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沾染她

沾染她

        ,(首字母+org点co)!

        春风夹杂着雪化时的冰冷,裴川关上窗户,看着爸爸的同事们步履匆匆地离开,病房里还带着花的香气,混杂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汇聚成了让人窒闷的气息。

        一个中年男人从外面推门进来,骂骂咧咧:“这鬼天气,都开春了还这么冷。”

        他见到裴川在,也毫不在意,从床头拿了一根香蕉剥了吃:“你爸那些同事好歹也是有钱人吧,怎么送东西这么寒酸,来了给红包没?”

        裴川漆黑的眼瞳静静地看着他,男人终于有些不自在,从座位上坐了起来。

        没一会儿一个女人端着饭盒进来了,裴春丽今年三十五,面容却憔悴得像是四十五的人。她进门连忙道:“小川饿了吧,姑给你做了吃的,还熬了鸡汤,快过来吃饭。”

        裴川走过去,女人把两个饭盒打开,都是给裴川做的吃的。少年沉默片刻,拿起筷子吃饭,他嗓音低哑:“谢谢姑姑。”

        “诶,一家人别说谢,你爸这里我来弄。”

        此刻都下午一点了,裴川吃完饭,又主动把饭盒洗了。

        虽然裴春丽说裴浩斌这里有她照顾,但是裴川吃完就打了热水,过去给他爸擦手擦脸。

        裴浩斌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裴川看着裴浩斌坚毅的脸,轻声道:“爸,你看你为社会治安差点没了命。你保护着的人又会为你做什么呢?”

        裴浩斌当然没法回答他。

        裴川冷冷弯了弯唇:“当个好人真的是……很不值啊。”

        为了这份大义,自己成了残废,母亲改嫁,父亲有变成植物人的风险。裴川已经很久很久不记得一个温暖的家庭是什么感觉了。

        一墙之隔,裴春丽和刘东在上楼。

        刘东不满极了:“你这婆娘,我警告你啊,这种想法不能有,老子工资养自己儿子都困难,你还想把这个小残废接到家里来,多一张嘴吃饭花销多大你知道吗?”

        裴春丽被丈夫吼得不太敢出声,皱紧了眉:“你小声点,别被小川听到了。”

        “听到了又怎么的!总之你想都别想。”

        “我哥现在这种情况……小川还没成年,总得有人帮着照顾孩子吧。”

        “行行行,你伟大,你要照顾你照顾,大不了离婚!他长大了能做什么,你还指望他多了不起?他过不下去了他自己亲妈知道把人接走,要你这个姑妈操心?

        “你怎么这么没良心,我哥以前帮衬了你多少?你现在这份工还是他帮忙介绍的,小川现在一个人,帮他照顾几年孩子怎么了?”

        “怎么了!”刘东吼得很大声,“没钱,养不起废人!再叽叽歪歪就离婚,你养那小子去。”

        裴春丽身体不好,所以一直没去工作,也因此在家里一直矮丈夫一头。以前裴浩斌就是怕妹妹过得不好,还主动给妹夫介绍了个好工作,表面看裴春丽一家人生活水平好很多了,可是这样一来,也让家里唯一能赚钱的刘东更加蛮横,以至于裴春丽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了。

        两个人吵吵嚷嚷惹来无数人注目,裴春丽脸皮到底薄点,她愧疚地不再辩驳。

        ~

        贝瑶回家给赵芝兰说了自己要去探望裴叔叔的想法,赵芝兰叹息道:“裴警官是个好人,他们一家也挺不容易的。”

        说白了,裴浩斌和蒋文娟离婚的事先前一点风声都没露出来,突然就离了,让一众邻居十分意外。

        赵芝兰看了看天色,劝说女儿:“今天没法去了,去人民医院坐大巴得坐两个小时,晚上十点以后就没车了。明天你还得去上学,等你放学以后我们一起去医院看他,我明天上午准备礼物,中午来接你。”

        贝瑶虽然心中担忧,却也明白现在去的确不现实。

        好在她的记忆里虽然对裴叔叔这次的“生死大劫”比较模糊,却知道裴浩斌上辈子一定会醒过来。因为等自己上高中的时候,裴浩斌二婚,和他结婚的那个女人也带来了一个孩子,从此裴川就很少回家了。

