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在线阅读 - 第4276章 这就是青年才俊?

第4276章 这就是青年才俊?

        这个时候的刁远超和肖松松看起来确实是有点嚣张了。

        他们完全置这女歌手的情绪于不顾,对方明显并不开心,却还要强行着让其唱一首那么欢快的歌。

        这几个玄阴山的人压根就不是想听歌,而是想要看这个女歌手出糗的吧。

        况且,    这个肖松松实在是自视甚高,并且素质极为差劲,连什么“给脸不要脸”之类的话都说出来了,嘴里不干不净的。

        也许,这样让别人为难,能够让他们增加一些快感。

        那女歌手站在台上,并没有吭声。

        “我出三倍的价钱,让你唱一首欢快的歌曲,我想,这就是对你的尊重吧?”刁远超说道。

        “很抱歉,我没法唱,今天状态不好,让你们扫兴了。”说完,这个女歌手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抱着吉他就要下台。

        “我让你走了吗?”刁远超的面色登时一沉,冷冷地说道。

        “这里不是你的酒吧,不是你做主的地方。”女歌手看了看刁远超一行人,仍旧要迈步走下舞台。

        她看起来也蛮有个性的。

        苏锐摇了摇头,他基本上已经预测到了接下来可能要发生什么,但是,既然遇到了,他就不可能主动离开。

        “可是,我还不习惯别人拒绝我。”刁远超的话语简直嚣张到了极点,此时,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压抑的气场来。

        “哪里走!”

        肖松松和另外一个弟子直接跳出卡座,两大步就跃上了舞台,堵住了那女歌手的路!

        “敢拒绝我远超师兄,你真是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啊!”肖松松嘲讽地看着这女歌手:“大好前程摆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珍惜,长得再漂亮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沦为男人的玩物?”

        这句话就有些太刺耳太难听了。

        那个女歌手的俏脸虽然被帽檐的阴影遮挡住,但是谁都能看出来,她已经很不开心了。

        “哪里来的人,快点离开这里!”有的客人看不下去,已经喊了起来,不过这喊声零零星星的,并没有被这玄阴山一行人给放在眼里。

        刁远超等人在山中横行霸道惯了,一时间完全无法改变自己的行事状态,这些人或许已经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

        “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

        这时候,酒吧的两个保安走到了舞台边,对肖松松说道:“先生,请你们立刻配合我们,不要为难我们的歌手。”

        “我在为难她吗?”肖松松嘲讽的笑了笑,说道:“老子有钱,来这里消费,我们是客人!你们自然得看我们的脸色!天经地义!懂不懂?”

        “请你们立刻离开,否则我们会选择报警处理。”这两个保安也严肃了起来。

        而下一秒,肖松松就陡然挥出一拳,打在这个保安的脸上,将对方直接打出了好几米!后者的牙齿都崩断了几颗,捂着脸,连续吐出了好几口血水!

        紧接着,他又一拧身,一记鞭腿直接抽在了另外一个保安的胸口,后者也跌下了舞台,摔出了老远!

        也许是肖松松的这一记鞭腿给对方造成了内伤,这保安当场吐出了两大口鲜血!

        这两个保安虽然练过一些擒拿功夫,但归根结底还是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和在玄阴山中苦修了二十几年的肖松松相比?

        发生了这种情况,绝大部分的客人们生怕波及到自己,忙不迭的纷纷离开!有的桌椅都已经被碰倒了,杯盘摔碎,满地狼藉!

        “呵呵,你看到了?这里根本没有谁有能力护着你!”肖松松看着这女歌手,满脸都是揶揄的神色,用左手拍了拍右拳:“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谁的拳头硬,谁说话就算数的!”

        这女歌手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攥起了拳头。

        刁远超站在台下,看着这里发生的情况,满脸都是微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其他几个酒吧的保安想要上来,但是一看同伴被打得那么惨,便都没有了勇气,只能在外围攥着拳头,战战兢兢地看着这边。

        “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的实力,只要跟着我们,一定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在卡座里,几个玄阴山的弟子搂着自己刚刚认识的女伴,得意的吹嘘着。

        “我跟你们讲,我们来到这里,整个叶普岛就得匍匐在我们脚下颤抖!”另外一个玄阴山弟子又吹嘘道:“我们是来自于一个你们所完全不了解的江湖世界!”

        这货直接把自己的底细说出来了。

        刁远超把周围师弟们的话尽收耳底,但是他的目光却一直看着那个女歌手,越来越感兴趣。

        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自信,一副吃定对方的样子!

