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体温在线阅读 - 别咬她

别咬她

        ,(首字母+org点co)!

        蒋文娟把裴川带回家,给他洗了把脸,又拿水盅接了水给他漱口。

        裴川一直安安静静的,蒋文娟看着孩子苍白清秀的脸,摸了摸他黑发:“小川为什么咬陈虎?”

        裴川垂下睫毛:“他抢我饼干。”

        蒋文娟皱眉。

        她知道裴川在撒谎,他们家家境在整个小区算是顶殷实的了。那种夹心饼干别人家没有,可是他们家不仅有饼干,还有巧克力。裴川不会为了一块饼干去打架。

        即便孩子不说,她的目光落在裴川腿上,眼里顿时多了泪意。蒋文娟其实也明白为什么,肯定是因为他的腿。

        她温柔地抱抱他,然后笑道:“妈妈去做饭,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小川有想吃的东西吗?”

        裴川摇头,黑眸安静懂事地看着蒋文娟忙碌的身影。

        裴浩斌傍晚才回家,他最近在缉拿一个毒犯,常常忙到深夜。他回来以后,整个家的氛围安静了一秒。

        裴川家有台彩色电视机,放在客厅,在九六年算是件稀罕东西。蒋文娟在和裴川一起看歌唱节目,裴文娟没有转头,倒是裴浩斌率先说:“我回来了。”

        他先看看疲惫的妻子,又摸摸儿子的小脑袋。

        裴川仰头去看爸爸,明澈的眼里没有半点恨意。裴浩斌心里微不可察地一痛。

        蒋文娟怨他连累了裴川,两个人隔三差五就吵架。

        前段时间有一晚两个人都忙,蒋文娟急救手术主刀,裴浩斌也还在工作。他们都以为彼此接了裴川,结果回来才知道两个人都没有去,当天晚上蒋文娟歇斯底里哭了一整晚。

        蒋文娟和裴浩斌虽然是介绍婚姻,可是夫妻俩刚结婚的时候很甜蜜。特别是裴川出生以后,这样的幸福感到达了顶峰,可是裴川后来腿断了,蒋文娟没法不恨裴浩斌。

        她恨丈夫因为工作招来报复害了儿子,,让孩子在四岁的时候被犯罪分子斩下了小腿。

        当时见到浑身是血的裴川,蒋文娟肝胆欲裂,心都要碎了。

        裴浩斌发现厨房没有给他留饭,他顿了顿,自己下了碗面吃完。吃完了又来和裴川说一会儿话,他问什么,小男孩答什么,格外懂事。

        蒋文娟冷眼看着,到了晚上九点,她给裴川擦了脸,让他快睡觉。

        男孩子的手拉住她衣角。

        “妈妈。”他抬头,“我想洗澡。”

        “你没怎么活动,今天不是很热,身上不脏,改天洗吧。”

        裴川抿抿唇:“我想洗澡。”

        他没把和陈虎吵架的原因告诉蒋文娟,蒋文娟拧着眉,到底还是给他烧了水。

        她给裴川脱了衣服,把瘦弱的小男孩放进木盆里。

        裴川黑眸看着自己难看的残肢,没有说话。

        蒋文娟也看见了,这几乎是她心中难以承受的痛,然而她不能让幼小的儿子自己洗,她耐心给他洗完,又把水擦干,然后带他去睡觉。

        蒋文娟睡前依然嘱咐道:“想尿尿不要憋着,要告诉老师和妈妈知道吗?”

        “知道。”他轻声说,“妈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蒋文娟刚笑着说好,外面有人敲门:“蒋医生!蒋医生在吗?”

        裴川看着妈妈急匆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他没能听到故事,把目光平静地转到墙的另一侧,那里以前用粉笔划了刻度。可以量小孩子的身高。以前每长一岁,爸爸妈妈都会带着他喜盈盈地量一次。

        后来被裴浩斌流着泪抹去了,只留了一团模糊的痕迹。

        裴川睁眼看着,许久才闭上眼睛。

        他明白,他永远也不会长得像爸爸那样高了。

        ~

        八月三号,是方敏君小朋友的生日,小赵老师带着整个幼儿园的孩子给她唱生日歌。

        贝瑶坐在人群中拍着小手唱歌,左右看看才发现裴川没来上学,当然,陈虎也没来。她心中很着急,裴川怎么不来幼儿园了啊?

        贝瑶问小赵老师,小赵老师说:“裴川妈妈说他不来幼儿园了,等九月份,直接送他去念学前班。”

        贝瑶傻眼了。

        她浅薄的记忆里,是知道这个学前班的。学前班在育博小学里面,离幼儿园有点远,不在一个方向。

        和上辈子一样,裴川到底没能读完幼儿园。

        小赵老师叹了口气,她可怜裴川,却也明白裴川不适合在这里待下去。

        因为幼儿园所有的小孩子都看见了裴川打架,他黑眸里没有一点色彩,装了对世界的冰冷。他咬陈虎的疯狂,把所有孩子吓坏了。

        小贝瑶难过极了。

        赵芝兰拉着她回家的路上她都在想这件事,下午赵秀来敲门,手里拿了半个巴掌大的蛋糕。

        赵秀颧骨很高,眉很细很细,她一进门把蛋糕往赵芝兰手中一递,然后掐了一把贝瑶的小脸。

        贝瑶眨着大眼睛,糯糯地喊:“秀阿姨。”

        赵秀笑道:“还是瑶瑶脸蛋儿摸着舒服,来给阿姨看看,听说你之前生病了,生病也没变瘦,这小脸圆乎乎,一看就有福气。”

        贝瑶下意识看妈妈。

        赵芝兰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偏偏赵秀还在继续:“唉,不像我家敏敏,不长肉。虽然大家都说她像常雪,长大了好看,可是我瞅着瑶瑶看着可爱些呢。”

