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服从命令!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服从命令!

        十五丈、十丈、八丈、七丈、六丈!

        骑兵冲锋队以极速迅速前行,眼看距离前方那一片木桩越来越近,但李泽轩跟在后面始终都没有下达停止冲锋的号令,一旁观战的戊字营其他士兵,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明白李泽轩为何还不下令,是忘了下令,还是有意而为之?

        而正跟着孙致平向前冲锋的骑兵队,心中更是慌乱,这么短的距离、如此快的马速,如果再不停下,一会儿就这么撞上木桩的话,很可能会人、马俱伤,此时在距离木桩只有五丈距离的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吁~!”

        第一排有四五名将士轻轻扯了扯缰绳,想控制胯下战马减速,只是他们这一减速,后面的人可没有防备,毕竟每个人都有反应时间,待后面的将士发现前面的人减速后,他再控制战马减速就已然有些来不及了!

        “嘭~!”

        “哎呦!”

        后军撞前军,第一排最开始减速的那四五名将士,他们所在的队列一时间阵型大乱,甚至还有影响到身边其他队列的趋势,短短数息时间,便有二三十名将士被撞得人仰马翻!

        孙致平当然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但他此时没工夫管这些,因为他这会儿距离前方的木桩仅有三丈之遥,这个时候,就算是李泽轩下令停止冲锋,也已经来不及了!他所能做的,只有控制好姿势,等一会儿战马撞上木桩时尽量避免自己受伤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

        四五丈的距离,对于孙致平等人此时的马速来说,不过是转瞬即至!

        “嘭嘭嘭~!”

        “咴儿~~咴儿~!”

        “哎呦~!”

        在孙致平的“带头冲锋”下,六十余名戊字营将士一往无前地撞上了前方那排木桩,一时之间,人马齐飞,惨叫连连!

        这惨叫声既有战马的,也有士兵的!

        不过好在战马穿有钒钢马铠,士兵们穿有钒钢板甲,这一撞虽然撞得是结结实实,但士兵和战马基本上都是轻伤而已!

        “真撞上了!李参军为何没有下令停止冲锋?”

        “莫非是李参军刚才走神了?”

        “那怎么可能?”

        “这下惨了!马速这么快,就这样撞上去,肯定有不少人受伤啊!”

        见第一支冲锋队直接装在了木桩上被撞了个人仰马翻,在一旁观战的其他将士顿时就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

        李泽轩这时打马上前,来到木桩附近,看着下面人仰马翻的士兵,他面色冷峻,目光如电,片刻后,他沉声喝道:“孙校尉,带着他们重新整队、清点伤者!”

        “末将遵命!”

        孙致平这时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方才撞上木桩时,他已经提前调整好了姿势,避免落地时摔到了要害。

        “一队将士听令,牵上各自战马,立即列队!”

        孙致平将倒地的战马扶了起来,然后对众将士大声命令道。

        “喏!”

        摔倒在地的士兵们立马起身,抱拳应诺。

        很快,士兵们再次重新集合,与之前的雄赳赳、气昂昂不同,这个时候的他们像是刚打完一场败仗一般,人马俱伤、垂头丧气。

        “禀参军,一队将士已列队完毕!”

        孙致平上前对李泽轩抱拳道。

        “嗯!”

        李泽轩点了点头,打马走到队列正前方,他看了一圈众人,然后道:“刚刚这次冲锋,步调大致整齐、节奏也能勉强跟上,这是你们表现好的地方,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在距离木桩十几丈处,有些人在未得军令的情况下,擅自放慢马速,导致身后的将士阵型大乱,第一排,左手起,第三、第七、第九、第十二、第十五、第二十一,你们五个,出列~!”

        “唰~!”

        将士们虽未明显地扭头,但他们眼睛的余光,纷纷齐刷刷地投向李泽轩所说的那几个位置。另一方面,众人心中也忍不住震惊,震惊于李泽轩过目不忘、洞察秋毫的能力!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被李泽轩点到名的第一排六名将士站了出来,整整齐齐地排成一排,面向李泽轩抱拳道:“参军!”

        李泽轩目光如电,他声音冰冷道:“方才是谁允许你们放慢马速的?”

        他没有刻意地大声吼出来,但是他那冷意盎然的声音,却铿锵有力地炸响在所有戊字营将士的耳边,在场诸人无不心头一跳,因为从这声音中,他们听得出来,李泽轩是动怒了!而这是李泽轩在玄甲军中第一次发火!

        被李泽轩喝问到的六人,先是一阵面面相觑,但就是没有人愿意出来做这个“出头鸟”,顿了片刻,其中一人才上前抱拳道:

        “参军恕罪,是末将看到离木桩不远了,再不放慢马速就要撞上去了,到时候末将和战马都会受伤,所以………”

        “哼~!住口!”

        李泽轩冷哼一声,打断道:“所以你就在未得军令的情况下擅自放慢马速,导致后面的人来不及减速直接与你撞上?如果今天摆在你们前面的不是木桩,是数十万敌军摆好的长枪铁桶阵,那你们快冲到近前、发现敌军阵型还没有乱时,是不是也要放慢马速而退却?”

        “末将不敢!”

        闻听此言,那六名将士纷纷低下头,躬身抱拳,并齐声道。

        “哼!好一个不敢!”

        李泽轩冷笑道:“面对木桩你们都能未撞先怯,若是面对战力强大的敌人,你们又如何能够勇敢冲锋?尔等虽为玄甲军军士,但尔等方才之所为,让本将觉得你们不配为玄甲军!”

        这话就说的比较重了,那六名将士闻言,头垂的更加低了!

        “你们是不是不服气?是不是觉得本参军应该早下停止冲锋的命令?”

        沉默片刻,李泽轩接着道:“在此之前,本参军不管你们来自何处,不管你们曾经立过多少战功,更不管你们在其他军中是如何操练的,但既入玄甲军,既入戊字营,在这里,你们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服从命令!无条件地服从命令!

        本参军既然下达了冲锋指令,就算今日摆在你们面前的是荆棘藤条、刀山火海亦或是万丈深渊,在没有得到停止冲锋的命令前,你们都必须义无反顾、一往无前!畏怯不前者,当依照畏战之罪,军法处置!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后面这一段话,不仅是跟出列的刘明将士说的,更是对戊字营其余将士们说的。

        “末将听明白了!”

        刘明将士抱拳道。

        “明白!”

        话音落罢,其余将士也齐声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对那六人道:“念你们是触犯,下午训练完后,你们自去领三十军棍吧!以后谁若敢在未得军令的情况下擅自行动,直接按照军法处置!累教不改者,直接逐出军营!”

        “多谢参军!”

        三十军棍,听起来不多,但全部打下来之后,身体定会受不轻的伤,这也算是李泽轩给他们的一次教训,好让他们长长记性!

        说罢,李泽轩又看向孙致平,沉声吩咐道:“孙校尉,按照我刚刚的标准,百人为一队,挑出不合格者,后面做单独集中训练,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令行禁止,整齐划一!至于畏怯不前者,直接按照军规里面的“畏战之罪”惩处!”

        “末将遵令!”

        孙致平立马上前抱拳道。

        “行了!这重骑兵冲阵之道你已经清楚了,接下来的训练就交给你了,今天务必将他们给操练的有模有样!”

        李泽轩拍了拍孙致平的肩膀,说道。

        他是参军,只是负责定制操练计划,具体带兵实施的人,还得依靠各营的校尉,没必要去事必躬亲!

        “末将遵令~!”

        孙致平抱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