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跃马大明在线阅读 - 第1010章 济尔哈朗的后手招

第1010章 济尔哈朗的后手招

        “这里,这里才是真的,灭了他们!”

        “砰砰砰……”

        “嘭!”

        小穆顺等人想的不错,行动也几乎天衣无缝,却是小瞧了模范军的火力覆盖强度,更小瞧了模范军应对这种局面的经验。

        饶是他们的动作很快,可一颗手.榴.弹过来,所有的一切,登时便是歇菜了。

        这么密集的保护,十几个人直接被手.榴.弹炸的人仰马翻,嗷嗷的惨叫。

        也幸得是阿济格和小穆顺在人群中稍稍靠后的位置,马上被身后的奴才扑倒在地,否则,他们也得歇菜。

        “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眨眼,几十号模范军儿郎已经围上来,天上的鸟铳也是不断朝着他们招呼。

        “别开枪,别开枪,阿济格在这,大清国的武英郡王阿济格在这……”

        小穆顺登时便是扯着嗓子大呼。

        同时,身边的几个奴才,直接将要爬起来的阿济格死死摁住。

        “狗奴才,小穆顺你这狗奴才,你想干什么?!”

        阿济格的汗毛都要根根炸裂,怎想到,他精挑细选的保命奴才,在此时竟然要背叛他……

        看向小穆顺的目光几乎要把小穆顺生吞活剥了。

        “别杀我,别杀我,阿济格真的在这,我叫小穆顺,是正白旗的甲喇章京,我妹妹是东莪格格的贴身侍女……”

        小穆顺却根本不理会阿济格,忙是丢掉武器,举着手拼命大呼。

        “什么?”

        阿济格这时终于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小穆顺,“你,你这狗奴才,是不是,是不是早就想拿本王的首级换功绩了?”

        这时,模范军已经围上来,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竟自对准了他们,为首一个把总正冷厉的审视着他们:“谁,谁是阿济格?”

        小穆顺一看到是个把总军官,不由大喜,忙道:“爷,爷,这便是阿济格,奴才愿用奴才的首级保证!奴才的妹妹是海城侯爷的侍妾啊,咱们可是一家人……”

        “啊——”

        看着小穆顺狗一般跪.舔模范军区区一个把总,阿济格不由仰天长啸。

        怎能想到,他阿济格英雄一世,到最后,竟然在这阴沟里翻了船……

        ……

        不多时,阿济格便是被带到了徐长青面前,山林间虽是还有些许正白旗的余孽,此时却是已经不重要。

        徐长青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阿济格。

        上次在大沽口的时候,两人并没有照面。

        只看阿济格的气势、长相,徐长青便是能确定他的身份了,这种久为上位者的气势,爱新觉罗的霸道,遮都遮不住。

        不由笑道:“武英郡王,久仰大名多时啊。想不到,到此时咱们才有见面的机会。”

        阿济格梗着脖子,一双鹰眼怨毒的瞪着徐长青:“徐长青,你也算是个人物,何苦羞辱与我?给我个痛快吧!”

        徐长青一笑:“武英郡王,此言差矣。你我怎么说也是有些姻亲关系。我现在成全你,到时又如何跟东莪交代?”

        “你……”

        明知道徐长青在戏耍他,阿济格却是毫无反抗的机会,整个人的气势也消弭大半,恶狠狠道:“徐长青,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要真念及东莪的面子,我劝你,最好不要那么做!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徐长青本来还想跟阿济格好好聊聊,看他这般模样,不由没了兴趣,道:“既然武英郡王是明白人,那事情便这样吧。我不会羞辱你,更不会杀你!但是,你若敢自杀,你该知道后果!”

        “……”

        阿济格牙根子都要咬碎,却是只能重重点头。

        否则,如果徐长青用他的尸身做文章,那才是大清国、爱新觉罗最大的耻辱。……

        搞定了阿济格,亲自褒奖了小穆顺,又捋了遍战局,确定没有任何纰漏了,徐长青这才有时间过来看春妮。

        春妮服了解药,脸色已经好了许多,却还是很虚弱,而且微微有点发烧。

        这让徐长青止不住的心疼。

        轻轻的摩挲着她略有苍白的俏脸,喃喃道:“你个傻丫头,怎么就这么傻呢。这倒好,老子欠你一条命了。”

        春妮体质不错,听到徐长青的声音,竟醒过来,强自挤出一丝笑意道:“徐哥哥,你再说几遍,我好喜欢听呢……”

        “我……”

        徐长青登时无言,谁曾想,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妞儿还惦记着这个……

        不过,这让徐长青心里止不住便泛起了层层暖流,用力握住了她的玉手,低低的对她耳语起来。

        好一会儿,把春妮重新哄睡着,安顿好,徐长青这才起身来,看向北方。

        此役,大局已定!

        或许依然算不上是最完美,但是已经是成功的撬动了大清国的核心!

