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在线阅读 - 第一卷 第1907章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第一卷 第1907章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意没有打欢颜电话,但思来想去还是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我遇到了学校的老师,老师带我去看摄影作品了,你买好吃的联系我哦。

        消息发送出去后,意跟上了兆元的步伐。

        兆元的办公室距离摄影展有些距离,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拐弯走过一排教室,这才到了他的办公室。

        正值周末,这栋楼非常安静。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意就被墙上的几幅摄影作品吸引了,可定睛一看这摄影作品,她的脊背却是僵直了,准确来说,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这是……”意看着几幅摄影作品里的女人,而后很是惊恐的转头望着兆元,“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意可以肯定,这墙上的六幅摄影作品,全部都是她的母亲康晔春!

        兆元合上了办公室的门,落锁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你觉得我拍得怎么样?是不是把她拍得很美?”

        不知怎的,意听到兆元的这一句话,却是止不住浑身发抖,她有些害怕的朝着窗外望去,但现在是周末,这里距离摄影展又有着距离,根本没有人会到这里来!

        意咬紧下唇,步步后退着。

        兆元的办公室很大,可见学校对他的重视程度,但这再大的办公室,只要锁了门,再加上男女力量悬殊,她根本无处可逃……

        意摸着口袋内的手机。

        兆元见她这一举动,笑着说“别白费力气了,这里有信号屏蔽器,你电话都打不出去。”

        “你,你到底是谁?你认识我妈妈?你和我妈妈是什么关系?”

        意看着这六幅摄影作品,她可以肯定,这些不是偷拍,也不是被逼迫着拍摄的!

        特别是那张柳絮飞扬着照片!照片内的母亲笑得十分绚烂,而且意大致可以肯定,这是她母亲年轻时候就拍下的照片!

        “我和你妈妈什么关系?”兆元笑了几声,“小南啊小南,你怎么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呢?”

        爸爸?

        意步步后退,身子却是颤抖着,她对父亲的记忆不深,但也看过父亲的照片,根本不是面前这个男人。

        意摇着头,“你不是我爸爸,你不是!我爸爸长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吗?你到底是谁?”

        “我才是你的亲爸爸。”兆元这话说得十分肯定。

        “什么?你在说什么?”意懵了。

        “准确来说,我是你的亲生父亲,而你记忆里的父亲是我的哥哥,说穿了,他就是个接盘侠,到死都不知道女儿不是他的种!”

        “……”

        意怎么样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妈妈已经死了!她死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别告诉我,这一幅幅的摄影作品,都是你爱她的证明……”

        “爱她?”兆元冷笑了一声,“这种婊子,我怎么可能会爱她?我都没想在她肚子里留下我的种,但既然留下了,还生了你这样一个聪明漂亮攀上权家的女儿,那我这个父亲当然要物尽其用了。”

        (本章完)

        意没有打欢颜电话,但思来想去还是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我遇到了学校的老师,老师带我去看摄影作品了,你买好吃的联系我哦。

        消息发送出去后,意跟上了兆元的步伐。

        兆元的办公室距离摄影展有些距离,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拐弯走过一排教室,这才到了他的办公室。

        正值周末,这栋楼非常安静。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意就被墙上的几幅摄影作品吸引了,可定睛一看这摄影作品,她的脊背却是僵直了,准确来说,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这是……”意看着几幅摄影作品里的女人,而后很是惊恐的转头望着兆元,“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意可以肯定,这墙上的六幅摄影作品,全部都是她的母亲康晔春!

        兆元合上了办公室的门,落锁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你觉得我拍得怎么样?是不是把她拍得很美?”

        不知怎的,意听到兆元的这一句话,却是止不住浑身发抖,她有些害怕的朝着窗外望去,但现在是周末,这里距离摄影展又有着距离,根本没有人会到这里来!

        意咬紧下唇,步步后退着。

        兆元的办公室很大,可见学校对他的重视程度,但这再大的办公室,只要锁了门,再加上男女力量悬殊,她根本无处可逃……

        意摸着口袋内的手机。

        兆元见她这一举动,笑着说“别白费力气了,这里有信号屏蔽器,你电话都打不出去。”

        “你,你到底是谁?你认识我妈妈?你和我妈妈是什么关系?”

