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在线阅读 - 第4273章 玩物丧志的二小姐!

第4273章 玩物丧志的二小姐!

        “你说什么?”站在原地,李龙炎的国字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这……我是说,她叫白红颜……”李丹年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因为在他这二十多年的印象里面,自己的老爹还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

        他不一贯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吗?

        这次是怎么了,听到一个女人的名字,手里的茶杯都拿不住了?

        绝世高手的风范去了哪里?

        “你再给我重复一遍?”李龙炎的语气之中的波动仍旧没有平息,并且他的声音在这一刻似乎都变得沙哑了起来。

        李丹年似乎是有些无法承受父亲的眼光所带来的压力,他把头扭向一旁,错开了眼神,随后说道:“爸爸,我遇到了翠松山的白红颜,她是个女的,长得很漂亮……”

        “我当然知道她是个女人,我也知道她很漂亮,我还知道……”李龙炎没有把话说下去,而是双手抓住了儿子的肩膀,对其说道:“现在,白红颜在哪里?快把她给我请到这里来!”

        不过,说完这句话后,李龙炎立刻改口:“不,现在立刻带我去见她,一分一秒都不要耽搁!”

        听了老爹的这句话,李丹年彻底地懵逼了!

        “爸爸,我之前还准备带他们来见你的,可是怕你地位太高,和他们不对等,还以为你不会见他们呢,这……”

        “少说废话,现在就带我去!”李龙炎对儿子厉声说道:“若是耽误了我叶普岛的大事,你可绝对承担不起!”

        “好,爸爸,我们现在就去……”李丹年唯唯诺诺。

        “不要有任何的拖延!”李龙炎立刻大步流星地朝外面走去!

        不过,刚走两步,这李龙炎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扭头对李丹年说道:“去见完翠松山的白红颜,你就给我下山去补牙,不管用什么方法,三天之后,我要是看到你还有说话跑风的迹象,就打断你的腿!”

        “好的,好的……”李丹年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汗水已经湿透了后背。

        不过,还没走到后山的客房别院呢,李龙炎的脚步又停了。

        “爸爸,你又在担心什么呢?”李丹年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这时候的李丹年还挺喜欢看到老爹陷入到这种节奏乱套的状态之中呢。

        “白红颜为什么会先翠松山大部队一步抵达这里呢?”李龙炎皱着眉头想着:“她这次又代表了谁?”

        “爸爸,这白红颜曾经到底做过什么,让你如此之忌惮?”李丹年问道。

        话还没说完呢,他的脸上就挨了一耳光。

        李龙炎虽然没用全力,但他的手劲儿那么大,下手自然也挺重的,于是乎,李丹年的脸又一次肿了起来!

        “蠢货,不要乱讲话!我这是忌惮吗?我对一个江湖后辈,有什么好忌惮的?”李龙炎冷冷说道。

        “好吧,是我用错了词……”李丹年有点委屈,从小到大,父亲对他极为溺爱,虽然挨过几次揍,但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屈辱啊……这又被踹翻在地又被使劲抽脸的,哪个成年人受得了啊?

        “我是不知道,白红颜此次前来,是不是要站在张不凡掌门的对立面。”李龙炎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

        从这句话之中就能看出,这位叶普岛的岛主很明显知道翠松山的师徒恩怨。

        但是,他对军师的重视程度还是有些超出想象了。

        “她都自称是翠松山的人了,”李丹年说道,“既然如此,应该也不至于和张不凡作对吧?”

        这个愣种明显不了解内情,但是这句话却解开了李龙炎的心头疑惑。

        “原来是这样,你说得对!”李龙炎说着,龙行虎步,朝着后山别院走去。

        李丹年站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爸今天这是怎么了?抽风了吗?”

        “丹年,你对江湖的事情不了解,也不太清楚白红颜和翠松山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李龙炎说道:“不过,这并不是我在意的重点,真正的重点是……江湖传言,杨重楼死在白红颜的刀下。”

        “杨重楼?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呢?”李丹年挠了挠头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是谁,但就是觉得很熟悉……”

        看着此景,李龙炎又想狠狠地抽自己的儿子一通了。

        “你这个傻子!”他往李丹年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杨重楼是峨眉的前任掌门!”

        峨眉派,这个屹立在川中江湖金字塔顶端、乃至整个华夏江湖金字塔的巅峰势力,其真正的实力,要在叶普岛之上的。

        可是,就在一年之前,事情发生了改变,峨眉掌门杨重楼身死,整个门派从此一改强势的行事作风,变得低调无比,甚至传说,他们在川中江湖内部,还向钟阳山俯首称臣。

        这听起来确实是有点不可思议,可真真切切的发生着的!