        第二天贝瑶去学校,她从外婆家回来得比较晚,大部分学生在昨天已经报了名了,贝瑶得自己单独把学杂费交给老师。

        赵芝兰把她的学费仔仔细细点了两遍,放进贝瑶兜里:“别弄丢了。”

        “知道了妈妈。”

        二月末,校园里艳丽的石榴花尚且只有一大簇绿色枝叶,贝瑶再次走进校园,目光所及的女孩子们大都比自己矮,她终于有种已经升上初三的感觉了。

        贝瑶先去交钱,保险费单独开了一个窗口,这个点还早,收费的老师打了个呵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保险费三十,学杂费去你们老师那里交。”

        贝瑶去交完保险费,先去教室放了书包,教室里只有一个埋头苦读的男生,是他们七班的班长,虽然念书特别用功,但是一到考试总也考不好。

        班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发现贝瑶进来了。

        贝瑶没有打扰他,径自去老师办公室,她一看,门都还没开,这个点老师都没来。教室办公室在二楼,梧桐树抽出嫩芽,俏生生地在清晨舒展。

        贝瑶低头看了眼手表,老师应该快来了,所以她也没有回急着教室。

        果然过了几分钟,一个夹着公文包的男人上了楼。

        “曾老师。”

        曾明一看,一个十四五岁的左右的少女,穿着简单的豆绿色外套,下面一条牛仔裤,晨风吹动她的空气刘海儿,有种说不清的安宁柔美。

        他反应了好半晌,带着讶异道:“贝瑶?”

        贝瑶笑哭不得,每个见了自己的人,都是曾老师这种反应。先是惊艳一把,然后脑子慢好几拍反应,非常艰难地把自己和“贝瑶”这个名字挂钩。

        “曾老师,我来交学费。”

        “等一下,老师开门,进来吧。”

        曾老师教语文,通病就是爱唠嗑:“贝瑶,你上学期考得很不错,老师看了下,保持住这个成绩,想考一、三、六中都比较稳,主要是中考放好心态,不要那么紧张,还有你地理不太好,有些偏科。有空的话多和老师同学们交流。”

        “谢谢曾老师。”

        贝瑶知道自己的情况,她在班上第三名,比第一名裴川整整低了六十分。

        裴川这个名字,在整个初三都很有名,他稳居年级第一,理科满分,总成绩甩了年级第二整整四十分。贝瑶开挂的情况下都只能望洋兴叹。

        等贝瑶走了,曾老师抽出抽屉里的一份证明书,皱了皱眉。

        ~

        七点半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来了。

        花婷困倦地走进教室的时候,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第三桌——那是她和贝瑶的座位。

        以至于花婷也迟钝地跟着看过去:“……!”

        二月初春,万物苏醒,高大的梧桐木叶尖儿凝着朝露。少女坐在第三排,低头在看英语阅读。长睫轻垂,唇珠圆润可爱。细白如瓷的肌肤透着少女的朝气温软。

        花婷第一反应是,这是哪里来的小仙女啊,这也太精致了吧。

        然后脑袋一翁,清醒了。

        这就是她同桌,五官看得出原来的模样,只是彻底褪.去了女娃娃的稚气,彻底变成了少女模样。

        贝瑶撩了撩耳畔的碎发,抬眸看到站在一旁嘴巴半张的花婷。她微微一笑:“花婷,早上好。”

        花婷内心被‘仙女对我笑’刷屏,磕磕巴巴回道:“早、早上好。”

        反应过来花婷坐上座位,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贝瑶:“你真是贝瑶吗?”

        贝瑶一大早被很多这样的目光看着,已经有些习惯了,她笑着问:“不像吗?”