        意看着这六幅摄影作品,她可以肯定,这些不是偷拍,也不是被逼迫着拍摄的!

        特别是那张柳絮飞扬着照片!照片内的母亲笑得十分绚烂,而且意大致可以肯定,这是她母亲年轻时候就拍下的照片!

        “我和你妈妈什么关系?”兆元笑了几声,“小南啊小南,你怎么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呢?”

        爸爸?

        意步步后退,身子却是颤抖着,她对父亲的记忆不深,但也看过父亲的照片,根本不是面前这个男人。

        意摇着头,“你不是我爸爸,你不是!我爸爸长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吗?你到底是谁?”

        “我才是你的亲爸爸。”兆元这话说得十分肯定。

        “什么?你在说什么?”意懵了。

        “准确来说,我是你的亲生父亲,而你记忆里的父亲是我的哥哥,说穿了,他就是个接盘侠,到死都不知道女儿不是他的种!”

        “……”

        意怎么样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妈妈已经死了!她死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别告诉我,这一幅幅的摄影作品,都是你爱她的证明……”

        “爱她?”兆元冷笑了一声,“这种婊子,我怎么可能会爱她?我都没想在她肚子里留下我的种,但既然留下了,还生了你这样一个聪明漂亮攀上权家的女儿,那我这个父亲当然要物尽其用了。”

        (本章完)

        意没有打欢颜电话,但思来想去还是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我遇到了学校的老师,老师带我去看摄影作品了,你买好吃的联系我哦。

        消息发送出去后,意跟上了兆元的步伐。

        兆元的办公室距离摄影展有些距离,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再拐弯走过一排教室,这才到了他的办公室。

        正值周末,这栋楼非常安静。

        办公室的门一打开,意就被墙上的几幅摄影作品吸引了,可定睛一看这摄影作品,她的脊背却是僵直了,准确来说,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这是……”意看着几幅摄影作品里的女人,而后很是惊恐的转头望着兆元,“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意可以肯定,这墙上的六幅摄影作品,全部都是她的母亲康晔春!

        兆元合上了办公室的门,落锁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你觉得我拍得怎么样?是不是把她拍得很美?”

        不知怎的,意听到兆元的这一句话,却是止不住浑身发抖,她有些害怕的朝着窗外望去,但现在是周末,这里距离摄影展又有着距离,根本没有人会到这里来!

        意咬紧下唇,步步后退着。

        兆元的办公室很大,可见学校对他的重视程度,但这再大的办公室,只要锁了门,再加上男女力量悬殊,她根本无处可逃……

        意摸着口袋内的手机。

        兆元见她这一举动,笑着说“别白费力气了,这里有信号屏蔽器,你电话都打不出去。”

        “你,你到底是谁?你认识我妈妈?你和我妈妈是什么关系?”

        意看着这六幅摄影作品,她可以肯定,这些不是偷拍,也不是被逼迫着拍摄的!

        特别是那张柳絮飞扬着照片!照片内的母亲笑得十分绚烂,而且意大致可以肯定,这是她母亲年轻时候就拍下的照片!

        “我和你妈妈什么关系?”兆元笑了几声,“小南啊小南,你怎么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呢?”

        爸爸?

        意步步后退,身子却是颤抖着,她对父亲的记忆不深,但也看过父亲的照片,根本不是面前这个男人。

        意摇着头,“你不是我爸爸,你不是!我爸爸长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吗?你到底是谁?”

        “我才是你的亲爸爸。”兆元这话说得十分肯定。

        “什么?你在说什么?”意懵了。

        “准确来说,我是你的亲生父亲,而你记忆里的父亲是我的哥哥,说穿了,他就是个接盘侠,到死都不知道女儿不是他的种!”

        “……”

        意怎么样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妈妈已经死了!她死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别告诉我,这一幅幅的摄影作品,都是你爱她的证明……”

        “爱她?”兆元冷笑了一声,“这种婊子,我怎么可能会爱她?我都没想在她肚子里留下我的种,但既然留下了,还生了你这样一个聪明漂亮攀上权家的女儿,那我这个父亲当然要物尽其用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