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在线阅读 - 第四千零八十六章 只要我不尴尬

第四千零八十六章 只要我不尴尬

        顺带一提这也是为什么蓬皮安努斯骂了塔奇托很多次,让塔奇托滚回去骑阿拉伯马,不要来回换顶级马种,但凡是顶级马种,吃的都老多了,会极大幅度的加大后勤粮草的负担。

        当初换成安达卢西亚马的时候,粮草后勤的消耗都已经达到了第一辅助的两三倍的水平,再算上马铠什么的,更是一笔庞大的支出,可蓬皮安努斯骂完塔奇托,还是给塔奇托装备了。

        毕竟薅了人西班牙封地的羊毛,好歹给点面子,同样这也是后来塔奇托换弗里斯兰马,蓬皮安努斯睁只眼闭只眼的原因,主要是薅人家西班牙军团的羊毛,薅的有些离谱,所以没太管。

        否则就第九西班牙的情况,如此庞大的物资消耗,蓬皮安努斯没将塔奇托的狗头锤爆,都是给面子了。

        还不是摸了人家西班牙封地的辰砂鸡血石矿,和汉室互相交智商税,交的不亦乐乎之后,微微有点良心不安,给塔奇托漏了一点好处。

        这也是为什么前两年第九西班牙的装备,战马基本可以算是罗马军团之中独一档,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所以等塔奇托发现这个秘密之后,直接从东欧杀回去在元老院和蓬皮安努斯撕,这不撕不行啊,而元老院内部在了解到事实之后,也是一片动荡,毕竟这个薅羊毛薅的有些过分了。

        虽说元老院里面脑子清楚的元老都知道,这玩意儿必须要收回国有,不可能让西班牙行省,或者西班牙军团掌握着这样一笔对于罗马帝国而言都堪称庞大的资产,尤其是这个资产是源源不断的在产出。

        罗马帝国每年丝绸消耗量都快占到国家财政的二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一的水平了,而西班牙的出产的辰砂鸡血石,能和这一庞大的支出达成贸易平衡,就这还是因为罗马帝国尚未搞明白什么事含玉髓的辰砂鸡血石,等搞明白之后,不再破坏性开采,产出只会更多。

        毕竟这个矿,从罗马帝国拥有之后,一直用到二十一世纪,还没用完,当然这种级别的辰砂矿,全球也就两个,所以属于绝对意义上的独特资源,而中国对于印章石的需求啊……

        算了,说多了都是泪,为什么后面感觉需求少了,这就跟为什么后面中国人开始追求翡翠了一样,前者是因为顶级的辰砂鸡血石被挖完用完了,后面是因为顶级的玉矿也被开采的七七八八了。

        导致只能退而求其次了,要是玉石产量能跟上,就算慈溪老太婆再怎么喜欢翡翠也没办法扭转大众的追求。

        总之这玩意对于汉室来说属于,明知道不应该买,但忍不住剁手的东西,而且当前世家还没扑街,世系里面的序还没丢,也就导致,会出现一个很肝疼的现象,我给这一代人买完了,可以给下一代人提前买上,陈曦对此也没什么办法。

        只能说是随大家去吧,因为陈曦也喜欢,实际上中国人本土出生的人好像天生就喜欢这种东西,手头真宽裕了,难免就会折腾这种,那种质地上感觉,天生就对上了中国人多兴趣。

        蓬皮安努斯不懂这个,但是蓬皮安努斯懂贸易,有这个矿撑着,罗马帝国运营就算出大问题,大不了紧一紧腰带还是能撑过去的,所以蓬皮安努斯强行将之收回国有了。

        实际上对于强行回收国有这个,目前连罗马帝国的法官都抱着宁可修改法律也不愿意将蓬皮安努斯拿下的态度在和稀泥。

        老帕比尼安和乌尔比安,还有保罗这些奠定了查士丁尼法典的巨佬,这次是真的明知道违法,也得站在法律的对立面了。

        毕竟这些人都是有脑子的,很清楚罗马帝国的神圣性远超第九西班牙的法统,二选一,当然是选罗马帝国了,所以这事最后的结果估计也就看塔奇托能追回来0.1%,还是能追回来1%。

        别看这个份额特别小,但这可是两个庞大帝国之间用来平衡贸易体系的总价值组成之中的重要支撑,塔奇托抢回来1%,已经是算是罗马元老院看在先有西班牙军团,后有西班牙的原因上了。

        至于全给,你看赵云从来都没有提过高产良种和天地精气作物有自己30%的股份,默默地拿国家给自己分来的部分就行了,多或者少都行,但你得光明正大的给。

        塔奇托也是这个意思,你黑了我们西班牙的辰砂矿场,我了解完前后因果我认了,但你得给我将事情一条一条的分析清楚,总不能你把我黑了,我还感谢你吧,我塔奇托还要在罗马混呢!