        “像还是像的,只是……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花婷惊叹道,“我小学时的眼光果然没错,你长大比常雪还漂亮啊。”

        花婷本来对自己刚才傻愣愣的反应有些窘迫,然而看到周围各种惊呆、疑惑、懵逼、惊艳的目光以后,花婷反而乐不可支了。

        反应不过来的不止自己一个人,那就没什么好丢脸的了。

        花婷隐隐约约听见后面女孩子的议论声:“贝瑶一下子就瘦了,变得好漂亮啊。”

        “是啊,她本来就白,腿也细,看得我也好想瘦下来。”

        这样的美貌值太具有冲击性,大家下意识去看班上以前的“班花”方敏君。

        方敏君摸出一本书,她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介意。很早以前她看着贝瑶出众的五官就担心有这么一天,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方敏君又觉得,上天给贝瑶这样的女孩子美貌才是最公平的。

        尚梦娴这样的,长得好看却干不出什么人事才让人糟心。

        ~

        裴川踏着清晨的寒意来到学校,还没进教室,就听到了从厕所过来的男生说到了贝瑶的名字。

        “我真觉得她比以前的尚梦娴还漂亮……”

        “我也觉得。”

        男生们一看到裴川,立马停了话题,空气安静了一瞬。裴川目不斜视,继续往教室里走。

        裴川耳力惊人,快到门口还听见他们说——

        “他是贝瑶邻居吧?很熟那种?”

        “别想得那么猥琐啊,尚梦娴之前都放话说不喜欢他,更别说贝瑶。”

        裴川神色淡淡,他站门口抬眸望去。

        彼时朝阳初初挂在天边,许久不见的贝瑶撑着下巴看书,教室里安静得过分了,而她单单只是坐着,就比整个早春的春.色还动人。

        今年春天来得晚,许是七分春.色都悄悄到少女身边献殷勤去了。她似有所觉,抬眸望过来,裴川撞见了一双清凌凌的琉璃眼睛。

        那双杏儿眼见到他就笑了,带着独有的清亮和温柔。

        裴川。

        新的一年好呀。

        他被那样的容色晃了片刻眼,许久以后才垂下眸,裴川唇色苍白了两分。他在自己座位上坐下来的时候,轻轻闭了下眼,心中漫上一种难言的苦涩和悲哀。

        她长大了,比他能想象的、曾经梦到的还要美好得多。

        任何言语来形容她都会觉得苍白无力。

        她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可怜兮兮疼了会想哭的小姑娘,而他却依然是当年的裴川。心肠冷硬,蜷缩在阴暗之地的残废。

        她在阳光烂漫处,而他早就身处一眼望不见底的深渊。

        整个早自习裴川并没有看进去书,可他也没有像别的同学那样,失神地看着贝瑶。

        下课铃声一响,他就合上书下了楼。

        办公室里曾明正在备课。

        “曾老师。”

        “是裴川啊。”

        裴川应了声,平静道:“您假期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接受保送去三中,我家里当时出了事拒绝了,后来我认真想了想,不能辜负学校和您的心意,请问我还能去三中吗?”

        曾明愣了愣,当时他打电话给裴川的时候,这个少年一口拒绝,他还以为他有其他特别想考的学校,毕竟保送不像统招那样有选择的权利,没想到裴川只是因为家里有事没考虑清楚。

        “当然可以,表就在老师这里,还没正式与那边接洽呢,来得及,你想好去三中了吗?”

        “想好了。”

        少年修长消瘦的手接过表格:“谢谢老师。”他顿了顿,说道,“老师,我爸爸因为工作受了伤,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既然保送了,我能不能不来学校了,去照顾他?”

        “老师,我最后拜托您一件事,别给同学们说我要保送的学校是三中。”

        裴川走出办公室,低眸看了看手中的材料。校园里的水仙花绽放,清丽无双。

        他还记得贝瑶一年前向往地说,她中考志愿要填六中,因为六中离家近,氛围也好。

        裴川拿着表格,连教室也没回,就往校门外走了。

        真遗憾,他恐怕没法再继续沾染她了。

        她自己恐怕都不知道如今她有多招人,趁着自己还有仅剩的良知,他还是不拖着她一起下地狱了。

        那样的姑娘,以后不管和谁在一起都会被宠着的。

        ~

        贝瑶发现前排的位子一直是空着的,她困惑地皱眉,她好不容易回来了,还没有和裴川打招呼呢。

        好在下午放学后赵芝兰果然在学校外面等她。

        这时候才五点钟,赵芝兰拎着各种水果,沉甸甸的,贝瑶连忙帮她一起拎。

        “晚饭先不吃了,赶时间,先去看你裴叔叔,不然到时候赶不上车,晚饭回来再下点面吃。”

        贝瑶当然没意见。

        母女俩到医院的时候,裴川在窗边看书。

        是这个病房前病人留下的编程书籍,他拿着随意翻了翻。

        少女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裴川!”

