,我以前因为事业不顾家庭,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以后你和孩子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女人被他哄笑了:“我当然相信你。”

        远在家里的裴川也笑了。

        他第一次抽烟,双指夹着一根“中华”香烟。这玩意儿在零几年价格挺贵,呛得他直咳嗽。

        然而听完了他们谈话,他三支烟已经抽完了。

        他学什么都快,包括抽烟。

        他心里没有第一次被抛弃那么难受,他甚至更为平静地远程破坏掉了父亲手机中的程序。手机在裴浩斌口袋中黯淡下来。

        裴川漫不经心按着打火机。

        他说过世上的谎言在他面前无所遁形,为什么他的父母非要一一尝试呢?

        裴浩斌第一次陪女人去咖啡厅,却不是带着他的母亲,而是深情款款对着另一个“一见钟情”的女人。

        裴川觉得好笑,便也真的笑了。

        烟雾缭绕中,他扔了烟头,踩灭了它。

        他想,他以后不需要父亲,不需要母亲,不需要家庭,也不需要爱人,那自然就活得轻松了。从前他渴望家庭,一直让自己像个普通孩子一样活着,不跳级、规矩听老师的话。可他突然发现这些都很可笑,他做给谁看呢?

        他们都会走的,他所珍惜的,一直都在不断失去。握得再紧,任凭他智商超群、手腕通天也留不住。

        十五岁这年养活自己,对于别人来说很难,可是对于裴川来说很简单。

        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为父亲好好养老。然而内心深处日渐滋生的暴戾与绝望告诉他,他不为他送终,那就是最后的仁慈了。

        裴川按亮打火机,火光照出他冷漠的眼。

        还好,还好他是去三中了,不然贝瑶会吓坏吧。她那样爱笑又娇怯的性子,向来最讨厌就是他这种人了。

        这种乖巧的好姑娘,这辈子注定与他无缘。

        九月一号,每逢开学必将下雨再次应验了,贝瑶打着伞,护着书包,给裴川打电话:“你在哪里呀?我到公交站了,没看到你。”

        裴川翘腿坐在远处的出租车里,遥遥看着少女纤细美丽的身影。

        小雨淅淅沥沥,无数路人回头看她。少女精致柔和的美丽,脆弱易折。他扯了扯嘴角,笑道:“我骗你的,你是不是蠢?谁他.妈要和你一起读六中了,爱去自己去。我早走了。”

        ※※※※※※※※※※※※※※※※※※※※

        川:我早走了。

        出租车司机懵逼地停在原地:???

        读者:裴川他爹,你二婚是几个意思?裴川失去的是腿,你失去的是爱情吗。

        (哈哈哈好有道理莫名笑出声)

        读者:上一章叫“沾染她”……离这么远你传染都传染不了啊川哥!

        读者为了他们念一个学校,想出来的主意:结果瑶瑶没考上,滑到第二志愿了

        秀秀们厉害了。

        现在去发第二轮抽奖红包。

        小欧皇们!小非酋们,这章继续发红包,冲鸭!看看谁是幸运儿。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