        不过这事到现在就基本算是明了了,地处西班牙阿尔马登的世界级超大型辰砂矿场肯定是收归罗马国有了,而且未来哪怕出现了罗马帝国分裂,也绝对不可能出现将西班牙丢失这种事情。

        这份利益实在是太沉重了,罗马元老院在了解到这玩意儿能顶70%以上的丝绸贸易的支出,而且还有潜力可挖的时候,就明白这不是个人或者某一个国内政治团体所能支配的利益。

        必须要有罗马帝国亲自来分配才能维持均衡,所以收归国有是必然,当然,由于产出地在西班牙,最后第九军团应该能拿到0.1%到0.3%的利润,这些利润会体现在军备和物资待遇上。

        当然这些并非是大头,因为说是落在第九西班牙军团头上,可实际上蓬皮安努斯在塞维鲁的公正严厉的铁拳下,会做主统一提升鹰旗军团的待遇,真正给于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待遇其实是商税结算和西班牙本土物资的贸易圈。

        前者意味着辰砂矿的产出会在西班牙行省计算一遍,而具备包税权的第九西班牙能揩一层油水,而后者也就是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家人可以介入这份特殊的国际贸易。

        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给第九西班牙军团士卒的一种警告,你如果想让本家的弟兄过得更好,你就给我好好作战,你身后家庭的每一位成员都会因为你的表现而获益,你们现在的战斗力可配不上罗马帝国给你们开出的福利。

        维尔吉利奥将元老院发生的事情都给温琴利奥发了一份,两人作为贵族很清楚这件事的处理,而且他们也都清楚一点,在这种待遇下,第九西班牙应该会很快爬回三天赋,再要么就是完成第三个天赋的熔炼,这些东西是福利,也是压力。

        不过好在塔奇托率领的第九西班牙军团,也算是奇葩,两度晋升三天赋,因为不同的原因又跌落回禁卫军。

        可其对于自身天赋的路线和扩张方式都有非常清楚的认知,同样也正因此,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基础其实非常扎实,至少对于自身的天赋认知非常到位,而这是天赋熔炼的基础。

        这么一来不管是是走三天赋路线,还是走禁卫军熔炼路线都不算困难,毕竟从184年至今为止二十年间,两度抵达三天赋,而且是以不同方式达成三天赋的军团,也只有第九西班牙一个了。

        故而天变之后,恺撒对于塔奇托是很看好的,毕竟塔奇托的第九西班牙也算是自己的嫡系,而且掌握的天赋类型并不少。

        同理,恺撒看好,第十骑士的军团长和营地长也会看好,更何况第九西班牙军团的两度晋升三天赋,确实是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李傕自然不明白温琴利奥说的是什么,最近在非洲厮混的李傕,根本不知道罗马内部发生了什么,好吧,就算没在非洲厮混,李傕也不怎么会关心罗马的内政,李傕实际上连汉室的内政都不关心。

        李傕的爱好非常简单,就是浪,到处浪。

        “不过池阳侯既然要离开非洲,那不如这次,我们再次联手出击如何?”温琴利奥眼见李傕迷茫的眼神,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罗马内政虽说对于李傕这种大人物来说,想要了解是能了解到的,但对方不了解的话,温琴利奥也不会主动透露这些黑历史。

        之前才来非洲的时候,温琴利奥和李傕三人打了一段时间的配合,结果那段时间的配合怎么说呢——男人的友情,在不重要的时候,不是你卖我,就是我卖你。

        什么被犀牛踩了啊,什么奇迹化姿态全力全开,撞不动犀牛呀,什么被大型鳄鱼给咬了啊,等等。

        所以在早期相互配合了一段时间之后,双方认识到对方其实并不是什么合适的合作伙伴之后,就迅速的分道扬镳了。

        没办法,在所有人都会幻念凝形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bug,比方说温琴利奥至今觉得自己其实是被李傕变化成的犀牛给撞了,还在腰上踩了一脚,结果李傕咬定撞温琴利奥的是犀牛,甚至还有樊稠和郭汜给打掩护,让温琴利奥很是无语。

        再还有就是将温琴利奥骗到邪神召唤仪式之中作为添加剂……

        当然那个邪神还没下来就被温琴利奥手撕了。

        外加还有狮身人面兽军团组织兽群对于第十骑士进行围猎,然后温琴利奥被追砍了上百里,靠着自己腿长,成功甩掉兽群。

        后面成功逃出兽群的温琴利奥变成冥府狗头人,率领更大群的猛兽追击狮身人面兽,击杀了大批邪神的坐骑等等,总之双方在非洲都没干什么人事,遭灾的基本都是本土邪神和兽群。

        当然这种玩法,双方没少骂对方是畜生这种话,但狮身人面兽,骂冥府狗头人不是人什么的,怎么说呢,也算正常吧,都不算人。

        不过现在李傕准备离开非洲,出海前往南边的大陆,温琴利奥自然愿意忘掉之前那些添堵的事件,乐得和西凉铁骑打个配合,好让李傕风风光光的离开,面子这种东西啊,花花轿子人抬人啊!