        空气都沾染上了那种清甜的气息,他抬眸看向门边,门被人拧开。贝瑶穿着豆绿色的外套,如春天钻出来的嫩芽,她拎着东西气喘吁吁,“我和妈妈来看裴叔叔。”

        他移开眼睛,落在赵芝兰身上:“赵阿姨好。”然后接过了她们手中的东西,他接贝瑶手上的苹果时,目光在她樱粉的指尖停留了一瞬,然后避开她指尖,没有碰到她,拿走了苹果。

        “诶。”赵芝兰应了一声,然后说道,“不好意思啊小川,赵阿姨昨天回来才知道这事,你不要担心,你爸爸会醒过来的。老天爷呐,都是有眼睛的,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它分得清,裴警官为国为民,一定会平安的。”

        裴川面色平静:“谢谢赵阿姨。”

        “裴川。”贝瑶从衣兜里拿出一个黄色的平安符,轻声说,“这是我和奶奶去虚无山的庙上求来的,据说很灵验的,现在给裴叔叔,希望他早日康复。”

        他不看她眼睛,应了一声,倒不拒绝,当着赵芝兰的面接了过来。

        贝瑶有许多想问的事,比如今天为什么才来上课就走了,但是妈妈在,她也不好问。

        倒是赵芝兰看到裴川有些心软:“裴川啊,阿姨没有别的能为你做的事,你要是回家了,就随时来阿姨家吃饭,以后家里做了好吃的,我也让瑶瑶送来医院。”

        裴川摇了摇头:“谢谢赵阿姨,不用了,我姑姑在给我做饭。”

        赵芝兰毕竟只是邻居,比不得他亲姑,也不好勉强,又说了会儿安慰的话,带着贝瑶走了。

        裴川目送着她们离开。

        袅袅婷婷的少女走了好几步又回头,他的目光移在她书包上的小熊猫上,不看她琉璃一般的双眸。

        等他们走远了,他放在兜里的手拿出来,上面躺着贝瑶给的平安符,它还残留着她身上的温度。

        裴川把它放在裴浩斌床边。

        快好起来吧,爸。

        你可能不知道,你儿子在过怎样一种生活,他又放弃了什么。

        ~

        初三变得忙忙碌碌,贝瑶发现,自从那天以后,裴川再也没来上过学。曾明老师倒是给同学们解释了:“裴川同学成绩优异,被学校保送高中了。”

        班上一片羡慕的哗声。

        花婷也说:“他真厉害啊,这样的保送肯定是一、三、六中的一所吧。有人为了中考精疲力尽焦头烂额,有人轻轻松松就去了,考都不用考,真羡慕。”

        贝瑶在汲墨水:“年级前三的独有待遇,羡慕不来。”

        贝瑶也不知道裴川到底去了哪所高中,在她记忆里,裴川大她一届,同样念的六中,这次估计也是六中吧?

        六月初,夏天到来的时候,裴家终于迎来了好消息——裴浩斌醒了。

        他在床上躺了将近四个月,医生都觉得没希望的时候,他醒过来了。

        裴浩斌醒过来后一周,裴川回家拿换洗的衣服。纵然不想承认,可他一眼还是看到了小区花圃处的贝瑶。

        也不知道最初是谁的创意,在小区前面弄了这么一片花圃,后来居民们为了图个方便,都在里面种葱姜蒜,贝瑶就是被赵芝兰打发下来拔葱回去的。

        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裙子有些大了,衬得裸露的小腿更加纤细白皙。

        脚踝小巧精致,六月的天,C市已经很热了,正午的太阳高悬,她拔了好几颗站起来,见到裴川的时候很高兴。

        “裴川!你回来了,我听说裴叔叔醒了。”