        清军此时已经没有什么粮草,再战之力非常单薄,怕是连高邮湖那边的汉人奴隶们都带不走了。

        可惜,大明的骑兵同样太单薄了,否则,直接把多尔衮留在这片土地上也未必不可能。

        不过,大势已经到了此时,他徐长青已经算是真正的起来了,一人威慑天下群雄,进军京师的日子,已经为时不远。

        ……

        拂晓的时候,又有一部热气球儿郎过来汇合,王喜他们带过来的骑兵也到了山脚下,带过来诸多炭火和弹药,这让的模范军的局面彻底稳固下来。

        这便是多尔衮和大清国的尴尬。

        哪怕他们有人听到了这边的激战声音,却是因为他们放的水,想过支援都是不能。

        随着天色大亮,诸多热气球出去巡视,也带回来越来越多的消息。

        洪水此时已经平复的差不多了,各地虽是还处在危险状态,但只要不是高邮湖那边再突兀放水,形势已经处在控制之内。

        现在,就等高邮湖那边的消息了。

        辰时中刻,徐长青的中军便陆续与王朴、王廷臣、刘肇基、张虎各部恢复了联系。

        他们本就逃离战场不太远,又有热气球联络,不要太简单。

        而阿济格被生俘的消息,徐长青也开始令人散播出去,模范军的掌控力愈发稳固。

        ……

        与之相比,清军主力此时却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他们此时大都已经汇聚到高邮湖一线,却是抢光了那些汉人奴隶的粮食,还是杯水车薪。

        汉人奴隶对他们而言,根本就不算是人,连牛马这种牲畜都不如。

        这也导致,他们此时的早饭,全是混杂着沙子的烂稀粥,让的吃惯了各种肥美.肉食的他们根本就无法下咽……

        多尔衮此时连王帐都丢了,不得已,只能用个汉人奴隶的破帐篷先过活。

        因为帐篷太小,一众满蒙王族都坐不下,许多人地位稍低的人,只能在帐外等着。

        但此时在帐外还好些,起码还能吹吹风。

        帐内简直犹如棺材。

        多尔衮、多铎、济尔哈朗……包括索尼,范文程,洪承畴,宁完我众人,所有人都是阴着脸,一言不发。

        还能说什么呢?

        好好的局面,顷刻间却是到了如此,大清国别说脸面了,脸皮都让模范军扒干净了……

        “呼。”

        多尔衮长舒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又提起一口气,刚要说些什么,忽然有奴才急急奔来。

        “报——”

        “南线急报,武英郡王阿济格被,被模范军生俘了……”

        奴才扯着嗓子,带着哭腔嗷嗷大呼。

        “什么?”

        本就阴冷压抑的帐内不由又被来了一记重锤,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能感觉到那种可怕的绝望。

        武英郡王阿济格都被俘了,这仗还怎么打?

        多尔衮、多铎、济尔哈朗几个大主子相视一眼,也皆是能看到彼此眼睛中的惊悚。

        阿济格怎么会被俘?

        他怎么可能会被俘呢?

        更让多尔衮爆炸的是,这狗奴才是猪吗,这等消息竟然直接暴露在大庭广众……

        可此时,事情已经发生,再追究责任还有什么用?

        这让多尔衮想挽回都是不能了。

        半晌,多尔衮疲惫的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先退下,只留下多铎和济尔哈朗。

        “阿哥……”

        多铎一瞬间也恍如老了十岁,眼窝凹陷,人已经憔悴的不成模样。

        徐长青这几乎是生生把天命从大清国的身子里给抽出来,他们还能怎么办呢……

        济尔哈朗也是满脸憔悴,但此时已经到了大清国生死存亡的时候了,他也不敢再藏着掖着,喘了几口气道:“摄政王,豫亲王,事已至此,这场仗不能再打下去了。咱们必须要先稳住,把阵脚先稳住再说!”

        多尔衮和多铎这才回神来,都是点头。

        多尔衮嘶哑着嗓子道:“六哥,这时候了,咱们大家就别藏着掖着了,有话你直说便是,我都能受着。”

        “哎……”

        济尔哈朗深深叹息一声:“这仗是不能再打了,也打不下去了。这些汉人奴隶咱们也别要了,都丢给徐长青,还能拖点时间。但是武英郡王不能不救!或许,咱们可以用吴三凤试一下……”

        “六哥,你是说……”

        多尔衮和多铎同时一个机灵。

        济尔哈朗冷笑:“就算不想承认,咱们也得承认啊,徐长青现在气候已成。这般时候了,明人那小皇帝怎是他的对手?他必定会爱惜羽毛!咱们便先用此事吊着他,恶心他!再加上南明那边的局面不错,徐长青收拾他们必定需要些时间。若是能拖个一年半载,我大清必定能恢复元气!到时,再把这场子找回来便是!”

        “六哥,请受我一拜!”

        多尔衮忙是起身来,深深对济尔哈朗一礼。

        济尔哈朗哪敢受?忙是急急将多尔衮扶起来,道:“摄政王,此时可不是墨迹的时候。吴三凤那厮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被他听到什么风声先跑了,先把人拿下再说!”

        “好!我现在便派人去拿人!算了,十五,你亲自去!”

        “好!”

        ……

        吴三凤的营地距离此时的清军中军并不远,只有五六里。

        但是受诸多汉军旗奴才叛变的影响,他也被看起来,这就导致他此时的消息不是很通透。

        此时,高邮湖周边还有十几部汉军旗奴才,不过,都是小主子,有个千八百人都算是大的了。

        但这么多年一直战战兢兢的过活,吴三凤的第六感还是很不错的,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不妙。

        大帐内,他正眯着眼睛,把玩着酒杯独自思量。

        没办法。

        像是他这种卧底般的身份,就算明面上雇了好几个幕僚,却又怎可能说真心话?所有的一切,只能是靠他自己来决断!

        否则,想死怕是都没地方。

        正思虑间,外面忽然有奴才通秉,多铎过来了。

        这让吴三凤吓了一大跳。

        他这种级别,小透明一般,怎值得多铎亲自过来?

        刚要起身去迎接多铎,外面,多铎的笑声却是已经传过来:“吴将军,可在否?”

        ……

        感谢一直支持船的兄弟们,感谢,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