        “那感情好啊。”李傕瞬间领悟了温琴利奥的意思,这是打算给西凉铁骑壮壮声势,打打副手,好让自己风风光光的离开,思及这一点,李傕嘿嘿一笑,“会咴咴咴不?”

        温琴利奥沉默,决定放弃和李傕的交流,这人可真的是,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其他人了吗?

        我温琴利奥可是当事人啊,当初亲眼看着你们西凉铁骑的逼格在一瞬间跌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水平。

        我努力的遗忘掉这一事实,以保证奇迹军团在我心目之中的形象,结果你现在居然又给捣腾出来了,你这是不彻底败坏掉奇迹军团的逼格,不罢休吗?

        “走了。”温琴利奥扭身直接带第十骑士的士卒准备离开,这天已经没办法聊了,那一句咴咴咴之后,温琴利奥已经满脑子的喀戎形象的李傕,简直要死了,打副手,礼送三傻离开的想法直接熄灭。

        温琴利奥表示我就不该对于你们三个保有任何的期望,奇迹军团本来已经够变态了,为什么还要将你们三个更变态的家伙混入进来,这是要彻底破坏掉仅剩不多的逼格吗?

        “别啊,我们可是朋友啊!”李傕赶紧拉住温琴利奥,骑不了半人马没什么,带着第十骑士打配合也不错,好歹也是顶级选手啊。

        “我对于你,以及你麾下的西凉铁骑的节操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温琴利奥深吸了一口气,表示我是信了你的邪了,不过并没有转身离去,面子还是要给的,李傕变态是变态,但他能打啊!

        “啊,节操?这种东西有用吗?”李傕眼睛上瞟,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开口说道,“也就是你们第十骑士,实力够强,你看还有其他军团的人敢在我们西凉铁骑面前这么说话吗?”

        “这话反过来,让我说给你们听也没问题。”温琴利奥无可奈何的说道,要不是你够强,我早将你锤死了,就你给我在非洲添的那么多乱子,换个弱点的,打死了活该。

        你能站在这里,让我心平气和的和你说话,一方面是你背后那庞大的汉帝国,另一方面则在于你这夸张的防御力。

        “至于节操,你有吗?”李傕三人对视了一眼,抱臂冷笑道。

        “啧。”温琴利奥冷笑着看着李傕,“罗马贵族,第十骑士的胜利者,你说呢?池阳侯?”

        “快看,凯撒大帝!”李傕三人嘿嘿一笑,然后突然看向一旁,指着远处说道。

        “哪里哪里?”温琴利奥条件反射的看向李傕指着的方向,一边看一边说,“不可能不可能,你们不可能比我更先发现凯撒大帝。”

        然后说着说着,温琴利奥沉默了,扭头看向戏谑的三傻。

        “还说自己不是变态。”郭汜对着樊稠就像是普通聊天一样,随意的开口说道。

        “是的,是的,连直面内心都不敢的家伙。”李傕在一旁连连点头,“你是变态他们敢打你吗?”

        “释放自己内心的欲望吧,证明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变态。”樊稠狂笑着说道,还说不是变态,我随便指了一个方向,你居然真的转头。

        温琴利奥沉默,第十骑士本身就具备观测感知类型的能力,而且温琴利奥对于恺撒甚至有前知定位的能力,结果李傕指着一个方向,温琴利奥条件反射的看过去。

        “好吧,我也是变态。”温琴利奥沉默了一会儿承认了这一事实,心中暗自下定决心,就当为了罗马做贡献了,和三傻交流,如果不够变态的话,总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突然这么承认了,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李傕有些懵,温琴利奥这么承认了,反倒让李傕不知道该说啥。

        “将军/军团长,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大地轻微的震动的。”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伍习和第十骑士的第一百夫都上前警戒道。

        “大概是大规模的兽潮冲过来吧。”李傕浑然不在乎的说道,“你们列阵对敌,将气势放开,告知对面这边是邪神的地盘,让他们滚远点,非洲这地方就这点好,野兽知道死活。”

        “你们也放出气势,将兽群逼退,我和池阳侯他们商议一下,接下来我们打个配合什么的。”温琴利奥摆了摆手说道,几人都没拿兽潮当回事,这半年他们在兽潮里面杀了不知道多少进出了。

        然而等西凉铁骑和第十骑士将自身恐怖的气势放出,形成近乎实质的碾压效果之后,之前那种轻微的动荡不仅没有停下来,反倒还有加剧的意思,这是兽潮在不断地靠近。

        “居然还真有不怕死的,看来还是揍的少了。”李傕冷笑着说道,他和温琴利奥聊天聊得挺不错,好不容易双方又关系融洽了,没想到居然有兽潮如此不知死活,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

        “要不我们比一比,谁杀的多?”郭汜看着温琴利奥开口说道。

        “好啊。”温琴利奥浑然不觉这有什么问题,对面没有传递过来任何的气势,毫无疑问就是普通的大规模兽潮,云气规模倒是不错,看来兽潮规模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