        “嗯。”他垂眸,却又不可避免看到了她凉鞋上沾的泥。

        少女穿着米色的凉鞋,一双小脚玲珑可爱,脚趾像是根根嫩笋,偏偏脚尖儿一点樱粉。可怜可爱,让人甚至想蹲下去给她轻轻擦干净鞋上沾的泥。

        他皱眉,最后不得不看向她的脸。

        她从小到大都有些笨拙的迟钝,看不出少年的些许烦躁和局促,反而开心极了:“我听曾老师说你被保送高中了,恭喜你,你保送的高中是六中吗?”

        曾老师守信,没有告诉同学们他即将要去的学校是三中。

        而他靠近了看着面前这张纯情无暇的小脸,平静地撒了谎:“是。”

        她快乐地道:“再过五天我就中考了,我想和你一个学校,到时候我也填六中,我们又能当校友啦,说不定还可以分到一个班!”

        “嗯。”

        “裴川。”她擦擦额上的汗,丝毫不知道脸上蹭了一点葱上的泥,“我妈妈种的葱,你要一点吗?”

        “不要。”

        “哦,那我考完就来看你和裴叔叔。”

        裴川拿着自己家的钥匙转身走了,直到远离身后少女身上那股浅浅丁香的味道,他紧绷的肌肉才略有和缓。

        从小到大,他不是没有口是心非骗过她,但这是第一次在大事上对她说了谎。

        贝瑶满怀欣喜以为他也在六中,可是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明白他骗了她。他在三中,而她在六中,她以后会在光明的地方开心生活,尚梦娴那样的姿色都可以当校花,他不必想也知道身后的少女会多受欢迎。

        而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可以再无顾忌,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野蛮生长。

        裴川拿着钥匙打开门。

        她发现自己骗她以后,就会再也不想理他了吧。既然注定得不到,一开始就不要去想。

        六月十三号,C市统一中考。

        夏季艳阳高照,这年的考室没有空调,考生们汗流浃背,却全部都专心致志答题。

        十四号一考完,考生们在考室发到了一张表格,他们现在就得在分数没有出来的时候填志愿,每个人根据预估的水平来填写中意的高中。

        贝瑶考得不错,她笔下轻快,认真写上第一志愿——C市六中。

        ※※※※※※※※※※※※※※※※※※※※

        你们超棒!单章评又破千了,所以我咬牙二更吧,现在去写,二更得凌晨了,所以别等。

        二更的时候抽发第二轮红包,留下两分评即可参与。

        如果我说这个文是川哥追瑶瑶你们敢信?

        哈哈哈哈!

        画风约莫是,高中以后川哥,开始狠辣恶毒日天日地搞事情。

        一遇到瑶瑶——

        川(沉默):……

        开始自卑自闭、怀疑人生。

        ————

        感谢小天使们的打赏,哇今天怎么这么多?挨个儿抱抱~

        感谢【五花肉】姑娘的深水鱼雷(X2),谢谢魔鬼霸王票榜一的小姐姐,抱抱你,破费啦!

        感谢【澜巍情527】姑娘的浅水炸弹,谢谢霸王票榜二的小姐姐。

        感谢【ARBAI、澜巍情527】两位姑娘的火箭炮。

        感谢【mammon、ACKY0(X2)、a,、木木(X2)、T苏子秣、澜巍情527】六位姑娘的手榴弹。

        感谢【过把感情瘾、沫、亓千、三勾佩、清若、今天阿米吃土了吗、哎呀妈呀、宫崎、28613340、复又、34495101、小熊鞋(X3)、雪白奶胖、怂怂、桃子、清欢、喵喵、亓千、花卷卷、QzQ(X2)、冬日的雪、林胖胖今天努力了吗、浮生赋、泶落了、湘慈、仙女味的奶糖、棉花藤、zhizhi、书迷之蚯蚓、烟雨*离殇、瑛梦朴、29629353、不争、29430026、平生不羡(X3)、安安麻麻、任性小选手(X3)、单眼皮、31465246、35303251(X2)、酱酱、mamon。】的地雷打赏。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