        对于这些江湖轶事,李丹年也是有所耳闻的,他听了这话之后,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有点不太相信:“爸爸,这白红颜有那么强吗?竟然能杀了杨重楼?”

        很显然,李龙炎并不在峨眉决战的现场,很多事情也都只是道听途说罢了,甚至,在他茶余饭后所听到的那些谈资之中,都没有提及苏锐的存在。

        嗯……看来,李龙炎所听到的,也不知道是多少手的消息了,早已经看不清楚原貌了。

        “你知道个屁!杨重楼确实是死掉了!而且我听说……”李龙炎说着,眯了眯眼睛:“杨重楼早年还是峨眉派大师兄的时候,曾经拜访翠松山,当时他被白红颜的姿容迷得神魂颠倒,做出了苟且之事,被白红颜记恨多年,终于完成了报复,手刃了仇人。”

        “这真的难以置信……”李丹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这位姑娘也太能隐忍了。”

        想着这几天来和军师的相处,再把她和这传言联系到一起,李丹年还是有种浓浓的不真实感。

        “不止是能隐忍,实力也是极强的。”李龙炎随后说道:“这种实力强悍的天才,来到叶普岛,我自然是要亲自相迎的。”

        李丹年像是想起来什么,说道:“爸爸,在白红颜的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男人,看起来……”

        “这不重要。”李龙炎说道:“重要的只是白红颜,其他人都是他的跟班。”嗯,老爹既然这么先入为主的认为了,那么李丹年也不知道该作何解释,只能点点头。

        然而,当李龙炎在儿子的带路之下赶到后山别院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苏锐一行人所住的那间小院,此刻空无一人。

        “也许他们下山去闲逛了吧。”李丹年说道。

        李龙炎摇了摇头:“不能怠慢了客人,等他们回来之后,你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爸爸。”李丹年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那我现在能不能也下山……补个牙?”

        “滚!”李龙炎没好气的在儿子的屁股上面踹了一脚。

        这一次,在得知白红颜来到这里之后,李龙炎的心情还有点复杂。

        是的,很少有人知道,李龙炎和杨重楼以前还有着同乡之谊。

        李龙炎并不是在南海叶普岛土生土长的人,当年他也是从川中走出的少年,一路要饭到了南海,拜入了叶普派,后来从师父的手里面接过了门主之位,并且将这叶普派发扬光大,把自己在别人口中的尊称从“岛主”变成了“门主”。

        能做到这一点,殊为不易了。

        杨重楼身死的时候,整个江湖世界都震撼了,但是关于现场经过的传言满天飞,很难分辨真假。

        李龙炎只是觉得,杨重楼就这么死了,确实是有些可惜,但是,他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同乡,就冲动的替其报仇。

        一派之掌门,每踏出一步之前,要考虑的事情都太多了。

        他对这白红颜,虽然看起来还挺热情的,但是,内心深处更多的则是……提防。

        毕竟,对方能杀得了杨重楼,就可能杀了他。

        李龙炎并不认为自己的实力弱于杨重楼,但是凡事无绝对,更何况,据说那个白红颜的智谋比她的身手还要厉害得多。

        李龙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走到了二女儿所居住的小楼门口,两个穿着汉服的侍女立刻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岛主,您来了。”

        “千月在干什么?”李龙炎问道。

        “二小姐练功结束之后,就出去散心了。”

        听了这句话,李龙炎的面色一沉:“比武招亲在即,还不给我好好练功,有什么好散心的?如果她到时候要是打不过那些江湖才俊,丢了我叶普岛的人,我看她怎么收场!”

        两名侍女弱弱的点了点头,皆是不敢说话。

        李龙炎看了看放在小楼门口的十几瓶插花,说道:“这些花都是千月弄出来的?”

        “回岛主的话,确实是的,二小姐在练功之余,喜欢采些花回来插上,她说这样会让她的心情变得很好……”

        然而,这侍女的话还没说完呢,就发出了惊吓的尖叫!

        因为,李龙炎已经大袖一拂,把那十几个好看的玻璃花瓶全部拂到了地上!

        稀里哗啦!

        那些玻璃花瓶摔得粉碎!精致的插花也毁于一旦!

        满地都是玻璃碎片与花瓣!

        “这么多年了,千月还是这样玩物丧志!”

        冷哼一声,李龙炎走了出去。