        赵芝兰皮笑肉不笑:“说笑了,你家敏敏长得是很好看。”

        得到了对方敏君的夸赞,赵秀满意地走了。

        常雪是这年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个港星,拍了许多电影。贝瑶小学时候还很喜欢这个好看女星的喜剧电影。九六年常雪被称为“玉女”,而眉眼和常雪七分像的方敏君,就被称为“小玉女”。

        贝瑶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是记忆停在三年级,她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她沮丧地想,自己好多肉肉,方敏君小朋友确实轻巧又好看。

        赵芝兰更冒火,她自己微胖,就怕被人说,偏生赵秀每次都使软刀子。生个女儿像常雪怎么了!又不是真的常雪,小孩子嘛,还是她的瑶瑶看着可爱呆萌。

        贝瑶踮脚去拿桌子上的蛋糕,赵芝兰说:“才吃了饭,蛋糕吃了不消化,会肚子痛。”

        那蛋糕是硬奶油蛋糕,也叫做麦淇淋蛋糕。赵芝兰是舍不得买的,他们家老的老小的小,一家子人要养。贝瑶过生日多半是买包水果糖,再煮一碗糖水鸡蛋。

        贝瑶虽然有些馋,但她摇摇头,眼睛笑成两个弯弯的月牙儿:“分开两个,妈妈吃一个,一个给裴川。”

        她小手比划做了一个切开的动作,赵芝兰足足愣了许久。最后肯定地点点头:“对,给那孩子拿点去。”

        赵芝兰切开,看着眼巴巴观望,还没桌子高的女儿,心软又好笑:“妈妈不爱吃,给你留着。走,我们先给裴川拿过去。”

        绕过小区的绿荫,还有几户会在小区前圈出的绿蒲里种几颗蔬菜。

        裴川家就在对面,母女俩从另一侧上楼,敲响了四楼的门。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下一刻那边出现了裴浩斌的坚毅的脸。男人做刑警,身上一身正气。他仔细认了认,发现母女俩很眼熟,似乎是一个小区的,忘记了人家名字有些尴尬。

        赵芝兰善解人意地笑笑:“我姓赵,裴警官好。我女儿瑶瑶和小川是同学,过来给他送蛋糕。”

        裴浩斌低头,看见一个扎了两个花苞头的小姑娘,小姑娘大眼睛水汪汪的,皮肤很白。睫毛又长又翘,像是个软乎乎的年娃娃。

        年娃娃有些怕生,在赵芝兰的指示下奶声奶气喊叔叔。

        饶是裴浩斌,也被萌得心软了软。他和善地笑道:“小川在房间,瑶瑶过去看看他吧。小赵,不嫌弃就进来坐坐,我给你倒水。”

        “不用不用,就送个蛋糕的事,裴警官你忙你的,瑶瑶去看看小川,送完就出来。”

        贝瑶得了指令,小心翼翼端着蛋糕跟着裴浩斌往裴川房间走。

        裴浩斌推开门,书桌前坐了一个端端正正写字的小男孩。

        他在为进入学前班做准备。

        “小川,小朋友来了。”

        贝瑶紧张地看着裴川。他的房间比她的大,设计很简单,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不像妈妈笑话她房间是个小猫窝。

        裴川转头,漆黑的眼睛透过爸爸高大的身影,看见了稚嫩的女娃娃。

        她端着成年人半个巴掌大的蛋糕,见他看过来,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笑,有几分怯意地朝着他走近。

        她双手捧得高高的:“裴川,给你吃。”

        他沉默着看她。

        这是个不怕挫折的女孩子。

        她第一次给他纸飞机,他撕了,还打过她的手。

        第二次是夏天最灿烂那朵荷花,他扔在了桌子上。

        这一次是个蛋糕,奶油上的花都不完整的那种。

        她忐忑地看着他,目光清亮又软。

        他记得她还好小,比他小一岁多,估计还会读一年幼儿园。而他下个月就要去学前班了,可能很久很久都看不到她了。

        他伸出手,接过了她珍惜捧过来的蛋糕。

        小女娃杏儿眼亮得像揉碎了水晶,她用眼睛告诉他,这个长得糟糕的蛋糕很好吃,至少是她心爱之物。

        裴川依然一句话没和她说。

        哪怕是一句谢谢。

        然而贝瑶开心极了,她小圆脸粉嘟嘟的,就要跟着裴叔叔往外走。

        身后衣领子被拉住。

        一股力道把她往后拉了拉。

        她懵懂回头,看见了小男孩居高临下的黑眸。

        贝瑶记得裴川那天也是这么打陈虎的,把陈虎拖过去,然后……她下意识想捂住胳膊。别咬她,裴川不喜欢的话,她再也不来了,她怕痛。

        她刚要喊裴叔叔。

        沉默的男孩子往她小兜兜里放了一把巧克力,然后松开她衣领子,示意她可以走了。

        贝瑶摸摸口袋里扎手的糖果,又抬头看他。

        他依然没和她说过一个字,转头握了笔端正坐着写字。

        男孩子一个又一个铅笔字,方正而有力。

        ※※※※※※※※※※※※※※※※※※※※

        小剧场——

        赵秀:你家瑶瑶可爱。

        赵芝兰(咬牙切齿):不,还是你家敏敏长得好看。

        赵秀得意地笑。

        若干年后。

        赵秀内心:……说好了我家敏敏好看的呢!

        ————

        感谢小仙女们的地雷打赏,挨个儿抱抱~

        【莫言流觞、莫言流觞、A~请叫我Sammi、哎呀妈呀、桃子、嘚嘚】

        喜欢魔鬼的体温请大家收藏:()魔鬼的体温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