        “现在,事情闹到现在这种地步,再发展下去就不太愉快了,这样吧,我也不让你唱歌了,你来陪我喝两杯,怎么样?”刁远超微笑地问道。

        而那肖松松则是立刻说道:“听到了吗,我的远超师兄要喊你去喝酒!我跟你说,你今天再硬气也没用!”

        说着,肖松松就往前一步,想要抓住那女歌手,后者后退了两步,似乎是要躲开。

        “怎么,你还想反抗啊?哈哈哈,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肖松松冷笑着。

        也不知道这刁远超在玄阴山内部到底有着怎样的地位,能让这几个师弟拍马屁拍到这种程度。

        然而,这肖松松终究没能抓住那女歌手的手臂。

        因为,他自己的手腕,忽然被侧面伸过来的一只手给抓住了!

        从这只手上传来了极大的力量,让肖松松觉得自己好像被铁钳死死地钳住一般!

        肖松松疼的脸都变形了!

        他一扭头,便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

        “哪里来的野狗,在这叶普岛撒野?”苏锐毫不客气的骂了出来。

        “你是哪里来的混蛋,敢管我玄阴山的事?看我不弄死你!”

        肖松松吃痛之下,吼了一声,直接抬起拳头,就要打向苏锐的脸。

        然而,这个时候,苏锐的拳头远比他更快!

        砰!

        一记重拳,直接挥到了肖松松的侧脸之上!

        后者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离开地面,重重地摔了出去!

        人还在空中的时候,他就已经眼前一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了!

        一拳秒杀!

        另外一个玄阴山弟子见状,想要对苏锐动手,却没想到,苏锐一个拧身,随后一记狠狠地鞭腿,抽在了他的胸口上!

        这个弟子直接被抽飞出了好几米,倒在舞台的下面,大口吐血!

        无论是刚刚那一拳,还是此时这一腿,苏锐都选择的是和之前肖松松殴打保安之时同样的动作!

        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且,苏锐此时的力道更足!

        他几乎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个家伙肯定伤的不轻,绝对没法参加今年江湖世界的才俊之战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华夏江湖世界的青年才俊都是这样水平的话,那也太让人失望了……这所谓的才俊之战,不就成了一群不入流的渣渣在过家家吗?

        自娱自乐罢了!

        刚刚那一拳,苏锐至少打断了肖松松一半的牙齿,面骨可能都开裂了,妥妥的重度脑震荡!

        这还是苏锐在留手的状态之下呢,如果完全发力,这个肖松松的脑子估计已经被震成一团浆糊,然后当场死亡了!

        至于另外一个弟子,在捂着胸口连续吐了好几口血之后,便昏死过去了!

        苏锐可以保证他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种心肺的内伤还会不会限制他今后在武学之路上的发展,那么谁也说不好!

        那个女歌手见到苏锐仗义出手,她那藏在帽檐阴影之下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

        剩下的几个坐在卡座里的玄阴山弟子,都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直接呆住了。

        开什么玩笑,肖松松的实力还比他们高上一筹呢,竟然被直接秒杀掉了?

        难道是久不出山,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他江湖门派的战力已经呈几何级数般增长了吗?

        至于卡座里的几个妹子,也都很震惊,呆若木鸡。

        毕竟,肖松松打保安,和苏锐打肖松松,这完全不是一码事!根本就是两个层次、两个境界的比拼!

        啪!啪!啪!

        这时候,零零星星的掌声响了起来。

        刁远超站起来,面带冷笑,鼓着掌。

        “不错,很不错,你这样的身手,绝对算得上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了。”刁远超看着苏锐,眼睛里面流露出了嘲讽和阴险相交织的味道。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苏锐冷冷地问道。

        说完,他扭头对一旁的女歌手说道:“这几个人交给我,你先离开这里吧。”

        那女歌手并没有答话,而是往前走了两步,几乎快要和苏锐肩并肩了。

        这个举动很勇敢,可是,在苏锐看来,却稍稍地有点莽撞。

        苏锐不禁问道:“你不走?”

        “嗯。”这个女歌手点了点头:“我不走。”

        “那好。”苏锐扭头对她笑了一下:“那就看我帮你出气,揍这群王八蛋。”

        王八蛋?

        苏锐的话语很粗俗,但是却让那女歌手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竟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时候,从苏锐的角度看过去,帽檐的阴影正好无法完全遮住这女歌手的脸。

        当对方展颜一笑的时候,苏锐仿佛觉得,这整间酒吧里面都有春风拂过,暖洋洋的,好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